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江楓 : 網開一面是慈悲

—秋風起兮雁南飛 

作者: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春去秋來季節流轉,又是北雁南飛,鳥兒遷徙時候。想當年,漢武帝劉徹巡幸山西,泛舟汾河之上,君臣共飲,瑟瑟秋風中忽然見景生情,於是詠出了這首傳世佳作《秋風辭》。只是如今秋日重臨,秋風再起,如斯美景早已不復可見,舉目遠眺,所見的儘是密密重重的「天羅地網」。

今年十一假日期間,有環保團體在天津、唐山兩地交界處發現大片非法捕鳥區域(見上圖),拆除的捕鳥網達兩萬多米,解救活鳥近3000隻,死了的掛在網上的5000餘只,而這其中,不少更是屬國家重點保護的鳥類。「滿地都是死鳥,一些腐爛的都沒辦法統計。」一位志願者傷心地說道。

事實上,不僅是天津、唐山這兩個地方,時值候鳥遷徙高峰期,全國候鳥遷徙之路上,瘋狂的捕殺行為隨處可見,從未間斷過。譬如浙江嘉興的一個國家4A級旅遊景區,被志願者揭發的便有幾十處、上百張捕鳥網,不幸落網的更有燕隼、貓頭鷹、虎斑地鶇等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再如鄱陽湖,這個中國最大的淡水湖,曾被稱作「候鳥天堂」,是世界上最大的越冬鴻雁群體所在地,每年有數十萬隻天鵝,以及全球約九成半的白鶴在此過冬。然而幾十年來,始終亦未能擺脫盜獵陰影,目前候鳥數量只得當年的十分之一。「一天就是1000至2000隻候鳥被捕殺,整個遷徙季節天天如此。」巨大的利益令不少村民鋌而走險,據說一隻天鵝的黑市價可以賣到2000元,甚至更多,而這相當於他們大半年的捕魚收入。再看深圳,近日深圳梧桐山生態風景區亦遭民眾舉報,景區暗藏專供野味的餐館,並且「就地取材」,就在梧桐山捕獵。

全球每年有數十億隻候鳥進行洲際遷徙,八條線路中有三條經過中國,而在中國亦有半數以上候鳥遷徙,它們每年春秋兩季沿著固定的路線往返,有些地方的遷徙通道極為狹窄,這令一眾非法捕鳥者可以輕易得手。雖然國家有訂立《野生動物保護法》,但執行起來並不容易,人手不足而戰線太長,以至監管不力、執法不嚴等,都是現實存在的問題。而這一切行為的根源,卻正正是源於人類貪婪的本性。於是在這些候鳥必經之路上,人類為它們布下了重重陷阱,成千上萬的鳥兒有翅難飛,或是困死於密密麻麻的網中,漸漸腐爛風乾,或是落入人類的餐桌上,成為貪婪者的腹中之物。

且先不說鳥類是不是人類的朋友,及怎樣的依存關係,單從大自然食物鏈來看,造物主既然將鳥類和人類都放了進去,便已經成為無法迴避的共同存在。人類雖然自封靈長類高級智慧動物,有些行為非但未能顯示其智慧,更加是愚不可及,甚至連禽獸也不如。種甚麼因,必然得甚麼果,此乃天理也,天理不容之事,不做也罷。

史記》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商湯有日出遊,見獵人於郊外四面布網,還喃喃地祈禱說,「四面八方的野獸,都來到我的網裡吧。」商湯見此,感嘆人心之貪婪、手段之殘忍,於是命令解除其中三面獵網,只留一面,並改了祈禱詞說道,「願向左的往左逃,願向右的往右逃,願向上的往上逃,若是實在厭倦了生命,就跳進網裡吧。」

誠然,我們無法要求所有人都具備商湯的思想境界,世人亦不可能全都宅心仁厚慈悲濟世。俗語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夠吃就行了,細水長流嘛別太貪心,一次過吃完了,等到山窮水盡之時,便只有等死了,如此簡單的常識,卻有太多的人不明白,實在可悲。所有的生命都是可貴的,萬物生靈都應得到眷顧垂憐。為了候鳥,為了人類自身,以慈悲為名,網開一面吧!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