娛樂 > 精品推薦 > 正文

張庭楊冪范冰冰都做的微商,其實全都是套路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設計圖片

不知從何時起,微商成為了「一夜暴富」、「日進斗金」的代名詞,那些伴隨你日常生活的社交平台,被視為各種創業神話的發跡之地。微博、朋友圈裡的面膜廣告隨處可見,連郭德綱都開始敷著面膜向你推銷護膚秘籍時,一個嶄新的商業藍海似乎就在眼前。

張庭、張馨予、劉嘉玲楊冪劉濤范冰冰李小璐何炅……與微商搭上關係的明星,可以列出一長串,這還不包括許多三線明星或是網紅。他們或是自創品牌,搖身一變成為專業的護膚專家,或是在社交平台推薦各種神奇面膜或者香皂,以「親測有效」的方式。他們用姣好年輕的面容清楚地向大眾傳遞著一個信息:如果用和我一樣的保養品,你也會像我一樣青春永駐。偶像的力量給這股微商勢力增添了信心,各級代理們更是視他們的明星老闆為大家長,甚至精神領袖,洗腦式的宣傳轟炸而來。

然而當以張庭為代表的微商品牌屢次遭到投訴,「爛臉」事件一次次發生後,是時候冷靜下來,挖掘一下明星微商背後的故事了。

Part1:兩萬六千元換來的少女夢

十多天前,一幅頗具魔幻色彩的景象正在麗江古城一座五星級酒店內上演。

數十米長的紅毯從酒店大堂延伸而出,直至外面街道的露天廣場,平日遊客熙攘的場地,此刻正擺滿了白色的座椅,空無一人。座椅正對的舞台中央,新搭建的粉紅色城堡模型分外醒目。紅毯沿途的兩側,矗立著幾塊巨大的簽名背景板,一群頭戴花冠、手拿仙女棒、身穿淺色小禮服的年輕女孩,在三五一夥地擺pose合照。在她們的對面,一街之隔的酒店門口,是香港女星鍾麗緹的巨幅海報,正「看」著她們露出迷人微笑。

「鍾姐來了,鍾姐來了」,不知是誰率先發出了呼聲,正在背景板前拍照的小葵,立刻放下剛擺好的「剪刀手」,提著裙擺隨著人群飛奔到酒店大堂。被女孩們親切稱之為「鍾姐」的,正是海報上的女星鍾麗緹,此刻的她正被聞聲趕來的人團團圍住。

然而,這並不是一場尋常可見的明星見面會。

今年8月4日,鍾麗緹自創的化妝品品牌「大美妞」在北京註冊成功。和一般化妝品實體店面零售的模式不同,鍾麗緹的美妝產品,選擇了依靠代理商加盟,在微信朋友圈、微博、論壇、QQ等移動社交平台上直接出售。這種模式正是時下最火爆的——微商。

這場主題為「公主夢」的活動,正是該品牌的新品發布會。除了鍾麗緹、汪東城、戴愛玲等明星,現場應邀出席的500位嘉賓,全是該品牌的代理商,90%以上為年輕女孩。她們中一些高級代理,才是今天紅毯的主角。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鍾麗緹自創美妝品牌新品發布會現場

下午18:30,紅毯準時開始。臨上紅毯前,秀敏囑咐同伴務必幫自己錄一段小視頻。幾分鐘後,她把視頻發到朋友圈,並配了這樣一段文字:「從一個農村家庭主婦到今天的蛻變!我對自己很滿意,接下來我要變得更好!」

今年34歲的秀敏,在現場嘉賓中年紀已算偏大,已經做到了品牌代理的最高級別。她自稱加入化妝品微商大軍兩年,手下已經握有數百人的線下團隊,月收入成為同行中的佼佼者:「好的時候(每月)能達到百萬,不好的時候就幾十萬。」

坐在台下的小葵,在聽到紅毯主持人介紹秀敏團隊的銷售業績時,眼中難掩羨慕神色。90後的她,也是代理商中的主流代表。大學還沒畢業時,小葵便在朋友圈上做生意,如今更是專職代理,月入數萬。雖然這次沒能走上紅毯,但能夠受邀出席活動,對小葵來說已經感到十分自豪,「並不是所有代理都能來麗江參加發布會,只有交了26800貨款的才有資格入場。」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參加公司組織的活動了,「之前我還去了美國、馬爾地夫、日本,今年年底我們還要去西班牙。」當然,每次出行的前提,都是先交足夠數額的貨款。

