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馮小剛的夜宴 洪晃轉發說解讀精準 炫耀自己新得了一個蜜

洪晃在微博轉發了一篇文章解讀這場匯聚京圈文藝名流的文章,說這是對馮小剛夜宴解讀的最為精準的文章,這一次陳道明也不再是好人的角色。 文章里說馮小剛事實上不是為了提攜苗苗,也是在炫耀自己新得了一個蜜,而葛優也是幫忙起鬨,帶動氣氛所以才說讓苗苗比劃比劃就行。 而陳道明那句‌‌「你tm沒看過跳舞啊‌‌」,也是為了烘托這苗苗是馮導的新寵,並且突出馮小剛做東的仗義和權勢而做的和事佬,並非真的幫苗苗解圍,不過是為了讓這個舞跳的更顯示馮小剛的眼光。

說到洪晃,大家也很熟悉了,除了她是陳凱歌的前妻之外,她也是北京大院的名門之後。

而她也對近日的京圈聚會苗苗被馮小剛拉出來表演節目發表了看法。

洪晃在微博轉發了一篇文章解讀這場匯聚京圈文藝名流的文章,說這是對馮小剛夜宴解讀的最為精準的文章,這一次陳道明也不再是好人的角色。

文章里說馮小剛事實上不是為了提攜苗苗,也是在炫耀自己新得了一個蜜,而葛優也是幫忙起鬨,帶動氣氛所以才說讓苗苗比劃比劃就行。

而陳道明那句‌‌“你tm沒看過跳舞啊‌‌”,也是為了烘托這苗苗是馮導的新寵,並且突出馮小剛做東的仗義和權勢而做的和事佬,並非真的幫苗苗解圍,不過是為了讓這個舞跳的更顯示馮小剛的眼光。

若說洪晃,絕對也是京圈兒里的頂尖人物,也經常說些不怕得罪人的大實話,所以她敢於站出來指出馮小剛這場夜宴下的真正的人性。

這一場看似陽春白雪的名流聚會,不過是群中年油膩權貴男的群口表演,有人逗,有人捧,有人插科打諢的圓場。

馮小剛,陳道明,葛優都在其中扮演者自己的角色,我們大可不必失望,可能我們喜歡他們的業務能力就夠了,私下裡作為老男人那一面,只能說天下烏鴉一般黑,每個圈子都有自己的默契和規則,何必較真呢。

延伸閱讀:

馮小剛的‌‌“夜宴‌‌”中,為什麼陳道明也是油膩男?

‌‌“中國式酒局‌‌”的標配:做東、幫閑兒、和事佬。

01

成年人有種罵,叫笑罵,笑罵的重點不是罵,而是笑,本意是告訴那個被罵的人,我跟你是一夥的。

我一向是很喜歡黑馮小剛馮導的,對於他是中年油膩男的事實,就算是馮導的粉絲,大概也是承認的,所以馮導干出在酒局讓《芳華》的女主角苗苗當眾光腳跳舞這事兒,我一點也不意外。

我意外的是什麼?

我意外的是,在這個酒局,笑罵葛優的陳道明,居然被一致地稱為真君子,只能感嘆現在的網路世界真的是傻白甜太多,油膩男都不夠用了。

我知道,要說馮小剛是油膩男,會有無數人擊節,但要說陳道明是油膩男,是要被痛斥的,明明人家在保護姑娘,阻止姑娘跳舞,怎麼就油膩了呢?

02

為什麼陳道明是油膩的,要從典型的‌‌“中國式油膩男人的酒局‌‌”說起。

正好,同是北京人的老舍先生寫過一個‌‌“中國式油膩男人‌‌”的酒局。

老舍先生寫過一個小說叫《離婚》,主人公—公務員老李把太太從鄉下接來,同事里最得勢的小趙鬧著要看李太太,還要老李請客,請的還是西餐,結果自然是入了小趙彀中,儘管厚道的同事張大哥百般圓場,李太太大出其丑,老李憤怒中喝得酩酊大醉。

文章大手就是文章大手,老舍洞察人性的高度就在這裡,在大醉中,老李最恨的,並不是小趙,而是老張,因為‌‌“看張大哥多麼細心圓到!處處替李太太解圍!其實處處是替小趙完成這個玩笑‌‌”。

因為張大哥的所作所為,就是在用實際行動表明‌‌“他承認小趙的舉動是對的!即使不是完全有分寸。他承認李太太是該被人戲弄的!不過別太過火。‌‌”

明白了無聊的公務員為什麼一定要看鄉下的李太太,就明白了為什麼陳道明同樣是油膩男?

一個中國式油膩男人的典型酒局,必須有三個必備條件,一個能夠找來女人給大家取笑或者炫耀的做東,一個愛看熱鬧的幫閑,一個表面處處解圍實際上增添酒局趣味的和事佬。

在老李小趙的酒局中,表面是老李是做東,實際上是小趙做東,給大家貢獻節目,犧牲的是老李的顏面和女人,其他同事是幫閑,張大哥是和事佬,也是主持人,讓這節目不太出圈,不至於翻臉,讓這節目能唱下去。

03

而在馮小剛的酒局中,陳道明就是張大哥,就是那個和事佬,就是主持人。

馮小剛讓苗苗表演節目,不是什麼為了給大家展示姑娘會跳舞,不是為了讓大家提攜,一個北京舞蹈學院畢業,總政歌舞團的舞蹈演員還需要證明自己會跳舞?就算是在《芳華》里,她也早就證明自己會跳舞?需要在一堆老年油膩男人的酒局裡證明什麼?

