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石濤:雄安為北京而建 非深圳可比 公示財產必亡黨?

4月1日下午河北白洋淀附近出現一個雄安新區,據說當天晚上有人從北京拉著現金去買房子,先去的人得手了。第二天再去的人不讓賣了,那個區域的戶口其實早在2016年就被凍結了,也就是說一年多前上面已經有方向有目標了,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其實有人已經知道消息了。但愚人節的下午突然拿出來之後,在社會中引起了很大反響,也說明保密工作做的非常厲害,沒有風聲透露出來,好像一下子就來了。

這是習近平要做的事情,有朋友說濤哥,你看是不是習近平把要做的事情給封殺了?習近平確實有自己的班子,有著自己的一套。成立雄安新區到底是在哪個範圍內討論的?哪個範圍之內通過的?這還是一個疑問。因為按照通常的概念來講,中共上層的對立雙方已經很明確了,這麼大件事情,之前竟然沒有走漏一點風聲,很說明問題。

雄安新區對比了深圳、浦東,很多人說鄧小平弄了個深圳,江澤民弄了一個浦東,所以習近平弄了雄安。從現實情況看,確實是這樣。那個時候,這些新區能夠對國家起到一種帶動作用,成為國家發展方向。深圳和香港,浦東和整個長江三角洲這些地區突出的特點就是賺錢,而深圳恰恰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在當地弄起來的,完全有理由認為,習近平對父親在深圳的所做所為,怎麼促進深圳經濟發展的有所了解。

但我認為雄安新區的概念有所不同,這個新區是把北京的很多東西搬出去,在此之前,有人討論遷都的問題,北京城在過去中共的控制之下其實是被毀了。雄安新區距離北京60公里到100公里,就是一個近郊縣城,圍繞著白洋淀,有人說白洋淀已經被污染了,不適合人生存,那麼北京就適合人生存嗎?如果談污染,河北地區都應該被清空了,就像非得把生了三個孩子的媳婦比作姑娘,那是你的問題。無論是否適合人生存,現在還沒人呼呼往外搬,北京地面都是外地人,看不到當地人,他們為什麼還往裡扎?

北京(網路圖片)

我認為習近平現在的做法不同於以前,他真正要做的是恢復北京城原來的地位和身份,恢復一個權力中心和文化中心,其它的全出去。我曾分享過《紐約時報》一個記者寫的有關習近平對宗教的理解,從文章來看,習近平內心當中有著自己的生命理念。雄安新區不是深圳,也不是浦東,是為了把北京城騰出來,讓北京城恢復原來的帝都,像清朝和明朝。

習近平在奪取權力之後,選擇在西方愚人節這天真正拿出治國的理念。你如果看看北京地方志的《日下舊聞考》和《帝京景物略》,你就知道為什麼劉羅鍋定都北京,根本不是什麼利益的考量。

現在的人頻繁搬家,先買上一個,再買上一個,一個比一個大,我曾看到過有人十幾年一直在換房子,都是臨時住所,所以有時得睡地毯上,那不是家。把自己當成賺錢工具,別人都覺得他有本事,但我認為他消耗的是十年的生命,對自己的侮辱。

一個國家也是同樣的道理,首都不是隨便動的,現在討論遷都,都是討論有沒有水,人有多少,交通好不好,全是利益的角度去思考。中國傳統文化中說,北京城背靠燕山山脈,左青龍-太行山,右白虎-泰山,前面有長江和黃河,西北高,東南低,俯視整個中原和長江流域。這才是當初在北京建都的原因。失去生命根源的人,是龍也變成蟲了。除了吃就是怎麼佔便宜。

所以我認為習近平興建雄安新區就是想要恢復原來北京城的風貌。

王岐山也在愚人節那天有說法,報導《王岐山手握頭等大事19大江系全軍覆沒》轉載《爭鳴》雜誌,核心意思就是在19大人選當中,習近平和王岐山出了一個新招,就是要人人過篩子,王岐山負責過篩子,這事就不好辦了,

王岐山(網路圖片)

〝中共政治局最近通過決議:成立中共中央十九屆准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人選資格審查、覆核領導工作小組。〞

這就是過篩子了,我認為所謂的十九大就是扯淡,到現在我都是這麼認為,今年的十九大和前面的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大全都不一樣,根本不同。習近平正在用強人政治去否認鄧小平,2012年習近平一上台就到深圳去給鄧小平獻了花,並見了自己的母親,回來就成立了全國深化改革小組,否定原來確定的所有國家機構。

比如說,原來軍委的常務主席是范長龍,軍委出現改革小組,組長習近平,第一常務副組長是許其亮,你說他和范長龍誰聽誰的?在軍委存在的情況下,又出了一個軍委改革小組,一個雞窩裡出了兩隻公雞。

