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紅二代」瞎指揮 致1985年67軍老山慘敗

老山前線那拉口子戰區211高地是1軍在1985年2月11號拔點奪下的陣地,67軍1985年5月18日與1軍換防後,接守了這個陣地。

13天後,1985年5月31日凌晨5點10分,越軍第二軍區對立足未穩的67軍突然發動“M-1”進攻戰鬥,對老山戰場全線猛烈炮擊。密集的炮火準備持續了45分鐘。5點55分,越軍炮火延伸,越軍982團4營兵分兩路對211、156、166三個高地實施攻擊,同時越軍982團5營在140、142高地實施佯攻。越軍在猛烈準確的炮火掩護下以優勢的兵員迅速領了211高地的1、2號哨位,在上面堅守的一個班的士兵大部分陣亡;1號哨位的戰士李林海被越軍俘虜,這是兩山輪戰中國軍隊唯一被俘的軍人;班長鮑虎民放棄陣地跳崖後在草叢中潛伏7天後溜回了友鄰陣地。

越軍隨後在炮火掩護下多次對140、156、166高地再次發起衝擊,直到夜晚9:30分,越軍停止進攻。211高地並不大,與越軍駐守的227高地接連,整個211上面就僅僅布置三個哨位,換言之,越軍成功佔領了211高地。

當天67軍在對昆明軍區與總參彙報中說211高地仍在控制中。但時任總參作戰部長的隗福臨中將表示要親自去老山檢查工作,要67軍從211高地叫個戰士下來談話。

67軍沒辦法了,於是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奪回211高地的1、2號哨位。當時的199師師長鄭廣臣少將(後在山東省軍區副司令員位置上退休)反對冒險出擊,認為部隊剛接手陣地,對戰場情況、地形、敵情都不太熟悉,應該讓部隊有一個熟悉的過程。鄭廣臣說,首戰非常重要,不打則已,打則應該必勝,應該在有把握的基礎上進行首戰。鄭廣臣的意見非但沒有採納,反而還被67軍參謀長粟戎生指責為“畏戰”、“動搖”。粟戎生到軍長面前告了師長的狀。軍長一氣之下,解除了鄭廣臣的指揮權,讓粟戎生越過199師師機關,直接帶軍部機關組織199師595團進行反擊。

還有個題外話,粟戎生本來是新提拔才一年的200師師長,戰前靠疏通高層就火線提拔當上了67軍的參謀長,他的鍍金之旅也成了199師官兵的悲情之旅。67軍慘敗後粟戎生在軍參謀長位置上了窩了五年,1990年被平調總參軍務部副部長賦閑。

粟戎生1997年11月又被提拔為北京軍區副司令員(主管後勤、機關、內務、外事活動)。1999年當了十一年少將後晉陞中將軍銜。據說“粟戎生同志在工作中結合部隊建設和作戰訓練實際,積極開展科學研究,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等多項獎勵,並獲得國家專利技術10餘項。粟戎生同志還是國防大學兼職教授、全軍指揮自動化建設專家委員會成員。”

1985年6月1日,67軍由粟戎生組織595團1營在255高地集結伺機向211高地進行反衝擊,副營長王朝棟負責一線指揮。

凌晨,在傾盆大雨的掩護下第一突擊隊在的帶領下向211出擊,與此同時,在一連二排長王忠遠帶領下的第二突擊隊從908高地上向211高地出擊。為避免過大的傷亡,採用“添油戰術”按照先共產黨員、班長、共青團員的順序先後組成戰鬥小組分別出擊,二個突擊隊通過一片凹地直撲向211高地的1、2號哨位。