現場,對這類活動樂此不疲的還有很多女孩,「畢竟交了貨款,貨是我們的,還能來這裡享受三天,有造型師幫你造型,穿漂亮的衣服走紅毯,還能見明星,少女心都被公司滿足了。」一位女孩說道。後來據記者多方了解,用旅遊的形式激勵代理進貨已經是微商的常用手段。

而這只是關於明星微商的一個切面。

248元加入鍾姐大家庭

在小葵眼中,鍾麗緹不僅是女神,更是人生榜樣,「她都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了,但皮膚依舊吹彈可破,還嫁了這麼年輕帥氣的老公」。她相信「皮膚吹彈可破「的秘訣,就是因為用了她正代理的化妝品。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已經是三個孩子媽媽的鐘麗緹被微商代理視作人生榜樣

像是為了給小葵的信念提供佐證一般,鍾麗緹今年數次在公開場合宣傳自己的產品:「你看我已經四十歲了,沒化妝的時候,我皮膚也挺好的,為什麼?當然是因為這款產品!」「你知道它最方便的是什麼,就是你不用洗臉,不管你坐飛機還是晚上睡覺,你就塗了睡,第二天起來清水一洗,皮膚狀態就非常好。」她甚至還一邊舉著品牌二維碼一邊做直播。

一部分代理直接衝著鍾麗緹的名氣尋上門來。雖然產品剛剛發布不到一個月,但該品牌的代理已經多達幾萬人:「只需要248元購買四件產品,即可成為代理商,加入「鍾姐」的大家庭。目前這個品牌已有24個大團隊,每個團隊都有幾千人。」鍾麗緹的合伙人蘇家瑞介紹道。

和多數微商品牌主打「家庭」概念一樣,鍾麗緹也將所有的代理視作「家人」。活動當晚,主辦方特意安排了從23點到凌晨1點兩個小時的互動時間,鍾麗緹需要和到場的500位嘉賓依次合影,並親切交談。

「能被她們視為人生榜樣,我感到很榮幸,這和我以前以代言人身份出席活動很不一樣。」鍾麗緹對記者講道。她看好微商市場的發展前景,也看好自己正在經營的這份事業,「如果開實體店整個公司的營運成本、廣告成本就會高,所以產品必然貴。我們的產品都是非常良心的價格,把最實惠的東西給大家。」

Part2:火爆的微商

在娛樂圈,和鍾麗緹同樣對微商情有獨鐘的還有劉嘉玲、黃奕、張馨予、張庭、郭德綱等一大串明星,主營項目以美容護膚產品為首,也向外輻射紅酒、首飾、玩具等領域。與普通明星代言產品有本質的區別,他們都以品牌創始人自居,有些甚至強調自己親自參與產品的研發過程。

微商到底從何而來,已無法具體考究,但大體發展軌跡可以看做是網際網路產品售賣渠道的更新疊代:從淘寶到天貓、京東再到如今的朋友圈代理。其依託的便是「信用+粉絲=微商」這個核心理念。而明星的個人品牌價值,剛好是微商的優質載體。

郭德綱、劉嘉玲都是微商面膜的先驅

2014年3月23日,郭德綱突然在微博上曬出一張頂著「波碧水」面膜的大臉,宣布從此進軍面膜圈,並解釋稱自己「不是代理、不是零售,而是負責人」。為證實該產品取材天然,他透露曾親眼目睹產品研發人把面膜中的液體擠到杯中,一飲而盡。除了自己在微博上不遺餘力地推廣,郭德綱還找來馬伊琍當代言人,發動徒弟們輪番上陣宣傳,韓庚、張歆藝、柳岩、寧靜、楊恭如、安以軒謝娜孟非周華健等明星都曾為他大力吆喝。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郭德綱在微博宣傳自己的面膜產品

