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國產航母下水習未出席 另一重大工程所有高層未露面

4月26日,中國首艘自製航空母艦(001A)舉行下水儀式時,中共軍方最高領導並未出席。其實8年前,在2009年三峽工程全部完工的慶典上,也沒有一個中共高層領導人到場祝賀。三峽大壩的收益落入私人腰包,而全國百姓要掏腰包繼續付工程費用。李鵬公開披露三峽工程決策內幕:鄧小平拍板、江澤民主持制定。自三峽大壩開建以來,除了大量腐敗黑幕外,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地震、大旱、高溫、水災、鄱陽湖幾近乾涸等災難接踵而至。

習近平未出席中共自製航空母艦下水儀式

中國大陸國產航空母艦“001A”,於26日當天上午在遼寧省大連市的造船廠舉行下水儀式,不過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並未出席。

“001A”是中國大陸第二艘航母,歷時近4年的自主研發,武器裝備和動力系統與首艘航母“遼寧號”相似,但能搭載更多戰機。外界原以為下水典禮會在23日,也就是中共海軍建軍節當天舉行,但可能因潮汐問題推延到26日。

據台灣民視新聞26日轉述日本《產經新聞》報道,“001A”相較於“遼寧號”、並沒有顯著提升,技術與英美等國也相差甚遠。

另外,法新社引分析家稱,這艘航母對北京在亞太地區的競爭中具有〝地位像征〞,但仍難以威脅先進的美國航母,新航母下水只是中國有能力向遠洋投射武力的像征。

法國〝軍事院校戰略研究所〞中國研究專家傑尼瓦茲(Juliette Genevaz)也認為,中國大陸新航母主要是像征,因該艦還要兩年才能顯示實力。

德國《商報》指,中共航母技術還很落後,〝只要一日中國航母艦隊還未在大洋游弋,中國就仍是個‘穿短褲’的世界強國〞。

中共高層全部未出席三峽大壩整體完工儀式

 

 

安邦諮詢是大陸最為著名的從事宏觀經濟與戰略決策研究的民間智庫。安邦諮詢2012年曾發文說,三峽工程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慶典上,居然沒有一個中共領導人到場祝賀!海內外學者都注意到了這個異常現象。

湖南自由撰稿人顏昌海在自己的博文中也提到2009年三峽工程全部完工的慶典上,沒有一個高層領導人到場祝賀。而自三峽大壩開建以來,除了大量腐敗黑幕之外,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地震、大旱、高溫、水災、鄱陽湖幾近乾涸等災難接踵而至。

另據陸媒工商日報2007年報道,2006年5月20日,號稱世紀工程的三峽大壩全部完工,原先預期盛大的慶祝典禮,當天卻只有工程人員舉行簡短的完工儀式,現場幾乎見不到任何中央高層前來祝賀。

2012年,財經網曾發布“安邦諮詢: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的文章說,三峽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遺留的問題眾多。尤其引人關注的是,三峽工程在中國引發的爭議也前所未有。與同樣是超級工程的載人航天相比,二者的政治地位簡直是天壤之別!

安邦諮詢的文章還稱,在2009年的研究簡報中預警,從後續影響來看,三峽工程所需要的資金可能是一個無底洞。“預警被不幸言中,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

專家:老百姓將繼續為三峽工程掏腰包利益由官員私人獲得

 

 

2011年5月18日,中共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積壓半年之久的《三峽後續工作規劃》。官方隨後發布的公告中,將三峽工程的一些不利影響擺到檯面,如移民安置、生態環境、地質災害、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供水等。

旅德工程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官方有條件地把上述問題擺到檯面上,是為了要錢。根據肇事者原則,三峽工程帶來的不利影響,就應該由三峽工程投資解決。三峽工程並無什麼防洪、發電、航運等的綜合效益,真正實現的只有發電一項。目前每年發電的收入為二百多億元。

據王維洛計算,到2010年僅中國百姓從電費中繳納的三峽基金(包括其後續基金)已經達到1,100億元人民幣,超過三峽工程總投資的一半以上。但是三峽工程的發電利潤並不屬於中國老百姓。三峽工程的所有水輪發電機已經被私有化,全部發電利潤屬於一個股份公司。三峽工程的一些決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員以及主要工程技術人員則是這個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

王維洛認為,如果中共用三峽工程的發電利潤來支付三峽後續工作的投資,也是一種可行的選擇。但它不會這樣做,這樣會侵害利益集團的權益。因此,由老百姓繼續為三峽工程帶來的不利影響買單。承認不利影響,為的是收錢有名。

三峽大壩致生態惡化問題頻發

 

 