習近平成立了十幾個小組,很多人嘲笑他,他以深化改革的名義否定的都是鄧小平的東西。鄧小平打出的旗號是改革,他叫深化改革。一點毛病都沒有,就是全部否定了。旁邊坐了一個國家安全委員會。這就是強人政治,否認強權體制。這就是習近平的路。他藉助的全都是原來的機制。

〝該小組的組長是王岐山;副組長分別是:趙樂際、馬凱、栗戰書、王勇、趙洪祝、張陽、陳文清。該工作領導小組,直接歸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負責。阿波羅網評論員〝旭升〞分析,小組成員中,趙樂際是中組部部長、栗戰書是中辦主任,屬習近平陣營核心成員;張陽是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屬習近平軍隊系統親信。馬凱是國務院副總理、王勇是國務委員都來自李克強的國務院系統。而陳文清是原中紀委副書記、去年剛升任國安部長,〞

陳文清(網路圖片)

這裡最有意思的是國安部長陳文清,國安部不在國家安全委員會裡面,隸屬於政法委,小組成員裡面沒有政法委,今年一月份和二月份,我們看到政法委被肢解了,已經看不見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了。為什麼陳文清沒有出現在國家安全委員會裡面,卻出現在十九大的審查小組中呢?他是國安部長,國安其實就是特務,比公安還狠,他們審查的是什麼人?就是十八大往上延續到十七大的這些中共最上層高官,能有幾百人。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及中紀委委員加起來4百多人,國安部所謂的審查其實就是〝殺人〞,核對每一個人。國安就是整黨的。

其實成立審查委員會也不是今天才出來的,六中全會的時候就有,現在只是最後落實了,

〝3月12日台灣《聯合報》發文稱,政界有人說其實王岐山現在有兩大新使命:其一,王岐山要承擔起中共十九大〝選人用人的政治責任〞,為這次會議〝把好政治關、廉潔關〞。

其二,把〝反腐敗鬥爭〞不斷引向深入,同時把黨內反貪的性質升華為國家監察體制下反貪。〞

引到哪裡是最深入呢?江澤民和曾慶紅都死了就是最深入了,他們兩個人的死代表著整個中共體制的崩潰和死亡。現在就是要轉型,王岐山負責把中紀委廢掉,轉向國家監察委員會,完善整個國家體系。廢除共產黨。

同時間,《爭鳴》雜誌報導說:

〝經審核、通過的准中央委員會委員,必須在明年七中全會期間,向有關部門申報個人配偶的財產,經濟來源,子女、直系親屬在境外、外國有否居留權,有否持外國國籍。同時,這些准委員們,還必須接受十九大召開前,向全社會公示財產。〞

這是政治局做的決定,那就是板上釘釘了,公示財產,有人說劉雲山同意了,其實劉雲山、張德江和張高麗十九大年齡到期了都得下來。我說過,中共的官員就是花錢買的女人,在這樣的規定之下,他們認為這事跟他們已經沒有關係了,只要他們沒事就行。這是大陸人的通病,只要我沒事就行。有好事全衝上去,出事了,全撤下來。雖然這不是完全的理由,但是絕對起著相當一部分作用。

但〝公示財產〞這條太麻煩了,絕大多數官員都是從十八大轉過去的,他們的處境就是退不下來也進不去,七中全會就得向有關部門申報,這就是鬼門關,如果把財產都申報了,就露了底了,如果不報就是隱瞞。欺騙黨和國家,欺騙人民和核心,以及整個社會,這就是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橫豎都是死,只能退。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死請病假了,說心裡長疙瘩了。

公示財產?這些人都是掙錢掙過來的,十八大的時候習近平剛上台對他們也無可奈何,所以這些人都是撈錢撈過來的。能向社會公示嗎?所以我說19大不存在,如果把人都弄下去了,這會怎麼開吧?只有400多人,如果還剩下兩百多人,這會能開嗎?

〝王岐山在會上強調,這次是動真格的,不存在退讓、妥協、再擱置的空間。他還說,打鐵要自身硬,如果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班子,都經不起受不了公示財產,那不是要全線崩潰嗎?〞

公示財產,共產黨就會崩潰,這是大家公認的輿論,這是能要共產黨命的,〝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這是說法十年前到處都是。十年前的《今日點擊》我們也用了,今天習近平反腐很多人不喜歡他,罵他,好像忘記這句話了。

今天的人如果從利益角度思考,就算反共,搞不好也是助紂為虐,因為你缺少的是誠信,是生命的概念,同樣是唯利是圖者。所以,反倒幫了共產黨。因為只是憑著感情選擇喜歡和不喜歡。

後面半年,看看還有多少事情要發生,我感覺就是與時間在奔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NT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