因為郭德綱的人氣和半個娛樂圈明星的助陣加持,來自全國各地的代理商紛紛購買加盟。儘管自2015年下半年開始,郭老闆對於面膜生意已絕口不提,但記者以該品牌名字為關鍵字分別在微信、淘寶上搜索,仍分別搜出上千家代理店鋪。

晚半年「入行」的劉嘉玲顯然比郭德綱更加用心,她乾脆用自己的名字給面膜命名,甚至還把「嘉玲」註冊為產品商標。面膜推出的3個月內負面新聞不斷,除了傳其成分重金屬超標外,更有媒體報導,「劉嘉玲的『嘉玲面膜』稅後虧損淨額達233萬元人民幣,宣告破產」。儘管事後這些新聞被官方闢謠,並最終以「嘉玲面膜」已被某香港上市公司高價收購不了了之。

2015年後,張馨予、黃奕等女星也紛紛自創化妝品品牌加入微商行列。以張馨予自創品牌「Miss Zhang」推出的水光針為例,喊出了「上市20天,售出20萬盒」的業績,該品牌更是宣稱2015年下半年總收入達到了5000多萬。

明星創始人的誘惑

在談到化妝品為何成為明星微商的主打產品時,代理商秀敏給我們做了如下分析:「化妝品復購率高,成本較低利潤大,本身就是微商領域的主導產品。而明星們對引領化妝品消費的說服力更強,因此會成為主流產品。她們靠自身的影響力,除了能吸引顧客,更能吸引代理商。」秀敏向記者談起自己做微商的經過,「我先是關注了蘇家瑞的微商產品,知道他是海清和鍾麗緹的御用造型師。後來看到他和鍾麗緹又合作出了一款新產品,覺得挺不錯,就這樣做下來了。」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明星創始人為微商產品「保駕護航」

在代理商們看來,明星「創始人」的身份遠比明星「代言人」更讓人感到安全。「至少,產品一旦出現問題,他們不會輕易地說出『我不知情』來逃避責任。」

但事實上,明星作為品牌創始人,他們的責任依舊主要體現在產品的宣傳推廣上。即便有些藝人宣稱自己親自參與研發,但多數情況也只是去工廠參觀、拍照,走個過場。鍾麗緹就坦言將產品開發工作全都交給合伙人蘇家瑞,「他專業美妝師出身,對皮膚的了解肯定跟平常人不一樣。」

此外,騰訊娛樂記者通過查詢「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發現,作為創始人的明星也大多不是其品牌註冊公司的股東。排除找人代持股份的可能外,一些產品在宣傳時使用的「明星股東加盟」的說辭,也不過是個噱頭。

90後和家庭主婦才是微商主力

明星微商也不過是整個行業的一個縮影。曾有這麼句玩話笑調侃正在洶湧澎湃的微商大軍,「在你的微信朋友圈上,你永遠不知道誰會在下一刻賣起面膜。」

微商的成長速度究竟有多快?按照微播易創始人徐揚的說法:「阿里巴巴做到2000億元交易額需要8年,微商只用1年的時間就做到了1500億。」

在做微商之前,鵬軍曾是一名美妝網店店主,微商的高速擴張讓他的網店受到了衝擊,這讓他在一年前下決心轉換戰場,「比起傳統電商,微商搭建銷售網絡和渠道更快,新品牌幾個月就能在全國發展幾百個代理商,而傳統品牌商線下完成這樣的積累需要近10年。過去品牌商每年要開一兩次展會,還要去全國各地拜訪下級代理商。現在藉助微信,全都能在線上完成,線上辦展會和發布會,甚至能做到每天一場。」鵬軍說。

也正是因為微商呈現出來的「零門檻」,讓其受到創業者與低成本投資者的青睞。蘇家瑞告訴記者,現在從事微商行業的大致有兩類人——家庭主婦和90後創業者:「家庭主婦要帶孩子、要照顧父母,因此沒有時間上班;而90後年輕人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束縛,她們喜歡自由自在的工作狀態,所以也更願選擇做微商。」鵬軍也感慨道:「微商的出現,讓美妝行業從業者的平均年齡,至少下降10歲。」

