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張扣扣復仇典型民殺官 人命真的不如狗 以暴易暴愈演愈烈

近年來,由於中共體制腐敗,民怨一觸即發,老百姓上訪無門,導致民眾殺官事件接連爆發。陝西漢中南鄭區新集鎮王坪村村民張扣扣在新年除夕連殺三人,為母報仇案件。也是典型的百姓無處伸冤導致的民殺官。北京媒體人認為,“以暴制暴”的事件不會停止,只會愈演愈烈。

鄉長買通上下讓村民做偽證讓弟弟抵罪

張扣扣的姐姐張麗波透露,王家打死她媽媽時,王校軍是兩河鄉鄉長,上下買通,讓村民出庭作證,說是她媽不對。〝誰做證給誰錢。我爸爸他窮,他連狀紙都寫不起。〞

張麗波還說:王富軍打死了我媽,卻讓他弟弟王正軍抵罪。

大陸媒體大白新聞報道:張麗波和父親張福如講述了張母遇害的過程。

1996年8月27日,張福如拉著妻子,隨著棍子打來的悶響,“呼”的一聲,張福如感覺到愛人的手從自己掌心裡掉了下去,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家裡的豬剛生了豬崽,他(張扣扣)媽被打的時候,我在家餵豬,扣扣就跑過來說,爸,我媽要被人打死了。

我當時不相信,好好的怎麼會被人打。還罵了兒子,‘放屁!哪個把你媽打死!’就跟著他跑出去看,我老婆被四個人圍著打。”

對於母親被打,張扣扣和姐姐都親眼目睹了事情的經過,張麗波說:“一開始我和弟弟都在旁邊,他們三四個人跟我媽吵起來,還掐我媽的脖子,我媽的喉嚨都破了。到了最後我爸過來了,跟我媽說‘走吧,他們人多,算了。’拉著我媽就走了,但是王自新(死者之一的王家三兄弟的老爸)喊著說,‘打死她,打死她我給她抵命’,說完後王富軍(王自新第二子)拿著棍子就把我媽打倒在地上,沒到兩分鐘我媽就昏迷不醒了。

他大哥(指王校軍,死者之一)當時是我們兩合鄉的鄉長,如果母親當年沒去世,不會有今天的結果。我和我弟弟一樣,都忘不了他們是怎麼把我媽媽打死的。”

〝雲影傳媒〞引述張扣扣姐姐張麗波的回憶指,母親死了十幾年後,王自新還對父親說:〝噢,老子把你女人打死了,你也沒把老子×咬一口。〞

〝我爸聽了這話,眼淚嘩嘩嘩往下流,最後把我弟弟氣得咬牙切齒把他瞪了兩眼,也沒吭氣。〞張麗波說。

張扣扣給老父4萬元養老錢被警方收繳

張扣扣把四萬塊錢交給父親,說:這筆錢留給你養老。這筆現金在出事後被公安拿走。

根據張福如提供〝刑事附帶民事狀〞顯示,張家當時除了提出4.2萬元經濟賠償外,還提出要判處凶手死刑,並要求〝對指示打死死者的王自新判處徒刑〞。

最終,南鄭法院一審判決王正軍犯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由監護人王自新一次性償付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張福如經濟損失9639.3元。

張福如說,他實際拿到手的現金賠償只有1500元,他曾向漢中中院寄過〝狀子〞,但無下文。

那1500元,都用於姐弟倆的教育費用。

凱迪網評論認為:王家有兩個公務員,近2000元,也就是一個月的工資!所以,人命真的不如狗!

民殺官案件頻頻發生

近年來,中國官民矛盾激化嚴重,農村殺村官事件接連發生。

2018年1月5日上午10時許,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南台鄉黨委書記徐強遭原鄉政府清潔工黃某群捅傷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2008年7月1日,北京青年楊佳孤身刀挑上海閘北警局,殺死6個警察。〝楊佳殺警案〞轟動中國,引起民間對楊佳的普遍同情和對警方不當處置引發事端的質疑。更有民眾拍手稱快,把楊佳譽為〝現代荊軻〞、〝快刀大俠〞等。楊佳一句〝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的名言不徑而走,廣為流傳。

2015年2月,河北青年賈敬龍因婚房被拆,女友也在其父母壓力下和他分手。加之拆遷又不給補償,憤而持釘槍射殺村長。

旅美歷史學教授劉因全分析,賈敬龍殺人按理說是有原因的,“不到逼的沒有辦法的時候、走投無路的時候,他們是不會採取這種極端的手段的。”賈敬龍雖然有罪,但罪不致死,不能判他死刑。但是各級法院官官相護,不但判賈敬龍死刑,而且立即執行!而且把他的器官馬上賣掉了!

“我相信,如果中共繼續這樣司法不公的話、如果中共繼續鎮壓這些採取原始正義來謀取公正的話,他們就不是殺幾個村官了,他們就會殺鎮長、鎮委書記、縣長、縣委書記、市長,市委書記,甚至更高層官員了。”

北京媒體人徐祥認為,在目前的制度下,“以暴制暴”的事件不會停止,只會愈演愈烈。“村民以暴制暴,我們看得很清,這棵樹(中共體制)有問題了,如果不整理,這樣的事情會越來越多,”“我可以斷言,在不久的將來,像這樣的刺殺村官、刺殺縣官、刺殺省官的事情會越來越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