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知情者曝魯煒「滿嘴跑火車」 賀國強批劉雲山亂搞男女關係

13日中共宣傳部副部長、中央網信辦前主任魯煒被“雙開”,有知情人士披露了魯煒一系列“滿嘴跑火車”的事,淪為北京宣傳系統笑料的故事。除魯煒外,同在文宣系統工作的劉雲山同樣不學無術,學者辛子陵引述前常委賀國強的話表示,劉雲山亂搞男女關係。

魯煒“滿嘴跑火車”,步步高升

實名認證為北京演藝集團副總經理李龍吟的知名博主“關東散人”,近日在網上發文介紹,魯煒從新華社副社長位置上空降至北京市宣傳部長,開始在北京市各個單位視察時,被他視察的單位的人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這是個大忽悠!”“太能吹牛了!”

文章舉例,首先是魯煒在視察北京演藝集團說:“你們的辦公條件不行。我要給你們蓋個北京演藝大廈。馬上開始籌備,三年內一定建成。”但“在場的所有人沒有激動,只有發愣:這個人太不靠譜了。”

因為一個城市新建大廈牽扯到城市詳規、土地使用性質、城市財政安排、還有交評、綠評,不是一個宣傳部長隨口就可以承諾的。“一個新華社來的副社長,他懂這些嗎?怎麼能張口就來。”

作者透露,幾天後,魯煒對北京演藝集團的人改了說法,稱“我要給你們建的是心中的演藝大廈。”,但這時,北京演藝集團已經沒有人再信任這個新來的宣傳部長了。

接著,“魯煒視察北京兒童藝術劇院,提出要馬上花幾十萬在全國徵集兒童劇本,在場的人發言說:“目前中國專門從事兒童劇創作的人不過五個,兒童劇創作不是花錢就能徵集來的。”

未想到魯煒當場大怒:“我看全國寫兒童劇的五十個也不止。我就是要花大錢賣兒童劇,你們辦不了我來辦。”當然這事也不了了之。

作者還稱,就這麼一個不靠譜的人,逼著有關部門排演了一台上千人的晚會,花了八千多萬人民幣,演了三場。並一定要把這台晚會搞到香港去演出。承擔演出的單位多次努力也做不到,遭到他一頓臭罵。

此外,在魯煒的忽悠下,北京市還提出要在天橋地區三年內建成100個劇場。當時有人提出這是不可能的。魯又破口大罵:“誰破壞老子的好事,我就讓他沒有好果子吃。”五年過去了,魯煒倒了,天橋只建成了一個劇場,還在艱難地經營。

魯煒還曾出席在北京七九八園區要建一個模仿澳門“水舞間”演齣劇場的項目活動,並表示大力支持。有人提醒他:“以北京的地下水現狀,建這樣一個劇場是不合適的。”魯斥責提醒的人:“你懂什麼,你看我能不能建成。”

文章稱,就這麼一個滿嘴跑火車的人,竟然動不動就斥責別人,其實那時,魯煒就已經成為北京市宣傳系統的笑料。

但沒想到,“這麼整天到處胡說八道的人,居然被提拔到中宣部副部長、中央國家網信辦主任這樣一個重要的位置上。令人大跌眼鏡。”

文章最後質問,“這樣一個我們普通幹部一眼就能看穿的流氓,怎麼會一路高升?”

除魯煒外,同在文宣系統工作的劉雲山同樣不學無術。

北大教授公開信:炮轟中宣部長劉雲山不學無術

夏業良在2009年5月14日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說:「中宣部有一種淫威,就是專制,管制思想控制意識形態的淫威,沒有人敢反對,我覺得這是無法接受的。」

夏教授在公開信中首先要求公開2009年元宵節央視大火的處理結果。他寫道,「拿辦公室主任當替罪羊的把戲騙不了中國國民」,他要求劉雲山對央視大火負責,向全國納稅人道歉。

夏教授指責劉雲山每年禁止無數所謂「思想不正確」的出版物出版,強制新聞媒體與《人民日報》等官媒保持一致,只報喜不報憂,令國家蒙受恥辱。

夏業良:「現在世界上200多個國家地區已經很少有這樣的情況,就是說新聞出版的檢查是可以的,但是要給出足夠的理由,現在它(中宣部)連理由都不用給,連文字都沒有。」

夏教授說,如果因為他的這封公開信,而失去北大的教職,或者最終被迫使離開,那麼「我將會感謝你成全了我」。

夏業良:「中國知識份子犬儒化愈來愈明顯,慢慢放棄了自己的良知和底限,一再的退讓,總是怕事,愈怕,它就愈是得寸進尺,我們已經沒有退路,這個時候必須有人站出來。」

劉雲山人品極低亂搞男女關係被警告

前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體制內學者辛子陵曾表示,賀國強堅決反對劉雲山入常,認為他因私廢公,不具備起碼的高級幹部素質。

據賀國強揭發,劉雲山在任內蒙古自治區團委副書記時,曾因亂搞男女關係被自治區黨委警告。九十年代任中宣部副部長後,仍和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常關係。至於他以權謀私,安排他的兒子劉樂飛冒充“金融神童”混跡金融界,最終執掌總資產一萬億的中國人壽,則更是盡人皆知的醜聞。他長期支持薄熙來“唱紅打黑”,是周永康政變的密謀者。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