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美同時開槍?大蕭條的窗口或許已經開啟…

本月到了美聯儲議息會議的時間。10月,美國非農就業人數為26.1萬,3季度GDP年率初值是3%,更重要的是核心CPI開始加速上漲(見下圖),而10月的CPI為2%,也符合加息的要求。通過核心CPI和CPI的對比可以感覺到,美國今天的通脹推動力最主要是貨幣因素,而食品和能源價格的因素處於次要的地位。由這些數據可以判斷,美聯儲本月加息的懸念很小。

更重要的是,中國央行會不會在本月加息。

自從次貸危機之後,中國先是推出四萬億的投資政策,後又經歷了2012年到現在不斷降息降準的過程,尤其是長期實行通過投資推動經濟增長的發展模式,讓企業和私人部門的債務水平不斷膨脹,資產價格泡沫顯現。此時,無論央行還是私人部門,都不希望加息,甚至可以說恐懼加息。

今年2月,中國的CPI同比數據為0.8%,10月份為1.9%,雖然增長的比較緩慢,但基本是一種穩步上升的態勢,未來大概率要繼續上沖,這給加息提供了基礎。今年尤其是下半年開始,財政收入與財政支出增速的裂口不斷擴大,讓財政收支狀況更趨健康,雖然10月份財政收入同比增速是比較低水平的5.4%,但支出卻同比下降到-8%,讓財政盈餘達到5100多億元,財政狀況是考慮是否加息的基礎性要素。近日,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峰在一個金融峰會上表示:長期利率過低是導致金融危機爆發的一個重要原因。要推進利率正常化。這或許是在提前給市場提前打預防針。

事實上,現在開始談論低利率所帶來的弊端已經有些晚了。

今年初開始,央行就希望金融去槓桿,但有兩個因素決定去槓桿的目的很難達成:一,雖然央行希望去槓桿,但又希望壓制利率,比如在上半年山東地方債務問題集中暴露之後,央行在五六月間採取了壓低市場利率的方式來處理。這種處理方式就不可能讓市場主動去槓桿,企業和私人部門更願意去綁架央行,因為只要市場債務問題密集爆發的時候,央行就會泵水,這就會讓部分高債務企業有很強加槓桿動力,繼續玩旁氏騙局。二,領導在不同的場合都在表態,不准許出現系統性金融危機。實際也就意味著不准許槓桿集中斷裂。既然如此,市場也就更願意加槓桿,反正出問題的時候央行會兜底。

這是今年前三季度貸款繼續高增長的主要原因。

這種情形持續的越久,那些高債務企業和私人部門的槓桿率就越高,一旦貨幣政策轉向、或國際上出現金融變局,所帶來的危害性也越大。

從國際環境來說,中國現在還不能完全封閉資本的跨境流動。美聯儲正在縮表的進程中,如果本月再次加息,就會讓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利差繼續縮小,推動資本外流。日本第三季度GDP年化季環比終值2.5%,遠超預期,日元貨幣政策正常化已經箭在弦上,一旦日元告別量化寬鬆,將繼續緊縮國際市場的流動性。此時,央行繼續保持低利率,既不利於人民幣匯率穩定,也無益於穩定人民幣利率。

在企業特別是高槓桿企業加槓桿(旁氏騙局)、中美利差持續收窄、私人部門槓桿率不斷上升的背景下,造成本季度市場利率持續上漲,隱隱出現脫離了央行掌控的跡象,也是推遲加息帶來的後果。

恢復市場的流動性,為經濟增長提供良好的環境,是央行的目標。如今的情形下,如果央行要達到這樣的目的,唯一的道路是讓那些高槓桿的企業和私人部門的槓桿斷裂,實現市場出清。然後才能恢復健康的經濟環境,將有限的金融資源合理配置到高效的企業和生產部門。

如今,之所以市場資金可以炒資產價格、可以購買理財產品,熱衷於金融產品炒作,而唯獨不願意進入實體部門。其根源就在於金融產品存在槓桿率,在央行不准許槓桿大規模斷裂的前提下,炒作金融產品就可以實現高利潤。加上生產要素價格處於高位,讓實體經濟盈利微薄,資本當然就不願意進入實體經濟。打破這種“錢炒錢”怪圈的唯一辦法,只能連續加息製造槓桿大規模斷裂,沒有其它的辦法。

中國央行只有加息一條路可走。

美聯儲本月繼續加息幾無懸念,中國很可能會同步加息(應該不會遲於過年前),同時勾動扳機。

紐約國際黃金價格再次跌破200日均線,與美國核心通脹走勢完全不符;也與國際原油價格失去相關性;即便朝鮮半島局勢異常緊張、中東因川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而導致異常混亂也不能提振黃金價格,等等,這些與以往截然不同的現象,只能意味著一件事:大蕭條正在走來。未來一年,所有商品的國際價格(美元價格)走勢堪憂。

現金為王的時間窗口正在開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微信公眾號如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