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3個月市值蒸發1200億 屢被唱空的京東再臨危急時刻

京東最近3個月股價走勢

京東股價出現了連續5個交易日下跌。

4月25日,京東以3%的跌幅創下年度新低。5個交易日,京東跌幅超過6%。

事實上,自2018年1月29日創出歷史新高以來,京東股價連續下滑。《直面》記者注意到,3個月,京東股價從高點跌落30%,市值蒸發逾1200億人民幣。

股價大起大落,京東的危急時刻或再度降臨。

1

1月27日,出席達沃斯論壇的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劉強東直言,京東的股價太低了。

2天之後,也即1月29日,京東創出歷史新高,達到50.5美元一股,總市值約719億美元,換算成人民幣則接近4600億。

自此,京東開始走下坡路。尤其是最近六周,《直面》注意到,京東罕見地走出了周線六連陰,自2016年6月以來尚屬首次。2016年6月,京東股價跌落至19美元的上市發行價區間。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3月2日,京東發布了2017財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財報。2017財年,京東實現凈營收3623億元,同比增長40.3%;凈利潤為人民幣1.168億元,第一次實現了全年盈利。

無疑,這是一份利好的財報。資本市場的反應卻與“利好”背道而馳。3月2日,京東股價暴跌9.41%,成交8400餘萬股,創出年內最大的單日跌幅。

京東怎麼了?

《直面》查閱京東的財報發現,利好的表象下,京東飽受做空機構質疑的因素正在被驗證。

京東財報顯示,2017年第一至四季度,京東分別實現凈收入(人民幣)752.2億元、932億元、837.5億元以及1101.7億元。

與此相對應,在上述相同期間,京東的營業成本分別達到643.9億元、805.5億元、707.6億元以及957.9億元,按此測算,京東營業成本占收入的比重在85%以上。

高額成本帶來的是凈利潤的大起大落。2017年,京東兩個季度陷入虧損。其中,在2017年第四季度,京東來自持續運營的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虧損高達9.09億人民幣。

《直面》注意到,第四季度也正是電商“雙十一”期間。單季虧損9億元,相比1100億元的收入,京東無疑陷入了價格戰“泥潭”。

畢盛資產曾兩度發布唱空京東的報告

2017年11月,新加坡畢盛資產管理公司(簡稱“畢盛資產”)發布的京東做空報告稱,京東和阿里巴巴之間的價格戰影響深遠。它是一場持久戰,無論在3C/家電、服裝、快消品等領域,京東都無明顯勝算。

報告剖析了京東陷入的兩難境地。2016年,3C和家電產品佔據了京東自營業務76%的營收。若繼續給予用戶價格折扣,京東將很難盈利;然而若對競爭對手的價格戰不作回應,京東將大幅損失市場份額。

畢盛資產在報告最後預計,京東或是價格戰的最大輸家。價格戰最快2018年,或者2019年底就可見出成效。

2

股價連續受挫,京東的管理層也對上市業務的財務數據產生了“分歧”。

4月12日,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在公開會議中表示,京東的財報中有些數字是虛高的,包括毛利率和成本,因為涉及第三方,不過這些都是財務處理,並不是做假賬。

4月16日晚間,京東向美國證監會發布了關於財務數據的“澄清”公告,公告稱劉強東最近的表述引起了“潛在的混亂”,該公司財報“計算出的各種利潤都是準確的。”

公告表示,京東確信其財務報表準確,公正地反映了公司在整個會計期間的經營業績和財務狀況。

意見“打架”的背後,勾勒出京東財技不為人知的一面。2016年,京東宣布按照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Non-GAAP)進行會計處理,並宣布年度扭虧為盈。2017年,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京東的凈利潤高達50億美元,同比增140%。在一些投資者看來,Non-GAAP是一個彈性很大的口徑,這一指標的意義究竟有多大值得商榷。

京東應付賬款周轉天數連續8個季度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京東對第三方的關係出現了強化。2016年至2017年間,京東經調節營運現金流分別高達177億元和270億元,年度增幅高達50%。應付賬款也從人民幣460億元飆升至743億元,周轉天數則自2016年第一季度以來持續上升,印證了京東對第三方商家的控制力。

與此相對應的是,京東的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基本維持在1.3天左右,側面印證了京東收入確認的快速。與競爭對手不同,京東收入確認的時點為“公司收到客戶銷售清單時確認收入”,並不涉及消費者收貨環節。

通過財務處理,京東保持了穩定的現金流。截至2017年12月31日,京東持有的現金、現金等價物、受限現金和短期投資總額為人民幣384億元(約合59億美元)。

做空機構分析認為,相比競爭對手,在靜態對比下,京東的60億美元儲備資金不出兩年就能被全部耗光。

3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6年6月,畢盛資產就發布了一份長達50頁的京東報告,對京東業績乏力、商業模式癥結、財務數據等問題提出質疑。

報告重點提出,在京東凈利潤一直無法保持穩定的情況下,京東對外投資屢屢大手筆,卻達不到預期,投資的易車、途牛、拍拍等都有進一步減記的風險。

如今,京東業績增長乏力的跡象再度降臨。根據京東在2017年Q4財報的業績指引,京東預計2018年Q1營收同比增速為30%-33%之間,這是京東自上市以來最低的營收增速。與2017年Q4營收增速39%相比,落差較大。

瑞士信貸在4月20日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為了應對新零售帶來的影響和衝擊,京東在不斷加大物流,技術研發和投資支出,從而導致其成本上漲。受此影響,瑞士信貸將京東2018年盈利預測下調33%,2019年盈利預測下調15%。

另外,《直面》注意到,京東對外投資的步伐並未停止。

2017年12月,京東溢價55%入股唯品會,獲得唯品會5.5%的股份。在資本市場,受此利好刺激的唯品會,經過階段性上漲後大幅回落,現出原形。

2018年4月24日,京東最近的一筆投資投向了命途多舛的樂視。雙方同意在電商領域、會員賬戶領域、廣告系統領域、物流領域、語音技術領域、樂融致新產品採購領域、無界零售領域等展開深入業務合作,前景未知。

事實上,資本市場再次用真金白銀進行了投票。4月25日,京東股價下跌3.05%,市值一日蒸發百億人民幣,為京東3個月蒸發的1200億市值更添一道陰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直面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