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張扣扣父姐親屬被控制 政法系無視習政令 批黨媒造謠無合議

陝西漢中退伍兵張扣扣除夕為母復仇案,引發民眾對中共司法不公的憤慨。中共黨媒稱要對22年前張母被殺案再次合議,但隨後政法系罕見直指上述黨媒報導「不實」。此外,22日海外中文媒體採訪披露,漢中市南鄭區新集鎮政府已控制張扣扣的父親和其他親屬,有知情村民透露打死張扣扣母親的王家有權有勢,在當地口碑不好。村裡基本都支持張扣扣,但現在網上支持的都被刪了,成了反對的一邊倒。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中共當局否認合議張扣扣母親被打死案,控制張扣扣的親人不讓發聲,表明中共當局仍舊採取“維穩”模式,對習近平當局正在推行的“掃黑除惡”、“深挖保護傘”置之不理,習近平還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從目前的情況看,政法系還是要一條道走到黑,維持貪贓枉法的冤案不變。公檢法的這種做法,也預示他們要致張扣扣於死地。習近平這個總書記,對江系郭聲琨治下的政法系也是無法管束。

張扣扣母親案合議成空政法委罕見指黨媒造謠

北京時間2月23日,中共中央政法委、中央綜治委官方新聞網站官方微博「中國長安網」發文稱,「陝西高院並未委託漢中中院對當年張扣扣母親案件再合議!新京報此前報道消息不實!請各位不信謠,不傳謠!」

中共政法委官微指《新京報》「造謠」。(網頁截圖)

上文所稱《新京報》此前報導,是該報21日所發《漢中2·15殺人案"續:官方通報稱嫌疑人對母親被殺懷恨在心,陝西高院已委託漢中中院合議庭對當年案件再次合議》一文。

文中稱,該報記者從漢中市南鄭區新聞辦相關工作人員處獲悉,南鄭區法院已將張扣扣為母報仇一事向陝西省高院彙報,省高院已委託市中院合議庭對當年案子進行再次合議,如有最新結果會進一步通報。

漢中官方對《新京報》表示,將對張母被殺案進行再次合議。(網頁截圖)

微博顯示,在被政法委官媒指責「造謠」之後,《新京報》官微已經刪除了這篇報導。

微博顯示,《新京報》已刪除相關報導。(網頁截圖)

《新京報》目前由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管。該報曾是中共首家跨地區聯合辦報試點,記者至今仍有進行異地監督的許可權。與「南方系」一樣,《新京報》也被認為是善打「擦邊球」的敢言媒體之一。

本月初,《新京報》也曾深度揭露「被全家『性侵』」的黑龍江湯蘭蘭案,質疑當地政法系統製造冤假錯案。《新京報》因此遭遇官方激烈攻擊。

目前,中共政法委出面指責法院合議是「造謠」,顯示政法系統已啟動「維穩模式」。地方法院的合議或無果而終,或已被叫停,或者根本沒有開啟。

張扣扣父親及親屬被控制

海外中文媒體希望之聲廣播電台22日採訪報道,陝西漢中退伍兵張扣扣連殺王家父子三人為母復仇案持續升溫。據悉,漢中市南鄭區新集鎮政府已控制張扣扣的父親和其他親屬。

知情人透露,“這邊的朋友兩次到南鄭。昨天他們去,當地政府已經把張扣扣的父親、包括他其他一些親屬已經隔離起來、院子門也鎖了,他們的手機也被(政府)收走了,等於切斷了他們家屬和外界的聯繫。”

旅美劉士輝律師認為,這是共產黨一貫的維穩手段,張家人對外界的信息傳播都會被當局視為不安定源,他們的用意很明顯,就是為控制真相的流出。

旅美劉士輝律師認為,這是共產黨一貫的維穩手段,張家人對外界的信息傳播都會被當局視為不安定源,他們的用意很明顯,就是為控制真相的流出。

“因為他姐姐和父親,是向外界傳播信息和發聲的渠道。他們能夠證明當年的凶殺案。這裡面有驚人的司法不公、存在‘頂包’嫌疑、而且一條人命判7年,3年執行(3年出來)、賠款(判決書里)8千,而且說是一筆巨款,96年,其實8千塊錢算不上是巨款。這裡面都能看出來,判決書是有問題的。當局肯定不希望更多的司法黑幕被揭示出來,所以他們要控制信息源、控制外界對事實真相的挖掘。”

劉士輝分析,應該去查當年王家的殺人案如此輕判、而且真正的犯罪嫌疑人逍遙法外、及有關未成年人頂包的事情。

“這裡面有貪贓枉法、有徇私舞弊、有受賄嫌疑的都應該把它揭示出來!如果有這種情形應該以犯罪論處,因為這個案件影響深遠,它不僅僅影響了張扣扣母親個人的司法不公、應該追究犯罪的沒有追究、相反造成了一代人心理的扭曲。張扣扣實際是這種不公正的司法改變了他的一生!以至於他20多年以後去尋仇。”

劉士輝說“他仇恨的是對方仗勢欺人、這個社會不公、作為社會主義最後一道底線——司法沒有公正!他在20多年後去尋仇,是事出有因,所以應該要酌情輕判。我們擔心張扣扣案件的走向。”

旅德學者仲維光表示,當地政府控制張扣扣的父親和姐姐,說明中共懼怕罪行曝光的恐懼心理。

“中共政權是一個非法的政權!沒有法治的政權、它建立在謊言的基礎上,從國家大事到張扣扣家庭糾紛的事情,中共都是怕事情真相曝光,它不是以法律的公正為首要考慮,而是以中共政權和統治為首要考慮。張扣扣的事情,無論是20年前、還是今天發生的事情,中共立刻的反映就是考慮,怎麼做對自己的政權有利。”

中間二層小白樓是張扣扣家的房子。(受訪者提供)

知情村民披露:王家在當地有權有勢

海外中文媒體23日報道,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村民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了一些內情。

這位村民首先表示,媒體報導的張扣扣15日殺人細節基本上都對,他還特意強調,張扣扣殺人的時候對王家的女人與小孩沒有動手,並且說“當年的事情和你們沒有關係”,燒車的時候也讓離得近的車主將車移開,張扣扣還是覺得會涉及到,就從車後方燒。

他還透露,事發後警方上山找張扣扣好幾天也沒有找到,張扣扣殺了人之後到自己母親的墳前燒紙,在街上蹲了幾天,後來回家看望父親還是取錢不得而知,之後就去自首了。

他還向記者透露了張家與王家當年糾紛的事情。

張家與王家平時就因為地基問題吵架。張扣扣母親被打死時,母親和王家老大爭吵,老三過來也跟著罵,母親打了王老大,老三和老大打母親,王家的父親說:“往死里打,打死了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說的土話,大致是這個意思)。”張扣扣估計是聽了這個話,一直懷恨在心。

“張媽確實動手在先,不過沒被激怒會動手嗎?”村民說。

“張扣扣的母親被打死後,王家的三兒子一人承擔了此事,被判刑7年,賠償張家8000多元,判決書上是賠償9000多元,當時安葬費張家自己掏了1000多元,後來此筆款項王家是否給張家不得而知,王家的三兒子坐牢3年就出來了。”

這位村民還說:“王家在當地口碑不是很好,村民基本上都在說張扣扣做得好,後來網上也在說,說做得好的微博現在都被刪除了,現在(輿論)已經一面倒了。”

他還表示,張家現在就張扣扣父親一人,其姐姐早已嫁出去,他的父親很可憐。

張扣扣家門前。(受訪者提供)

死者王自新家,現在已空無一人,只剩一隻狗在那裡。(受訪者提供)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