據工商時報2007年報道,三峽大壩去年完工蓄水後,原是汛期的八月,上游的重慶卻出現百年大旱,中游的武漢長江水位也降至史上第二低,各界議論紛紛,許多人更將矛頭指向三峽大壩,認為是蓄水引發“木桶效應”所致。

當初建設三峽大壩的理由之一,是為了調節長江水量,但中科院的報告直接否定大壩的這項功能。報告指出,長江中下遊河道安全泄量與長江洪水峰高量大的矛盾十分嚴重,而三峽工程的防洪庫容明顯不足,工程建成後又引起河道沖淤變動、蓄泄關係及河勢發生新的變化,長江防洪形勢十分嚴峻。

報道稱,河道淤積已成為三峽大壩建成後立即顯現的危機。這份報告的主編人之一、長江論壇秘書長翁立達透露,去年三峽水庫水位已蓄到一五六公尺,“有些省份希望蓄得更高,巴不得蓄得越快越好”。他說:“水位一高,泥沙問題的負面影響就會出現,黃河三門峽就是個沉重的教訓”。

翁立達說:“有些搞工程的只看到發電的效益,其實移民、永續發展、地質災害和環保問題中任何一個搞不好,發電效益再好,都沒有用。”

三峽大壩蓄水後,也出現一個嚴重的污染問題─“水華”現象,也就是由藻類引起的優養化。報告指出,三峽庫區的庫灣及支流回水區在春夏季節出現水華現象,原因是三峽蓄水後,回水區水流減緩,嚴重的只有每秒一.二公分,幾乎不再流動,使庫區周圍近岸水域及庫灣水體納污能力下降。

報告指出,二○○四年庫區支流庫灣累計發生“水華”六起,二○○五年累計發生十九起,二○○六年僅二至三月累計發生“水華”十餘起,呈現加重、擴散的趨勢。

除了污染的問題外,各界一直未消除三峽建設引發地震的憂慮。報告中坦言,三峽水庫建成後,有可能誘發地震。三峽庫區是大陸地質災害較為頻繁的地區之一,隨著移民工程的建設和三峽水庫水位的逐漸抬升,地質災害會更加頻繁,光崩塌土石流隱患處就達四千多處。

報道還稱,翁立達指出,危害最大的是構造性地震,在第二庫段仙女山斷裂、九畹溪斷裂、建始斷裂北延和秭歸盆地西緣一些小斷層的交會部位,都可能誘發水庫地震。

監測結果顯示,二○○三年三峽水庫蓄水以來,三峽地區微震活動頻率明顯增加,主要集中在巫山─秭歸─長陽一帶。報告中雖強調過去發生地震的強度仍維持在較低水準,不會對三峽水利樞紐和三峽地區人民生命財產構成威脅。不過,三峽大壩壩體在二○○三年曾出現裂縫事故,雖及時修復,但讓人為大壩的安全性捏把冷汗。

報告中也不留情地批評三峽建設對長江生態的破壞,包括國寶白鰭豚、長江鰣已難覓蹤跡,中華鱘、白鱘數量急劇減少,已有二十多種魚類被列入大陸瀕危動物紅皮書。

對此現象,全球水夥伴組織中國區主席董哲仁痛心地說:“用水發電,取得了經濟利益,但留給後代的卻是這樣的河流,不再生機盎然,而是一團死氣。”在全球高舉環保旗幟下,如何取得經濟和生態的平衡發展,恐值得大陸領導人深思。

李鵬披露三峽工程決策內幕:鄧拍板、江澤民主持制定

三峽工程這個號稱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引發的聲勢浩大的百萬移民工程,水電過度開發對環境造成的破壞,尤其是地質災害,使它從開始籌建的那一刻起,便始終與巨大的爭議相伴。三峽大壩工程貽禍無窮,堪稱到了流膿現瘡的地步。

中共《人民日報》官網人民網今年2月刊出一篇根據中共前總理李鵬會議錄整理,帶有替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的文章,文章引述李鵬披露三峽工程決策內幕——三峽大壩工程是由鄧小平拍板的。李鵬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

李鵬回憶,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而據維基百科記載,1992年國務院向全國人大提交三峽工程建設議案的舉動,被廣泛質疑是江澤民、李鵬等人刻意要把三峽工程辦成“鐵案”。1992年4月7日該議案終於進入表決程序,共有2633名人大代表參與表決,結果是贊成1767票,反對177票,棄權664票,未按表決器的有25人。表決雖然獲得通過,但贊成票只佔總票數的67%,是迄今為止中共全國人大所通過的得票率最低的議案。

公開的報導和圖片顯示,1997年,江澤民、李鵬、曾慶紅、羅幹出席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

圖為1997年,江澤民、李鵬、曾慶紅、羅幹出席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網路圖片)

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