在今年6月舉辦的第十五屆中國網際網路大會上,一份《2016中國微商行業發展研究報告》讓蘇家瑞和鵬軍的感受得到更加精準化的認證:截至2015年底,國內微商行業總體市場規模為1819.5億,從業人員達到1257萬人。其中,26-30歲的從業者最多,占比達54.6%,女性賣家占整體的72.3%。預計到2016年底,市場規模將超過3600億,從業人員突破1500萬。從產品銷售情況來看,僅在微信平台上,美妝類產品的銷量就超過60%。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調查顯示,2016年微商的市場規模預計將超過3600億

Part3:明星產品的質量「憂傷」

儘管微商作為一種新興的商業模式,得到了眾多創業者的認可,但緊隨其來的產品質量問題卻也成為阻礙其健康發展的一大痛點。尤其是在美妝領域,大量三無產品、劣質產品泛濫於市場,消費者在使用後爛臉、毀容的新聞屢被曝光,讓人們一度聞微商而色變。

張庭品牌陷「爛臉」風波

今年以來,台灣女星張庭的自創美妝品牌「TST庭秘密」便陷入了信用危機。早在2月,就有微博ID為「快樂的周丫丫-皮膚修復中」的網友,寫文章控訴自己在使用該產品後,臉部出現紅腫、變形的情況。而在上周(9月6日)自媒體「全明星探」也收到崔小姐的爆料,稱「使用該公司活酵母產品後竟然爛臉」。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網友因使用張庭自創品牌的護膚品而爛臉

兩起「TST」毀容事件在網際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而其銷售團隊對於消費者的敷衍態度更再次激怒了網友。張庭公司一再澄清這只是皮膚排毒的正常現象,症狀因個人體質有所不同。但騰訊記者通過搜索產品關鍵詞時,發現網上有同樣經歷的消費者並不在少數。

在輿論壓力下,張庭本人在事後發布了一條長微博力證產品清白。文中稱旗下產品「依法合規三證齊全」,並通過「第三方檢驗檢疫機構做衛生安全性試驗」,確保產品安全。

那麼事實真的如此麼?

張庭品牌37款產品曾責令改正

記者通過網上代理匿名購買了「TST」品牌主打產品「盈潤水漾」禮盒,並按照其屬性查詢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CFDA)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以下簡稱國非特)備案信息,發現禮盒內包括導致消費者毀容的「活酵母新生面膜乳」在內的三款產品備案日期均為2016年5月以後,並全部出現過「責令改正」批示。

不僅如此,通過搜索產品所屬公司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在該系統上顯示的60款產品中,備案日期幾乎都在2016年5月以後,其中37款產品出現過「責令改正」的記錄(現已通過),10餘款產品已於今年7月27日註銷。

然而,在該品牌官網旗艦店上,「盈潤水漾」禮盒的購買留言裡卻出現了2015年8月的日期,並且已註銷產品在多家代理手中仍然在售。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張庭自創品牌套裝備案日期在2016年5月以後,但在2015年8月前就開始銷售

美妝產品大多未經備案就上市

化妝品未經CFDA備案,就上市銷售意味著什麼?對此騰訊娛樂記者採訪了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的龐理鵬律師。據他介紹,按照化妝品相關法律規定,產品必須經過備案才能上市出售,否則就屬於違規行為。

由於我國對化妝品類商品實行上市監管,各省級的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對於備案信息只進行形式核查,並不直接檢測產品質量。只要產品包裝和配方符合標準,就會在CFDA系統上全國公示,證明該產品獲得上市資格。在信息備案公示後,各級食、藥監管部門會在3個月內,對該產品進行質量檢查,產品合格則顯示「通過」,不合格則顯示「責令改正」。(詳細流程見下圖)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化妝品類商品備案的流程

也就是說,能在CFDA上查到備案信息的化妝品,只能代表其具有上市資格,而不能代表它一定是合格產品。「而當企業的化妝品備案檢查結果為『責令改正』時,則意味著該產品涉嫌存在質量問題或者宣傳方式誇大功效。『責令改正』雖不能確認一定是產品質量問題,但能明確肯定的是該產品不合規範。」龐律師解釋道。對此,張庭公司給出的官方答覆則是,「部分產品品名處於更改期,但其成分功效均未有任何變動。」