與此同時,211高地上的越軍發現我軍的突擊隊,於是戰鬥在一瞬間就打響了。

居高臨下的越軍立即向我投彈掃射,密集的子彈象傾盆大雨瞬間而至,同時呼喚炮火對我衝擊路段進行火力封鎖,我方的炮火也向211高地作壓制性炮擊。

在255、211高地上面,雙方的炮火打成一團,彈雨橫飛。在這段泥濘的衝擊路上,有兩個副班長先後被擊中當場犧牲,在211山腳下的一塊5米高的大石下,10餘名突擊隊員犧牲在那裡,鮮血與雨水混雜在一片泥濘中,逐漸僵硬的屍體任憑雨水的沖刷。這塊大石與我軍固守的211高地3號哨位僅15米,剩餘的突擊隊重整後從3號哨位向1、2號哨位出擊。

在211高地和越軍227陣地的接合部,雙方又打成一團。在一輪慘烈的戰鬥後,1、2號哨位相繼被收復,在227上面的越軍立即進行了增援。隨即,剛佔領211高地1、2號哨的我突擊隊就被越軍包圍。在力量懸殊的情況下,突擊分隊被壓了下來。倖存的8名突擊隊員退到3號哨位,8個人中還有5名傷員。

越軍的炮火極為猛烈,從255通往211的道路被完全封鎖,增援部隊上不去,上面的8名突擊隊員也下不來,在211高地3號陣地硬挺的幾天後,5名突擊隊傷員先後死去。在其後的戰鬥中,越軍在1號哨位前的一塊大石頭上吊起我方陣亡軍人的屍體示威。事後查明,被吊起的陣亡者為595團1連的副連長賈柯。

越軍的行動激起了我方指揮員的怒火!於是,前一批突擊隊倒下了,後一批突擊隊接著上,反反覆復67軍前指要部隊不惜一切代價地向211高地衝擊。在861電台里,不斷聽到我方突擊隊呼喊佔領了1號、2號哨位,但其後這些衝上去的突擊隊大部分不是犧牲就是身負重傷。這時候,雙方的炮火都復蓋到255、211高地上,伴隨著炮彈的撕裂聲是我衝出去的突擊隊一批接著一批地倒下,炮火實在太猛烈了,而211高地上的越軍也佔有居高臨下的有利地形,許多發起衝擊的突擊隊沒有辦法接近211高地就在滿天彈雨中倒下,3連組織3個突擊隊向上沖,到次日下來,只剩下2個人。

為保證在總參作戰部隗福臨部長到來前奪下211高地,直到最後時刻,前來增援的部隊中595團三位副營長在67軍參謀長“不惜一切代價收復211高地,三位副總理在中南海等待我們勝利的消息”的命令下帶著最後的通訊員衝上山頂!

從6.2到6.11,十天的戰鬥中雙方的炮火太猛烈了,我方的突擊隊員根本沒有辦法接近211高地,而前指的指揮員還要持續地派突擊隊上。在根本就不可能奪回211高地的情況下,67軍還是投入了大量的兵員和彈藥對211進行不惜任何代價的反覆爭奪。

戰鬥中,由於越軍猛烈炮火的封鎖,我方陣亡人員屍體無法搶回,屍橫遍野的情景極為凄慘。67軍前指下達死命令,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把烈士的遺體搶回來,為此199師還進行了幾次掩護性的攻擊。

在11天的戰鬥中,67軍199師595團損失慘重:2個營被越軍打垮,團連建制完全被打亂,為了增援595團,作為師預備隊的597團3連也在毫無勝利希望的衝擊中損失慘重。120多名突擊隊員將生命永遠留在了211高地上,輕重傷員不計其數,在211高地附近的大小數百個山洞石隙中到處都有我方突擊隊的傷員,只是當時我方並不知道他們還在堅持,還在等著我們的醫生去搶救。這次戰鬥後能自己撤回出發陣地的突擊隊員不到十分之一……整個595團已經喪失了戰鬥能力,無法再執行作戰任務,被調離前線休整。

