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冷戰之後的假說乃痴人說夢 歐洲北美不能倖免 共產主義肆虐全球

——單口相聲大王一生抖響的最後一個包袱 延安之行 傅斯年慧眼看清毛專制愚民的本質

鄧相超:殘忍是教出來的,紅衛兵從小學就參觀各類展覽:農奴主挖窮人眼睛,剝人皮作燈罩,拿活人點天燈;知道國民黨抓著共產黨就上老虎凳,釘竹籤,“披麻帶孝”;知道地主劉文采把農民關水牢,拿氣筒子往人肚子里打氣,一直到肚皮爆炸…剛一聽是毛骨悚然,然後就是恨,就是用這樣殘忍的手段對付“敵人”

朱韻和:【兩種運動,兩種結果】66年11月,即在大陸發動文化大革命6個月後,蔣介石在台灣發起“中華文化復興運動”,是蔣介石在大陸南昌發動的“新生活運動”的延續。國民黨此舉是“為了保護中華文化,提出“要在人本精神的基礎上,致力於倫理、民主與科學的現代化國家建設”。兩場文化運動在兩岸造成截然不同的結果

jerrymice:今天公務猿親戚說他們接到上級關於微信管理的通知,如果所在的微信群里有人發布不法信息,黨員必須出面進行制止,否則要承擔連帶責任。接到通知後,黨員們第一件事就是把微信里各種無關群都給退了,什麼小區群,微商群等等,連工作群要是有不太熟悉的人,都立馬退了。

美國之音蕭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研究和分析副總裁沃克爾說,冷戰後,有一種假說佔了上風:如果國家間相互融合、彼此接納、相互依賴,各國都會受益。威權大國會緩慢地自由化、民主化。但這樣的情況並沒有發生。今天的中國不僅沒有走向民主自由,相反,這個政權所做的是那些專家們二三十年前做夢都想不到的。

【前蘇聯農業集體化災難】1928-1931年農業集體化運動中,至少有500萬富農被鎮壓,富農作為一個階級被全部消滅。到1953年斯大林去世前,有2000萬反對農業集體化的農民被判徒刑或流放;1932-1933年農業集體化導致的大饑荒中,烏克蘭死亡500萬人,北高加索死亡100萬人(1988年2月《莫斯科共青團真理報》)

【傅斯年評耄:低級趣味】1945年7月,黃炎培、傅斯年等6人以私人名義飛赴延安考察。回重慶後黃稱延安之行“如坐春風”。傅則與羅家倫說,延安的作風純粹是專制愚民。他發現毛對於坊間各種小說連低級興趣的小說在內,都看的非常熟,而他正是通過這些材料去研究民眾心理加以利用。傅眼光何其毒也。

1945年11月,上海街頭的炒匯者。

我還是個布娃娃:單口相聲大王劉寶瑞先生臨終前兩個小時還在接受批鬥。主持批鬥的人問:你知道王光美是什麼人?劉:王光美是美蔣特務。問:你是怎麼知道的?劉:我是從一封信上看到的。聞聲大喜,忙追問:是封什麼樣的信?劉:是《人民日報》給全國人民的公開信……這是先生一生抖響的最後一個包袱。

阿憶:右一閻又文,是傅作義的萬榮同鄉,也是傅作義最信任的少將,他38年加入共產黨,密送情報。傅作義降順後,中央決定,傅作義生前,不公開閻又文的身份。周總理任命傅作義做水利部長,傅作義挑選的第一個助手還是閻又文。閻又文62年先逝,傅作義74年後終,直到1993年閻家子女才知道父親的真實身份

Solange Brand:1967年,天津的紅衛兵走路到北京

熱帖:中午一位年過五旬的老師講了一段她的故事:我小時候非常漂亮,當年西哈努克來訪,我被選去給莫尼克公主獻花。全家非常重視這個政治任務,頭天晚上媽媽用洗衣粉給我洗頭髮,還用篦子一根根的梳了一遍,以防有虱子

公元1874:這幾天重溫了陶涵的《蔣經國傳》,寫得非常好,裡面有很多一手資料,是他向美國中情局、國防部等以“資訊自由法案”,要求其提供涉及蔣經國未解密的文件,所以裡面資料之詳實,研究之透徹,都是前所未有的。

重慶新聞哥:【一箱土豆定終身】62年我父母談戀愛的時候,我父親從青島部隊回來探親,正是災荒年,農村餓死了不少人,我母親一家都是重慶巴縣的,父親從千里之外帶回來的禮物就是一皮箱土豆,全送給了我母親家,為此,父親還被我奶奶臭罵了一頓。正是那一皮箱土豆,我母親答應嫁給了大她11歲的父親。

東京一妹子無辜的表示,昨晚她去目黑川賞櫻,拍得起勁不小心把手機掉下去了,於是就自己爬梯子下去撿。沒想到正好被一位攝影師拍下來了,發到ins上,莫名就火成了“櫻花女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