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一個人臨死時 天使和惡魔會在你身旁打牌!

一個人臨死時,天使和惡魔會在你身旁打牌!(黑白先生)

西方有個寓言:

一個人臨死的時候,天使和惡魔會在你身旁打牌,天使手裡的牌是你這輩子干過的好事,魔鬼手裡的牌是你這輩子干過的壞事,最後的輸贏,決定你是上天堂,還是下地獄。如果打平了,就發回人間重審再投生。

天使的牌:勇敢、誠實和愛。

魔鬼的牌:畏懼、虛偽和謊言。

天使和惡魔這場激烈的戰鬥,最後哪只會贏呢?那就看你平生對天使與魔鬼的眷顧。眷顧天使的是自律,按照自律的四個原則(推遲滿足感、承擔責任、忠於事實和保持平衡),我們可以勇敢面對問題和痛苦,竭盡全力克服困難,解決問題。

眷顧魔鬼的是謊言。為什麼謊言會讓人變的邪惡呢?因為謊言的本質是掩蓋真相,不願意承受面對問題和解決問題所帶來的痛苦,在逃避問題和痛苦的過程中,人會驚慌失措,顛倒是非,變得瘋狂和邪惡,所以邪惡是由顛倒是非的謊言產生的。

這就像單詞“生命”——live,如果顛倒過來就變成了“邪惡”——evil。

上帝造物,看著都是好的。

從此,人類有了精妙的感官,享受一切美好;有自由的意志,選擇所有可能。於是,歡愉與痛苦、正義與邪惡、幸福與淫邪,往往一念之差、一紙之隔。思想寄居於血肉之軀,勝過肉體之欲就是一場永不停歇的征戰,罪與生俱來。

因為人性本善,所以人變壞是由於環境。因為人性本惡,所以人壞是由於天性。天堂地獄,天使魔鬼,輪迴轉世,因果報應。

生活本就是一場非常殘酷的遊戲,有時候為了能夠在這場遊戲存活下去,我們不得已的做出了一些違背我們本意的事情。很多人會因此而自我放棄,抱怨造物主的不公平,從此就在這場遊戲中自怨自艾的等待最後的終點。其實人還是要積極向上看的,誰知道下一個轉角出現的是惡魔還是天使呢?

看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小偷,去偷自行車,他看中了一輛,正想偷時,發現自行車後坐有一個正在睡覺的嬰兒,他想:如果我偷走了自行車,車主人發現孩子沒了,肯定會急死,偷誰的不是偷啊!這樣想來,他換偷了另一輛自行車。

有一個醫生,給一個病人治病,他本想用一種效果很好的葯,但這種葯太便宜,又沒提成。於是,他換了一種上市的新葯,此葯療效不僅一般,價格還很貴。但自己可以提成售價的30%,他想:反正兩種葯都適合這個病人的病症,用哪一種葯都是無可非議的。這樣想來,他換成了後一種葯。

二十年後兩人都死了,這個小偷上了天堂,這個醫生卻下了地獄。

醫生不服,問神:“我一生做醫生,治病救人,卻下地獄,那個小偷,一生做賊,卻上天堂,你是眼瞎了,還是腦子進水了。”

神說:“我眼沒瞎,腦子也沒進水,小偷和醫生都是一個人謀生的職業,按職業的性質來說,作小偷的容易讓人產生惡念,而這個小偷卻能夠在謀生時常常起善念,作醫生的容易讓人產生善念,而你卻在謀生時常常起惡念。他作小偷還能保持住自己的善念,當然要上天堂了,你做醫生都產生不了善念,當然要下地獄了。”

小偷也想不通,問神:“我一生偷了別人很多東西,是個名副其實的壞人,怎麼能上天堂呢?”

神說:“你生在賊群中,不是你的錯。你爹媽是賊,吃不飽穿不好,沒上過一天學,從小住在骯髒的環境,受盡世人的辱罵和卑視,但你依然能保住自己善良的本心。你交上了一張能上天堂的考卷。”

神又說:“那個醫生,生在醫生之家,祖輩都是高德,讓他從小接受良好的教育,過著順心幸福的生活,不讓他受一點點委屈,但他依然不能顯露出自己的良心。他交了一張不及格的考卷,只能去地獄。”

康德說,偽善是人類最根本的惡。

美國有個著名學者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什麼人都可以壞,但有三種人千萬不能壞。1、教師——影響一代人,影響國民素質;2、醫生——影響國民的健康;3、法官——影響社會的公正。

律師、醫生、教師,在稱謂誕生之初,在人類社會扮演著正義、道德和仁愛的角色。如果三種職業出賣了靈魂,披上了偽善的皮囊,就會成了最光鮮的嗜血者。其實人自身就是矛盾體: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教人向善還是逼人從惡,其實不是人性的問題,而是上層建築的問題。壞制度下,好人會死絕。一位哲人也說過,評價一個社會好壞很簡單,觀察你周圍,如那些道德敗壞,投機取巧的人很富有,很開心,這就是壞社會。反之,老實人不吃虧,投機者不得利,就是好社會。

不管怎麼說,這個世界如何絕望和醜陋,依然要心存信仰砥礪前行,保持獨立思考。一個真正的智者,必然是心懷主見,在逆境中依然堅守著內心的正義和良知,在人生的路途上有所為有所不為,始終不放棄心靈深處的那份高貴。

其實,天堂地獄皆心造,煩惱憂愁各自修。一切皆因信仰而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黑白先生隨想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