為接替595團,濟南軍區在山東緊急組建了598團(三個營分別來自598團、599團、600團、團屬炮兵連來自76師)接替595團。

從地形上看,211高地沒有任何軍事價值,但因為211高地是67軍從1軍手中接過來的,67軍首長就認為不能丟失,將大量的有生力量一次又一次地送入越軍的炮火中,6.11之所以慘敗人為的因素是主要的。

67軍199師595團在211高地失利的消息傳出後,全國全軍一片嘩然!然而對那次戰鬥中陣亡的595團人員來說,遺憾不僅如此,在這些在身前已經為國盡忠的官兵中,大部分人身後卻並未得到相應的榮譽。在濟南軍區輪戰部隊近百位被授予一二級英模和榮立一等功的烈士名單中,除了賈柯外,鮮見在6.11戰鬥中陣亡的595團官兵名字。

199師全師上下對67軍軍首長極其憤怒,一大批幹部戰士聯名告狀,告到軍委總部,指責軍參謀長不聽部隊的意見,紙上談兵,造成部隊首戰的嚴重失利。

總部先後派總參軍訓部長石俠等人前往調查。調查後肯定了並非199師領導懼戰,而是當時軍首長不能正確的判斷敵情我情,越級指揮,失利後又把責任推給師里是不對的,對67軍提出了嚴厲批評。粟也覺得自己很沒面子,帶著軍機關的人撤回了軍部。199師師長鄭廣臣恢復了指揮權,以後的戰鬥就由199師師部組織指揮了。

鄭廣臣組織199師開始熟悉戰場、熟悉當面越軍戰鬥特點,整理部隊,開展針對性訓練。一直到三個月後的9月8日,199師偵察連副連長原明、副指導員賀光明帶領17個人組成的突擊隊發起白晝奇襲,於上午十點沿3號哨位左上方一段懸崖下爬上越軍佔領的2號哨位,以兩人輕傷的代價全殲211高地7名越軍。其後越軍報復性炮擊,造成副連長原明左眼受傷失明,突擊隊兩名班長受傷後在送往救護所的途中犧牲。

67軍因為5.31慘敗還搞出一個十年對越戰爭絕無僅有的事來。一個在211高地倖存下來的棗莊籍戰士,早飯時進入軍指揮所的飯堂向粟戎生開槍。粟躲得快,藏在了餐桌下面,沒有受傷。粟的警衛員卻被打死了,67軍軍長張志堅肩胛骨貫通傷,當場還打傷10多名官兵。整個場面大亂,都以為是越南方面的特工隊摸上來了鑽進前指偷襲,幾天後都沒有搞清楚是怎麼回事。而這名戰士從現場全身而退,幾天後才在軍指揮所後面的水窖里發現了他自殺了,還抱著衝鋒槍。67軍又一次被全軍通報。

事發後中央軍委、公安部、國家安全部以及濟南軍區紛紛派要員來67軍前指調查事故原因,張志堅在醫院接受調查時哭著說:我沒有想到自己的戰士會拿槍打自己的軍長!

粟戎生是粟裕之子

陸軍第67軍老山反擊作戰“531”嚴重失利的原因及教訓分析

1、粟戎生當時所任的200師是乙種師,不去老山作戰。粟因急於想在戰場上表現表現自己,就通過其母找鄧小平的後門。鄧讓總政主任余秋里解決,余想讓粟與199師師長鄭廣臣對調,但鄭堅決不同意。鄭講,我是現職師長,而且也是剛從軍事學院學習回來的,憑什麼我就不能當199師師長啊?余無奈,只好將67軍參謀長提為副軍長,將粟提為67軍參謀長。粟不但得以去了老山,還一年之內連提兩級。讓人家覺得他完全是靠裙帶關係當的官。這也是最後他打了敗仗讓人家更加瞧不起的原因。