記者在匿名詢問一位「TST」金牌代理時獲知,代理商們在進貨時並沒有獲得總公司關於產品備案信息的說明,也從未收到過產品註銷的通知。毀容事件後,各類產品依舊熱賣。在代理組成的微信群內,上級代理將原因歸結於商家間的惡性競爭:「商場如戰場,假入你在中國賣化妝品,做了十年一直順風順水,突然間殺出個『TST』才兩年多,一個月銷量攆上人家一年,你作為老闆會袖手旁觀嗎?」

她們始終堅信產品質量沒有問題,並反覆向記者強調自己一直使用,效果很好:「如果你用過一些不好的化妝品,用活酵母會有排毒的情況。活酵母可以幫助你排出臉上的髒東西。」

Part4:誇張的宣傳和虛假的營銷

「活酵母」究竟有什麼魔力,讓代理商們對其深信不疑?微商產品又是如何做到吸引顧客衝動購買呢?在虛擬的微商世界裡,誇大宣傳和虛假營銷,是部分微商代理慣用的手段。

宣傳方式誇大功效

就拿這幾年微商化妝品界的網紅「活酵母」為例,不少明星都宣揚過它的神奇功效,張庭也把自己「凍齡」的功勞歸結為使用活酵母產品19年,並宣稱自創品牌運用低溫包裹技術提高了酵母的活性,是市面上唯一一款「活的」、「有生命」的護膚品。但記者通過其產品說明上的成分表對比發現,上面並沒有列出活性酵母成分,而只有酵母菌發酵溶胞產物濾液。通俗地來說,在某國際知名品牌的化妝水中,也含有相似物質,但它並不是活的酵母菌,而是含有活性成分的酵母菌「屍體」和其生前分泌出的體液,在製成產品前,所有活菌均被殺死。

化妝品成分專家宋女士對騰訊娛樂表示,活酵母對於生存環境的要求極其苛刻,不適宜時很難存活,適宜時則會恢復活性過度繁殖,造成菌數超標。因此,「它並不適合添加到化妝品中,一般都是相應的發酵提取物。尤其是通過快遞方式接收產品,這種運輸方式很難保證酵母的新鮮。」最重要的是,活酵母要吃進肚子,才能起到調節菌群的作用,外敷面膜基本不起作用,「酵母菌不可能通過皮膚進入人體,只有活性小分子物質才能滲透皮膚。」

「市面上的面膜成分大多很簡單,但很多明星微商產品的宣傳都有誇張成分」,宋女士解釋道。拿黃奕自創品牌的一款面膜來說,其宣傳廣告上聲稱,該面膜採用了稀世植物提取物,但翻看產品成分,所謂稀世植物就是銀耳綠豆、以及在我國廣泛分布的芸香科植物北美聖草。

花幾十塊錢就能偽造百萬流水

除了誇張的宣傳方式,各類化妝品微商的營銷手段也存在不少「貓膩」。最常見的就是在朋友圈裡曬「客戶好評留言」、「訂單交易圖」「明星推薦」「轉帳記錄」「發貨照片」等等。

一位資深微商代理告訴記者,這種方式屬於典型的「自說自話式營銷」。「麻煩的做法就是多註冊幾個小號,代理商作為資深買家跟自己對話,並發表好評;另外還有更容易的辦法,可以利用一款名為『微信對話生成器』的軟體,生成假對話,還能製作轉帳圖,一個月輕鬆達到流水百萬。」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微商宣傳用的「聊天記錄」很多都是偽造的

隨後,記者在網店上發現了出售該軟體的店鋪,售價僅為幾十塊錢。除此之外,裡面還出售自動吸粉關注、自動發送廣告等各類微商工具。

藉助這些神奇的軟體,部分微商代理每天在自己的朋友圈內偽造虛假訂單、刷流水、曬好評,製造產品暢銷的假象,目的就是要吸引更多的加盟商或潛在客戶。

還有一些微商代理,妄圖用「明星推薦」,增加其產品的影響力。通常,他們會把明星照片PS上自己的產品,誤導消費者認為該產品是經由明星驗證的,質量肯定沒問題。此前,Angelababy的一張手拿紙卡的照片就被代理商移花接木,上書「我為xx產品代言」,造成不良效果。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明星的微商代言圖也是P出來的

