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國歌詞作者遭女學生鋼鞭抽被逼喝尿慘死 被詛咒下地獄

——中共國歌詞作者田漢文革遭女學生鞭笞 被詛咒下地獄(組圖)

中共政權“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詞作者田漢文革中迫害致死。大陸署名文章披露,那個時候初中女學生用上面有鋼的皮鞭打田漢。有糖尿病的田漢還被逼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小便喝掉。1968年田漢在禁閉室死的時候,名單上寫的是假名。作為中共黨員,田漢也被馬克思詛咒。馬克思在其詩歌里明確說出了,那些“死後要見馬克思”的共產黨徒們,他們都被打上了印記,今後都要到地獄“下來陪我”。

1898年出生在湖南長沙一個農民家庭中的田漢,曾在長沙師範學校學習,19歲去日本留學,主攻教育,尤對戲劇興趣頗濃。回國後,於1925年創辦“南國社”,拍攝電影。1928年,他將“南國社”擴建為南國藝術學院。1931年1月,田漢成為中共領導下的中國左翼戲劇家聯盟(以下簡稱“劇聯”)執行委員。1932年,受馬列思想影響,加入中共,成為活躍在上海文藝界的一名地下黨員。

抗日戰爭初期,中共多方利用輿論批國民黨不抗戰,將不抗日的矛頭指向了國民黨當局。身在上海的中共文藝家們以及左翼人士在挑起中國百姓的激憤情緒方面立下了汗馬功勞,這其中自然包括田漢與聶耳。1935年初,由田漢作詞、聶耳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後來的中共政權“國歌”出籠。

中共建政後,田漢歷任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戲劇家協會主席,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文化部戲曲改進局局長,藝術事業管理局局長等職。是第一、二屆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第一屆中共全國政協全體會議代表和第四屆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文革”中被迫害,1968年12月10日在獄中去世,終年70歲。

田漢被逼喝尿悲慘去世

據憶庫網發表署名孫先的文章透露,1966年是文革的第一年,中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詞作者田漢就被“專政”,先是關押於秦城監獄,後因糖尿病、尿毒症和冠心病一起發作,不久後死去。有媒體披露,田漢1968年在禁閉室死的時候,名單上寫的是假名,叫“李伍”。有糖尿病的田漢被逼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小便喝掉,活活被逼死。

他死後,只有兒子田大畏被告知。有軍方人士對他宣布:“田漢死了,罪大惡極”,嚇得他連骨灰都不敢取回,其他親友均不知情。1971年冬,不知情的田漢母親易克勒穿著陳舊的棉衣,整天孤零零地一個人坐在房門口,她心裡牽掛著兒子的安危,卻不知他身在何處。直至去世的那一天,她也沒有見到兒子的面。事實上,田漢已在三年前的12月10日死於獄中,在他的骨灰盒中只有他的眼鏡、鋼筆,和生前創作的《義勇軍進行曲》、《關漢卿》。

文革期間不能再唱田漢作詞的歌曲,啟用新歌詞《繼續革命的戰歌》。1975年,已經死了好幾年的田漢還被以“組織”的名義宣布為“叛徒”,並被“永遠開除黨籍”。

遭女學生用加鋼皮鞭鞭笞

在鳳凰衛視的節目中也介紹過田漢的文革遭遇。

1956年4月28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作為全國人大代表的田漢因看到基層藝人生活貧困,並在浪費藝術生命,於是按耐不住公開呼籲,他先在戲劇報上發表的兩篇名為《必須切實關心並改善藝人的生活》和《為演員的春天請命》的文章。

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什麼》,同一天毛澤東親自執筆號召開展“反右派”鬥爭,政治風向陡轉。

1966年文革爆發,中央文革一開始就定了四個開放點,青年團一個,文化部一個,中宣部一個,還有就文聯。這四個單位什麼人都可以去進到裡面,就要斗誰就斗誰,那最有名氣的就是在文聯了,所有的藝術家都在那兒嘛。所以那個時候田漢是最遭罪了。

