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又一駐京辦主任朱琳落馬 駐京辦有何秘密

隨著安徽省質量技術監督局黨組書記、局長朱琳4月19日落馬,目前安徽省質監局網上的中共領導幹部信息公開一欄,只剩下了四位副局長。

落馬的局長朱琳雖然是安徽官員,但卻因為工作關係長年生活在北京。也因為這段經歷導致其6年後被調查。

公開履歷顯示,朱琳歷任合肥市政府駐北京聯絡處副主任,合肥市政府辦公廳副主任兼市政府駐北京聯絡處主任,安徽省政府駐北京辦事處副主任、主任,安徽省政府副秘書長。2011年4月,朱琳離開北京,轉任省質量技術監督局局長、黨組書記。

所謂駐京辦,即中共各省和各級政府駐北京的聯絡辦事處。鄧小平“改革開放”後,國務院恢復了各省、市、自治區在北京設立辦事處。為了多爭取到一些資金和項目,駐京辦一個主要職責就是向上級進貢,拉關係,打探情報,利益輸送。因為利益輸送,駐京辦成為腐敗多發地帶。

四川某市的一駐京辦主任就坦言:“我的工作就是將禮物不露痕迹地送到官員手中,所謂公關,就是對部委司局負責官員的喜好了如指掌,再據此陪他們打牌、旅遊、喝酒、聽戲,或買字畫、古玩。禮物不在貴,貴了給人家添麻煩,也不能太便宜,關鍵是要投其所好。”

2008年,浙江省溫嶺市駐京辦主任因飲酒過度死亡,當局以因公殉職處理其後事,事件引起很大的迴響。

除了向上級進貢拉關係,各地駐京辦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截訪,減少當地上訪的統計數字。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很多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去上訪,防止法輪功上訪就成了駐京辦的一個重要任務。

駐京辦不僅設置黑監獄關押訪民,還設置臨時的刑訊室,把地方執法機構的一部分搬到北京,在北京執行刑訊、逼供、拷打。2009年8月份,安徽女訪民李蕊蕊,在被駐京辦當作黑監獄的聚源賓館被看守強姦,被揭露後才引起社會的關注。

2010年6月3日,一名老訪民疑被河北高院駐京辦工作人員打死,引起訪民群情激憤。

2011年10月12日,被媒體譽為“中國藥品打假第一人”的高敬德在北京廠橋派出所被上海駐京辦帶走,兩個麻袋的打假資料也一併被帶走,3天後死亡。

在輿論壓力下,2010年國務院辦公廳發文件,縣級駐京辦及地方政府職能部門駐京辦一律撤銷。據當時的不完全統計,當時副省級以上的單位駐京辦有50多家,市一級的單位駐京辦有520家,縣級單位駐京辦有5000多家,再加上各類開發區、管委會、各種協會,還有國有企業、大學加在一起的話,駐京機構超過1萬家。

但裁撤駐京辦四年之後,媒體在調查中發現,一些縣級駐京辦改名為服務中心、聯絡處、會館等,仍然私下運行。

因為腐敗頻發,據微信號“政知圈”統計,有不少中共官員栽在駐京辦這個位置上。

“十八大”前,在河北省國稅局原局長李真案中,河北省政府駐京辦事處原主任王福友因貪污、挪用公款、受賄三罪於2002年被判無期徒刑;在2000年前後的成克傑案中,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駐京辦事處原副主任李一洪犯賄賂罪被查辦;同樣於2000年前後,在瀋陽“慕馬案”中,瀋陽駐京辦事處原主任崔力被懲處;在1999年大慶市國稅局原局長那鳳岐貪污受賄案中,大慶駐京辦事處辦公室原副主任李洪波與那鳳歧勾結共同貪污被查處。

此外,廣州市政府駐北京辦事處原副主任兼北京廣州大廈籌建辦公室副主任詹敏因受賄於2001年被查處;2002年,江蘇省駐京辦原主任吳廷祥因受賄、挪用公款、玩忽職守三罪被判刑。

十八大之後,2015年1月落馬的河北省民政廳原廳長古懷璞曾在2003年5月至2008年3月任河北省政府駐京辦主任。古懷璞被檢察機關指控受賄1238餘萬元。

就在數日前,同駐京辦和上訪有些關係的中共國家信訪局爆出斂財窩案,國家信訪局副局長許傑及多名處長被查、被判刑。許傑是5名副局長中排名第一的副局長,2015年12月4日被判處13年,其他幾名處長李斌受被判7年、孫盈科被判14年6個月、路新華被判5年。

上述官員被查後,中共另一國家信訪局副局長徐業安於2014年4月8日上午被發現在其辦公室里自殺身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