Part5:被盤剝的代理制度

朋友圈正在不斷締造著致富神話,「只要有一部手機就可以創業,每個人既是消費者又是銷售者」,微商締造者吳召國曾這樣表示。然而這樁買賣的核心隨著微商大軍的高速擴容也逐步發生了變化——從單純占領朋友的朋友圈,到有組織地招收代理,讓代理再繼續招收代理。

靠發展代理才能賺大錢

在微商的體系里,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置。

「我現在就是一個大的批發商,下面還有很多小店鋪。我進的貨越多,拿貨的價格就越便宜。」在秀敏看來,如今的微商圈子就如同一個大型批發市場,一次性投入越大,其利潤也就越高。「比如你想做代理,你就得跟我來拿貨,回去你自己在朋友圈裡賣。」拿貨的價格也分等級,「你拿一千塊錢的,拿五千塊錢的、和拿三萬塊錢的價錢肯定不一樣。拿得越多平均每件產品的價格就越底,往外賣時你的利潤就越高。你有了利潤的同時,還可以去招更小的代理。」

以全國零售價78元的鐘麗緹產品為例,代理共分四個級別:品牌大使只需要248元購買4件產品,單價為62元;營運總監需要4800元購買100件,產品單價48元;執行長需要26600購買700件產品,單價38元;執行董事需要13萬購買5000件,單價為26元。此外,公司還會獎勵銷售額高的代理,「比如你這個月走了100萬的貨,公司可能會返你10萬塊錢的利潤。」

貴圈233期:掃描明星微商,產品沒備案就開賣

鍾麗緹自創品牌各級代理價目表

曾做過微商的小胖告訴記者,真正踏踏實實賣產品的,一個月收入也就是5000多塊錢,這還是朋友圈擁有上千好友才能實現的。「想要靠微商賺大錢,必須靠吸引下線加盟,發展代理才成。」看透本質的小胖,在做了幾個月代理後,就停手不幹了,他覺得這樣發展下去,「微商都變傳銷了,只要有人進貨,上家永遠不會虧錢,風險全在下家身上。」

據調查,91.55%的微商每月成交的客戶數在十人以下,月銷售額低於一萬元的更是達到97.18%,很多貨物甚至不能賣到客戶手中,只是在不同層級的代理商之間流轉。

監管的空白

相較於電商以商品為中心,做貨的生意,微商則是以人為中心,做人的關係。得益於微信朋友圈的私人社交屬性,微商規模在其創立的這兩年內飛速生長。但是,由於朋友圈本身並不是一個銷售型平台,它缺少像其他第三方電商平台那樣的監管體系,國家相應的法律法規也並未出台。消費者利益一旦受到侵害,維權難以實現,僅能依靠商家自律維護微商行業良性循環。

記者在採訪工商部門時,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目前藉助各大平台建立的微店、認證公眾號都必須經過平台的工商營業執照審核,監管相對容易。而那些在朋友圈上零散的買賣交易,很難清晰界定是個人行為還是經營行為,因此依靠工商執法困難很大。」

為打擊微商的多級傳銷,微信公眾平台也相繼頒布了若干規定。今年7月5日發布的《微信公眾平台關於處理返利返現欺詐行為》的規定,就表示將嚴懲利用微信關係鏈、通過微信公眾帳號、微信支付實施高額返現返利的行為。8月21日下午,騰訊微信安全風控中心高級總監鄭立鵬再次發布微博稱:「關於傳銷,微信平台只允許兩級(包括發展人員本身)分銷模式,三級以上分銷,會停微信支付功能和封停帳號。

這些舉措,這被外界看做是微信平台對整治不良微商吹起的戰鬥號角。

總結陳詞:

微商作為市場經濟中的消費新模式本身並沒有原罪,但是由於迅速膨脹不免產生泡沫,許多產品的質量都沒能跟上商業模式進化的步伐,為今後的發展之路埋下諸多隱患。

明星從事微商和草根相比,更具備了先天優勢,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市場經濟說到底是一種法治經濟,明星做微商也不能自說自話,如果不珍惜消費者的信任與認同,一旦產生糾紛,直接影響到其個人聲譽,無疑自毀長城。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騰訊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0913/802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