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老紅衛兵憶武鬥:女政委被脫光示眾 殺人如殺雞

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發動的10年文革浩劫,被稱作中華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災難。當年一些參與〝武鬥〞的紅衛兵,回憶當年駭人聽聞的暴力片段,在武鬥中,他們曾把女政委脫光了示眾,開槍殺人竟然是為了掩飾膽怯,殺個人比殺只雞還容易。

〝武鬥〞是中共發起的文化大革命期間的特殊用語,指群眾運動中的打人、毆鬥等侵害人身的暴力行為,被稱作中華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災難。(資料圖片)

中共第一代黨魁毛澤東發動的10年文革浩劫,被稱作中華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災難。當年一些參與〝武鬥〞的紅衛兵,回憶當年駭人聽聞的暴力片段,在武鬥中,他們曾把女政委脫光了示眾,開槍殺人竟然是為了掩飾膽怯,殺個人比殺只雞還容易。

據大陸出版的《中國知青終結》一書中憶述,1966年〝文革〞爆發,第二年武鬥開始,全中國幾乎所有城市陷入混亂,武鬥中各派系冷熱兵器齊上,坦克、大炮也不少見。

有一天,紅衛兵宮齊領導的戰鬥隊,意外抓到了對立派組織的女政委藺女生,她和宮齊一樣,在中學時都參加過把毛像章別進肉里的擂台賽,她曾把一枚像章別在額頭上,現在成為這座城市一個家喻戶曉的人物。

藺女生同宮齊的戰鬥隊是死對頭,雙方為爭奪市委領導權打了許多仗,死傷許多人。

遭抓捕後,藺女生遭宮齊的戰鬥隊審判,但她毫不畏懼,把那些審判她的男生弄得下不了台。

宮齊的戰鬥隊惱羞成怒,不跟她辯論,開始動手打她。打耳光,抽皮帶,灌涼水,坐〝老虎凳〞,但是她絕不屈服。宮齊的戰鬥隊有些心虛,他們商量給她上更厲害的刑罰,比如燒紅的烙鐵,往手指甲里釘竹籤,灌辣椒水,上電刑,但是她不畏懼。

女政委儘管挨了打,嘴角淌著鮮血,她還是不斷奚落對手:〝你們不就這點本事嗎?來呀,試試看吧……〞

後來,惱羞成怒的宮齊想出一個惡毒主意,他們將女政委衣服剝光,然後推上樓頂去展覽示眾。當遮掩女政委身體的衣服一層層剝落下來,她自己從樓上跳下去後自殺身亡。

作家巴金回憶道:〝文革武鬥期間大家都像發了瘋一樣,看見一個熟人從高樓跳下,毫無同情,反而開會批判,高呼口號,用惡毒的言辭攻擊死者。〞

1966年8月,中共湖北省委召開文化革命積極份子萬人大會,省長張體學說:〝有的人怕運動中死人,我看死人不要緊。你要死怪哪個?我不叫你死,你要死,死了活該。〞

毛澤東則對他的私人醫生李志綏說:〝現在是天翻地覆了。我就是高興天下大亂。〞

2013年4月,年逾花甲的前紅衛兵王克明撰寫一本文革懺悔錄《我們懺悔》,其中收集了32位作者的34篇文章,但至今未能出版,幾家出版社告訴他:〝現在還不到時候。〞

其中收錄了西昌鐵路退休職工楊里克當紅衛兵的荒唐歲月回憶。

1967年西昌地區〝造反派〞武鬥成風。同是〝造反派〞卻分裂成兩大陣營。楊里克參加的一派被稱為〝地總〞,對立派則被稱為〝打李分站〞,兩派爭鬥,從最開始的大字報、大辯論、肢體衝突、扔石頭、棍棒、鋼釬、藤帽,最後發展到真刀真槍的大規模武裝衝突。

書中憶述,人命如草,紅衛兵們發現殺人的方法和殺雞差距其實不大,找准頸動脈,穩准狠的一刀下去,血流凈生命也就終結。

60年代末某一天夜間,楊里克一派5人,驅趕著一個對立派的成都知青,在齊腰深的荒草中走向海河,那知青拚命哀求饒命,說家裡還有一個老母親,他死後將無人照顧。知青站在海河岸邊,最終身中數彈,落入水中,楊里克當時沒有開槍。

知青身體慢慢浮出水面,順流向下游飄去。楊里克突然扣動衝鋒槍扳機補射,他說當時腦袋發熱,不知道哪裡來的意念:〝別人都開了槍,我不開槍,不是顯得我太膽怯了嗎?〞

殺完人後,他們按原路返回,都不說話。中途楊里克哼了一句:〝這年頭,殺個人比殺只雞還容易!〞

從此,楊里克一發不可收拾,衝鋒在前,殺了多少人,傷了多少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楊里克一派中,有一武鬥人員,玩槍走火把女友打死。臨死前那女友卻說:〝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而其父只為其沒〝因公〞死在武鬥中而惋惜。

書中說,武鬥中,相信傳言把被子用水浸濕裹在身上避彈而死於非命的也不少。荒誕歲月,人命賤如草。

那段荒誕歲月,楊里克既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最終飲下自釀的苦酒,1977年楊里克被戴上〝現行反革命〞的帽子,因武鬥中殺人被判刑4年。被關進勞改營他想不通:〝當時,各方都是把對立派當做國民黨反動派來打,何罪之有?〞

80年代各種新的思潮湧現,楊里克廣泛接觸了一些讀物,反思那段經歷,但找不到同道者,當事者〝集體靜默〞。只有一名關係頗好的高中同學當知音,在老同學的推薦下,他登錄一些時政類的網路論壇,開始披露他的文革經歷。

2008年,他決定在網上寫下文章反思成為〝非人〞的過往。他甚至開始尋找經歷相同者:〝誰殺過人?網上聊聊……〞

楊里克說:〝大家默默無語,沒有議論,沒有嘆息,這才是最大的殘忍。〞他為過去懺悔,希望可以給自己,給那些逝者一個交代。起初,這樣做的人很少,後隨著網路的興起,更多的人站了出來,開始講述、反思和道歉。

文化大革命武鬥中血淋淋的一幕,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的一段慘烈悲劇。

作家秦牧這樣評述文革:〝這真是空前的浩劫,幾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迹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公開進行!〞

〝幾百萬人含恨以終〞?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說法不一,無從確定。正如1980年鄧小平對義大利女記者法拉奇所說的那樣:〝永遠也統計不了。因為死的原因各種各樣,中國又是那樣廣闊。總之,人死了很多。〞

R.J.Rummel教授的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國》說,文革中喪生者的數目大約為773萬人。作家秦牧說,這個數字可能偏高,但是應在200萬以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