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沉雁:女教師和副所長 你信誰

——從教師夫婦的慘遇看扣扣案的慘烈 我們豈敢沉默

在所有直系血親慘遭毒手的仇恨中,再也沒有比「親眼目睹」更錐擊心骨。一旦親眼目睹,不但自己童年沒了,一生都沒了,永遠都會活在沉重的仇恨壓力下,才下眉頭,又上心頭。對於一個心系難解仇恨的人來說,這個世界不但是多餘的,世界的一切反而成了他仇恨的裝飾品,一葉一沙一世界,他自己的世界一片漆黑。你叫他如何重見光明?復仇,是他重見天日的唯一天窗。

昨天,徐州豐縣某小學一李姓女教師發文《這封信發出時,我和丈夫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瞬息刷屏自媒體。人人讀之皆幡然淚下,其慘烈遭遇難以言說。朗朗乾坤,這對教師夫婦承受的惡劣迫害真可謂觸目驚心。

我對教師這個群體向來都是毫不猶豫以批判的筆觸寫他們,但我的批判主要針對泛概念意義上的教師。中國教師群體是天下最龐然大物的類群,其階層分化更是涇渭分明。有高等教育教師與中低等教育教師之分,有城市和農村之分,有高學歷與低學歷之分,等等這些分化,具體到個別教師群體之間在收入、地位和生存境況都是天差地別,因此,不是每一個小類教師群體都是值得批判的。

譬如像徐州豐縣某農村小學這對李姓教師夫婦,他們只為了過上自己最基本的小日子都要拼盡全力,他們沒有精緻利己的機會,也沒有歲月靜好的資本。因此,我不會奚落或苛責類似境況困難教師的蒙昧。就這對教師夫婦的遭遇而言,我只有同情、悲憫和對施害者的滿腔憤怒。

根據李姓女性教師對遭遇施暴的自述,有這樣一個施暴片段(請看下文)真是令人髮指。這個施暴過程是當作李老師的丈夫(同校教師)和兩個孩子的面,女兒9歲,兒子才2歲,兩歲幼童在父親懷裡親眼目睹媽媽的慘狀,她只能大哭叫“媽媽”。

“我穿著襯衫,光著腳,在寒冬的深夜,我大哭著問他們為什麼抓我?

我被羅烈(豐縣城東派出所副所長)摔倒在地,我雙膝跪在地上,羅烈薅著我的頭髮,不由分說,瘋狂的扇我的臉,我不知道自己被扇了多少巴掌,那是我一輩子不能忘記的屈辱,他那雙碩大的黑手出現在我每一次噩夢裡。

羅烈將我塞到車裡。迷迷糊糊中,我聽到孩子在我丈夫的懷裡喊著媽媽。我卻怎麼也睜不開眼。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帶到豐縣城東派出所,我的手腳被拷在審訊桌上,刺骨的冷,我的手腕和膝蓋還流著血,我請求穿衣服,他們狂笑著,用著本地難以啟齒的髒話辱罵著我,吃著帶著熱湯的外賣和水果,他們看著我淋血的右手,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關進一間狹小的鐵屋裡。那是一種只有在電視里才可以看得的鐵籠:狹小,冰冷,防止自殺的軟牆。”

當我看到這個施暴片段的描述時,我就不自覺想起了另一個人,張扣扣。張扣扣是在13歲親眼目睹媽媽被三個大男人圍毆並被活活重擊致死,於是就有了22年後血腥復仇的扣扣案。扣扣案的發生非常慘烈,從而引起了全社會的激烈爭議。我為扣扣呼籲的十多篇文章都是基於同情理解的立場。如果徐州這對教師夫婦的2歲兒子在三十年後也做出扣扣一樣的慘烈壯舉,我的態度依然是為他呼籲。

也許很多人都會奇怪:你沉雁怎麼老是同情殺人犯呢?