2、當時的總參作戰部長並不是隗福臨,隗只是副部長。部長是後來出任石家莊陸軍指揮學院院長的李力。當戰鬥失利後,總部派去調查的第一個工作組,就是李力帶隊的。結果調查完後,李力採信了粟戎生的意見,批評了鄭師長。說鄭消極避戰,不配合軍里指揮,給部隊帶來了不良的情緒等。引起199師全體官兵的強烈不滿,全師有數百名軍官和幾千名士兵上書中央軍委,指出工作組偏聽偏信,不深入基層調查研究,對師長的批評是極不公正的。當時的總參謀長揚得志接到這些反映信後,第二次派工作組前去調查(此時李力已下令任石家莊陸軍指揮學院院長正兵團級了)。工作組長換成總參軍訓部部長石俠,石到前線後,首先到基層了解情況,經過聽取多方面的意見後,石與67軍首長交換了意見。指出了三點:

一是軍里越級組織595團實施戰鬥的作法是錯誤的,對部隊造成了嚴重混亂。也違反了我軍一貫的指揮原則,在不是特殊情況下實施這種指揮方式是極不正常的。

二是片面指責199師師首長消極避戰也是不實事求是的。實際上該師師長從我軍一貫的慎重初戰、首戰務求力勝的原則出發,感覺從部隊初到戰場,即沒有戰爭經驗,又不太熟悉地形與越軍作戰特點,應在積極穩妥的情況下慎重初戰的思想,也是我軍一貫的作戰原則。

三是整個戰鬥組織混亂,對越軍的情況和地形都不十分清楚,制定的戰鬥方案也帶有極大的冒險性,把越軍想的十分脆弱,好象不堪一擊似的。實際上越軍的戰鬥力是比較強的,而67軍是北方部隊,從來沒有經過熱帶叢林作戰訓練和演習。部隊的機動,攻擊等都不適應。戰鬥方案帶有明顯的一廂情願。認為只要我軍炮火一猛,越軍就會被消滅的差不多了,步兵上去只是打掃戰場了。沒想到越軍已經構築了堅固的永備工事,而且所有的火力都進行了標定,對兩軍之間的一個鞍部開闊地,實施了極大密度的炮火復蓋。而且炮火以迫擊炮為主,曲率很大,使我軍的大口徑火炮無法對其進行壓制。當我軍攻擊開始後,越軍完全是憑標定的火力方案進行不瞄準射擊,人員全部在隱蔽的工事里,也使軍的炮火無法壓制

3、這次戰鬥傷亡的數量大概在300多人,其中犧牲的大概有200多人。595團是199師唯一的有紅軍連隊的團。而擔任主攻的是2營,其四連就是一個紅軍連隊。傷亡的主要來自這個營。其中四連僅剩10幾個人。所以,該師上下一片嘩然,說四連從長徵到朝鮮,一直是全軍的紅旗連隊,從來沒有打過這樣的敗仗,更沒有說死了這麼多人還打的這麼窩囊。團政委看到四連傷亡的這麼慘,失聲痛哭,說恐怕67軍唯一的一個紅軍連隊要打完了。戰鬥失利後,全師上下一片哭聲和罵聲,嚇得粟戎生帶著軍部的指揮組,悄悄的就跑了。走的時候,全師上下沒有一個人去送他們。可以說,粟戎生也開創了我軍一大歷史奇蹟,下級對上級的嚴重的不信任。

4、事情的起因就是粟為了爭強好勝,好大喜功、紙上談兵所致。當時因為陣地丟失以後,他急於奪回,與師長在戰鬥準備、時機,組織上發生了意見分歧後。他不是想辦法與師首長統一思想,而是到軍長那去告黑狀,說199師師首長作戰不積極,有畏敵情緒。而軍長張志堅,原來也是機關出身,沒在部隊任過多少職的書生官。他是原來濟南軍區的作戰部長,後來到67軍任參謀長、副軍長、軍長的。當他偏聽偏信了粟的彙報後,就作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讓粟越過師首長,直接組織595團實施反擊。這種作法在我軍歷史上也是罕見的。