而以馮導的江湖地位,他的提攜難道還不夠?

馮導其實不是想要什麼狗屁提攜,他是想炫耀,‌‌“瞧,老子新弄得一蜜,你瞧瞧這腿,這腰‌‌”,而且這腿這腰這麼漂亮的姑娘,‌‌“我讓她跳就跳‌‌”,馮導是恨不得告訴所有他的老夥計們,‌‌“我當你們面都能讓她跳舞,我背地裡我得讓她幹什麼,你琢磨去吧。‌‌”

這是老男人的愛好,愛展示自己的玩意兒,這玩意兒有時是好東西好物件兒,有時候是大活人,所以你看馮導,手一直攥著苗苗的手沒撒,顯示自己的統治權。

這是中國式油膩男人必不可少的節目,這樣的酒局裡必須得有馮導這樣好面兒的做東。

當然,這樣的酒局裡也必須要有葛優們這樣善起鬨會起鬨的幫閑兒,要有人喝彩,有人捧場,這樣才能顯出來主人的本事,所以葛優們看跳舞是幹什麼?不是為了真的看文工團的舞蹈演員,這是要誇馮導厲害,手眼通天。

沒有這些幫閑兒起鬨,馮導的炫耀就沒有了意義,就像有逗哏就必須有捧哏一樣。

然而這一切都不能離開控制場面的陳道明,必得有一人站出來攔著做東的馮小剛,不然不足以凸顯馮導‌‌“妻妾以饗賓客‌‌”的仗義,不足以凸顯‌‌“兄弟如手足,夫妻如衣服‌‌”的豪情,必須得有這麼一人站出來攔著起鬨的幫閑兒,提醒起鬨的幫閑兒之流‌‌“別出圈,那是人家馮導的新寵‌‌”。

所以那句‌‌“你TM沒看過跳舞啊‌‌”,不是什麼保護,而是在說,‌‌“人家馮導真有這本事,看到了嗎?‌‌”,那句‌‌“她穿著高跟鞋,不方便跳‌‌”,是在對馮小剛說‌‌“你的意思我們收到了,我們絕對服馮導。‌‌”

這裡面,沒有陳道明這個和事佬也是不行的,沒有居間暗示,賓客領會不到主人的盛情和權勢,主人的媚眼拋給瞎子看了,沒有居間的攔阻,體現不了賓客的熱切,必須要有搶有攔,才是‌‌“中國式酒局,中國式社交‌‌”的精髓。

此外,再加上拍照起鬨的名援們,一起構成‌‌“中國式酒局‌‌”的眾生相。

04

魯迅也寫過一個同樣叫《離婚》的小說,潑辣大膽的愛姑家裡的男人姘上了小寡婦,愛姑被男人拋棄,鬧了三年,發誓要鬧得夫家家破人亡,她的父親庄木三更直接把她婆家的灶拆了,這樣強梁性格的父女倆被叫去在士紳七老爺面前跟婆家理論,商量離婚,父女倆本來準備大鬧一場,結果七老爺一句‌‌“來兮‌‌”,一個吸鼻煙的動作,一個拿死人的‌‌“屁塞‌‌”摩挲鼻子的舉止,就徹底震懾了愛姑,她才答應了離婚。

這小說我以前總看不明白,覺得沒頭沒腦,怎麼就稀里糊塗答應了,後來我就知道了,這就是權勢的力量,在它的淫威之下,不知不覺就被它侵犯了。

在老李的酒局中,被侵犯的是老李和他的鄉下女人,在馮小剛的酒局中,被侵犯的是苗苗和在場的其他女人,不同的是,老李和他的鄉下女人知道自己被侵犯而怒不可遏,而苗苗和其他女人可能還樂不可支。

歸根結底,在於這些油膩老男人,掌握了話語權,並構成了一整套嫻熟的話語體系。

更悲哀的是,當這套話語進入公眾視野之時,居然還有人能在骯髒的糞坑裡看到溫文爾雅的君子。

油膩老男人的‌‌“中國式酒局‌‌”,油膩之處不是在於他們的舉止,而是在於他們對權力心甘情願地匍匐。他們如捕獲獵物一般,有條不紊地精密配合褻瀆女人的身體和意願,才是他們最油膩、最令人作嘔之處。

當然,正如我所說,那個叫苗苗的女演員並不無辜,從一開始,她就把自己的靈魂和肉體放在了祭壇之上。

在現場,並沒有一個無辜者。

當李安同學在研究電影新技術的時候,馮導以身立範,告訴他:我們的人民藝術家怎麼玩的?我們雖然藝術不行,但我們的藝術家很行。

不過我們還是要感謝馮導。馮導憑藉一己之力,把文工團從人民公僕的懷裡爭取到了人民藝術家懷裡,這對我們來說,到底是個偉大的進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文西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