沒錯,我寫了很多同情殺人犯的文章,但這絲毫不代表我就有暴戾傾向。並且,我在精神深處是反對任何人以命搏命的方式去復仇殺人的,所以我寫了一篇《高貴地活下去,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人在等你》。同樣,如果扣扣在事前遇到我,我一定千方百計阻止他去血腥復仇。也就是說,無論遇到多大的委屈和不公,也無論心中裝有多大難以平息的仇恨,只要血案沒有發生,我一定會阻止。我阻止的唯一理由就是,我相信上帝,我心儀文明。

但是,即便我們所有人竭盡全力阻止了一個人的復仇殺人,難道仇恨就煙消了嗎?難道所遭受的不公和委屈就雲散了嗎?當然不會,難道一個人就應該裝著滿腔仇恨而不得發生活一輩子嗎?憑什麼?我找不到一種邏輯去解釋他們必須要承受仇恨的理由。

1984年在美國加州,一位10歲兒子的父親親手槍殺了性侵自己兒子的格鬥教練,而槍殺現場就在井方押解這位性侵嫌犯的途中。消息一傳開就引發了全美的轟動,這名復仇的父親不但沒有引起人們的譴責,反而成了人們心中的英雄。事後法官宣判如是說:“這是一位憤怒的父親,為了受辱的兒子犯下罪行,把他送進監獄不會對任何人有好處,把他放了也不會對任何人有壞處。法院因此予以輕判”。

毫無疑問,美國一直是人類文明的排頭兵,美國人的法治意識更是無以倫比。毫無疑問,美國人和美國法官也會像我一樣,在這位父親槍殺嫌犯前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阻止,但為什麼在事情發生後又都替這位殺人犯父親說話呢?這說明,有些仇恨是人人不共戴天的無解死仇,這些仇恨不是靠一句“正義不會遲到”就能消解的。譬如這位父親遭遇格鬥教練性侵自己最心疼的兒子,譬如於歡現場目擊催債團伙用下體羞辱自己的母親,譬如扣扣親眼目睹三個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圍毆自己的媽媽。

在所有直系血親慘遭毒手的仇恨中,再也沒有比“親眼目睹”更錐擊心骨。一旦親眼目睹,不但自己童年沒了,一生都沒了,永遠都會活在沉重的仇恨壓力下,才下眉頭,又上心頭。對於一個心系難解仇恨的人來說,這個世界不但是多餘的,世界的一切反而成了他仇恨的裝飾品,一葉一沙一世界,他自己的世界一片漆黑。你叫他如何重見光明?復仇,是他重見天日的唯一天窗。所以,當加州井方將復仇父親控制時,他長吁一口氣,臉上的肌肉鬆弛下來,眼神釋放出明顯的解脫光芒。我想,扣扣也應該如是。

按美國法律,加州這位復仇父親至少應該判三十年監禁,但民意救了他,他有幸被無罪釋放。誰說民意不能影響司法判決?我們曾經經常看見布告上有一句對殺人犯的定性:“不殺不足以平民憤”。這就充分說明,民意民憤在司法判決中具有決定性分量。然而,現在的判決書再也不見“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了,因為知道民憤不再是曾經的民憤了,因為知道扣扣案的民憤是劍指何方,再這樣說的話,扣扣就應該像加州那位父親一樣無罪釋放。寫到這裡,我只能長嘆一聲雷。

再回到徐州這位李姓女教師夫婦的慘遇,已經在自媒體連續刷屏兩天兩夜,民憤如潮,至少有三十多位微友給我發來鏈接,可想而知,其慘遇已經牽動了眾人之心。然而,讓人始料未及的是,今天涉事民井已經出來自證清白了,請看下圖。根據圖中紅箭線指示,我們究竟該相信誰呢?其實,已經玩爛了的掩蓋手法已經臭大街了,沒必要此地無銀三百兩。

派出所副所長羅烈稱,在李秀娟家中全程錄像,但由於執法記錄儀沒電導致部分畫面缺失(視頻截圖)

我們不關心李姓教師的其他,我們只關心李姓女教師是否在自己兒女和家人面前遭受了觸目驚心的施暴,任何人都沒有以任何名義放縱自己獸性的為所欲為。我們豈敢沉默?我們不能給兩歲幼童留下一個人生黑暗的漫長世界,我們不願看見扣扣案的慘烈重新上演。如果仇恨已經種下,始作俑者必須繩之以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