5、粟充分暴露了他的弱點和能力嚴重不足。粟並不是學指揮的出身,他上的初級軍校是哈軍工,可以說他是學技術的。根本沒有學過連排初級戰術,也沒在部隊當過基層主官。完全不懂得營以下的分隊戰術。他是在粉碎四人幫以後,通過其父的影響,到27軍當副團長的。然後入軍事學院學習,在學習其間就連提二級(這也是違背總政規定學員在校學習期間不準提職的規定,可見其完全是通過其父的關係上來的)。可以說,在粟到軍事學院學習前,他連地圖都看不明白。就這樣,僅僅二年的學習畢業後,不僅又提到200師任師長,而且不到一年,就跳任67軍參謀長。因此當時有人說,粟戎生真是提的比火箭還快。可是他的能耐卻沒見長,戰術上的先天不足和帶兵經驗的嚴重缺乏,終於釀成了我軍在歷次邊境反擊作戰中,最慘痛的一次失利。而且還是個紅軍團隊。真是把他父親的臉都丟光了。也把高幹子女的名聲搞的臭臭的了。堪稱是虎父犬子!好大喜功的典型。

6、如果不是總參軍訓部長石俠的深刻發現,這件事可能就是另一個樣子了。這也是總參機關中,作戰部與軍訓部之間的一次能力表現。反映出作戰部對部隊情況和戰術層面知識的嚴重不足和官僚主義。李力後來也為此事受到了總部機關的白眼。而石俠原來是葉劍英元帥的秘書,解放後就一直在軍訓部任職,對師以下的合同戰術和作戰方法非常熟悉。他當部長後,馬上在全軍推出了一套完整的師團戰術教材體系,從各種地理環境到各類作戰樣式,都全部涵蓋了。使部隊立刻有了訓練的依據和方向。實踐證明,作戰部的軍官比之軍訓部的軍官的素質相差非常之大,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作戰部的軍官對部隊的訓練完全不熟悉。這也是我軍指揮機關的一個最大問題

7、那個開槍打軍首長的戰士,原來是軍部的一個公務員。戰前被下到595團了,戰後回到軍部來看老鄉,發現打了敗仗,死了那麼多的戰友,而軍首長還在喝酒,就氣的動了殺機。當時是打傷了軍長張志堅(這也是出了我軍歷史上的一大笑話,軍長被自己的士兵打傷),打死了軍政治部副主任(這也是我軍的一大奇聞,可與當年劉存厚打死新四軍副軍長項英和副參謀長周子昆想媲美了,當然不同的是劉後來是叛變了)。粟確實是跑到桌子底下才免於死傷的。這也是讓人瞧不起他的又一個原因。

67軍領導的基本情況:

——張志堅上將,1985年老山輪戰時任67軍軍長。以後歷任濟南軍區副司令員,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兼北京衛戍區司令員,成都軍區政委。1988年9月中將,1998年3月晉陞上將。

——姜福堂上將,1985年老山輪戰時任67軍政委。以後歷任濟南軍區政治部主任,成都軍區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瀋陽軍區政委。1988年9月少將,1993年7月中將,2002年6月晉陞上將。

——粟戎生中將,1985年老山輪戰時任67軍參謀長。以後歷任總參軍務部副部長,24集團軍軍長,北京軍區副司令員。1988年9月少將,1999年7月晉陞中將。

——杜鐵環上將,1985年老山輪戰時任67軍199師政委。以後歷任67集團軍副政委、政委,總政治部主任助理、副主任,濟南軍區政委,北京軍區政委。1988年9月少將,1993年12月中將,2000年6月晉陞上將。

山東省軍區副司令員鄭廣臣少將,參戰時的67軍199師師長

山東省軍區副政委張紀根少將,參戰時的67軍199師副政委

濟南軍區參謀長李洪程中將,參戰時的67軍199師副師長

原山東省軍區副司令員張鳳龍少將,參戰時的67軍199師副師長

54軍政委王洪堯少將,參戰時的67軍199師政治部主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越戰救護兵新浪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