原中國戲劇家協會研究室副主任屠岸介紹,初中女學生特別厲害,用那個皮鞭,皮鞭上面有鋼的就打田漢。

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杜高介紹,1968年的12月,據說那天北京飄著雪花,他在禁閉室裡頭死去,他死的時候,在名單上寫的名字是個假名字,叫李伍,不是田漢,都化了名字,就跟劉少奇主席死的時候一模一樣,那種悲慘的局面。

屠岸說,看管這些所謂黑幫分子的那個造反派,有的人有點人性,有的人是很殘酷的,看管田漢的那個人非常不好。因為田漢有糖尿病,他有的時候小便就滴在地上,這個看管他的人就要田漢趴在地上把那個尿喝掉,吃掉,後來他就被逼死了。

1968年12月10日在寒冷的北京,田漢帶著無限的遺憾和悔恨離開了人世,沒有親人和朋友來與他告別。然而鬼使神差一般,當田漢離開人間之時,廣播里正響著他作詞、聶耳作曲的《畢業歌》,在那陣狂熱過後,青年學生們將去“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田漢生前曾寫有大量為中共歌功頌德的話劇、歌劇、戲曲、電影劇本。

資料顯示,文革中,中國大陸在受中共欺騙為其統治服務的著名文學或各類藝術大師中,有177位被迫害致死,或被迫自殺。

馬克思詛咒全人類下地獄

被“馬克思主義者”奉為神明的馬克思,早年曾經是基督徒,後來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認與撒旦簽了契約。其後馬克思大行魔鬼所為之事:詛咒全人類下地獄,包括工人和那些為共產主義而戰的人。“馬克思主義”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後誕生的。

馬克思在學生時代後期所寫的一篇論文中,六次重複了“毀滅”一詞。於是,“毀滅”成了馬克思的綽號。他說人類是“人類垃圾”,他說,“沒有人來拜訪我,我喜歡這樣,因為現在的人類是[粗言穢語],他們是一群混蛋。”

馬克思在其詩歌里明確說出了,那些“死後要見馬克思”的共產黨徒們,他們都被打上了印記,今後都要到地獄“下來陪我”。

在馬克思寫的劇本《Oulanem》里,馬克思做了魔鬼所做的事:他詛咒全人類下地獄。

馬克思不僅恨猶太人,也恨德國人。他聲言:“只有棍棒才能喚起德國人。”他大談“愚蠢的德國民眾、噁心的德國全國性狹隘意識”說“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都像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對於眾多國家,他所表達的只有恨,沒有愛。

馬克思在其1848年的《新年作品集》中,寫到“斯拉夫賤民”,其中也包含了俄國人、捷克人、克羅埃西亞人。他認為,這些“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除此之外,命運再沒留給他們什麼了。又說:“即將來臨的世界大戰不僅將消滅反動階級和王朝,還將讓所有反動民眾從地球表面徹底消失。這就是進步。”“他們的名字將湮滅。”“一個寂然、不可避免的革命正在社會中進行。革命不會在乎它毀掉的人命,就像地震不會在乎它毀掉的房屋一樣。太弱小而不能主宰新的生存形勢的階級和種族,必須被消滅。”

馬克思很清醒:在撒旦要消滅的全人類中包括他自己,他在《蒼白少女》一詩中寫道: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

我確知此事。

我這曾經信仰上帝的靈魂,

現已註定要下地獄。”

擺脫中共控制 “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獲得新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時報》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引發中國民眾退出中共的精神覺醒運動。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海外大紀元網站收到第一份退黨聲明;零五年新年,海外五十位華人專家學者集體聲明退出中共邪黨團隊,拉開了華夏兒女群體脫離馬列魔教的序幕。

十多年來,通過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的退黨義工十年堅持不懈地講真相,目前已有超過二億五千萬中國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三退),獲得精神自由與新生。中共走向解體;與此同時在國際社會,共產意識形態也被視為思想瘟疫,擯棄邪惡共產主義已成世界潮流與大勢。

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