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新:心有點慌!共產黨宣言與高智晟宣言

《共產黨宣言》也不是馬克思的原創,他和恩格斯是受到一個從「光照幫」衍生出來的組織委託來寫宣言的,這個組織的名字是「共產主義者同盟」。其中主要思想和觀點都源於十八世紀德國巴伐利亞的光照幫(Der Bayerischen Illuminaten)。光照幫的會標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其幫主亞當·威索(Adam Weishaupt)告訴心腹,要致力於欺詐的藝術、偽裝自己的藝術、偵察別人的藝術和洞察別人思想的藝術。因此,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是光照幫的一個基本特點,欺騙和敲詐是其達到目的的方法。

圖中是德國柏林的街頭塗鴉,馬克思在街邊垃圾桶尋找舊瓶子換錢,他的T恤上寫著:「我告訴過你要如何改變世界。」馬克思生前全是靠他人救濟和接受遺產!

中共在2018年5月4日高調紀念死去200年的馬克思,因為中共是靠掠奪和偷竊西方國家的經濟與技術而壯大的。

最近,中共中央決策層做了兩個讓從低到中高層的中共黨員、黨官有點心慌的動作。

一個動作是,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共產黨宣言》及其時代意義舉行第五次集體學習,前所未有的要求全黨把學習「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當作是共產黨人的「必修課」。

有人驚呼:運動了!

接下去的另一個動作是,5月4日,中共前所未有的高調紀念祖師爺、撒旦教徒馬克思,5月5日是其生日。中共黨總書記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頌讚馬克思主義「四個完全正確」。

馬克思: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

撒旦教徒馬克思在1848年寫下這樣的話:「只有一種方法能夠簡化和縮短殺死舊社會的死亡的痛苦以及新社會誕生的陣痛,那就是革命的恐怖。」

中共黨總書記說,要提高中共黨員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解決當代中國實際問題的能力和水平,將《共產黨宣言》的科學原理和科學精神運用到「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的實踐中去。

報道說,他指出,中國共產黨是《共產黨宣言》精神的忠實傳人。《共產黨宣言》揭示人類社會必然走向共產主義,中共要把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統一起來、同正在做的事統一起來,堅定四個自信,不為任何風險所懼,不為任何干擾所惑。

他要求學習《共產黨宣言》並運用到具體實踐當中去,包括推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維護中國發展利益,擴大對外開放;推進全面從嚴治黨,落實十九大提出的黨建總要求和重大部署。

作家喬納森·蔡特(Jonathan Chait)說:「在歷史上,每一個共產黨國家都迅速的演變成為壓迫民眾的夢魘,這一事實相當重要。」

據央視4月24日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3日下午就《共產黨宣言》及其時代意義舉行第五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學習並發表重要講話,報道說,他強調了以下11點內容:

1、學習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是共產黨人的必修課。

2、我們重溫《共產黨宣言》,就是要深刻感悟和把握馬克思主義真理力量,堅定馬克思主義信仰,追溯馬克思主義政黨保持先進性和純潔性的理論源頭,提高全黨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解決當代中國實際問題的能力和水平。

3、《共產黨宣言》是一部科學洞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經典著作,是一部充滿鬥爭精神、批判精神、革命精神的經典著作,是一部秉持人民立場、為人民大眾謀利益、為全人類謀解放的經典著作。

(馬克思宣稱:「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4、《共產黨宣言》是一個內容豐富的理論寶庫,值得我們反覆學習、深入研究,不斷從中汲取思想營養。

5、中國共產黨是《共產黨宣言》精神的忠實傳人。

6、《共產黨宣言》揭示的人類社會最終走向共產主義的必然趨勢,奠定了共產黨人堅定理想信念、堅守精神家園的理論基礎。

7、我們要把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統一起來、同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統一起來,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不為任何風險所懼,不為任何干擾所惑,始終堅守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不負共產黨人的光榮稱號。

8、學習運用《共產黨宣言》,就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更好增進人民福祉,推動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

(捷克前總統、反共者瓦茨拉夫.哈維爾有句名言:共產體制下的生活,是「在謊言里生活」)。

9、與時代同步伐,與人民同命運,關注和回答時代和實踐提出的重大課題,是馬克思主義永葆生機活力的奧妙所在。

10、我們要以科學的態度對待科學,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不斷賦予馬克思主義以新的時代內涵。

11、廣大黨員、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要學好用好《共產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堅持學以致用、用以促學,原原本本學,熟讀精思、學深悟透,熟練掌握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不斷提高馬克思主義素養。

如果不看讓7000萬中共黨員學的具體東西是什麼,光看「堅持學以致用、用以促學,原原本本學,熟讀精思、學深悟透」和「熟練掌握」「不斷提高…素養」的這些文字,覺得是為廣大黨員好啊,但一看讓學深悟透和熟練掌握的是《共產黨宣言》就都傻眼了。

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正在整個世界飄蕩。

在中共的《共產黨宣言》中,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盪……」。

2011年5月20日,新華網轉載「人民日報海外版」的文章《中共創造奇蹟之道:從一個「幽靈」到中國偉大實踐》。

文章開頭就直奔主題,說:「起初,《共產黨宣言》被錯印成了《共黨產宣言》,而一個『幽靈』,被翻譯成一個『怪物』。」

文章說,這個《共產黨宣言》是29歲的陳望道坐在柴房裡翻譯的。1920年2月,陳望道應上海《星期評論》總編輯戴季陶約稿,辭去杭州教職,回浙江義烏縣分水塘村老家。戴給他提供了日譯本的《宣言》,備用的英譯本,則是《新青年》主編陳獨秀通過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李大釗借出。

翻譯成中文後,「怪物」一詞被所有人認可。後來感覺難以被他人接受,就又翻譯為「幽靈」。不管怎麼翻譯,日文英文原文的意思都是「怪物」。而馬克思在原文中使用的是「Gespenst」即「邪靈、爛鬼」一詞。反正無論怎麼說都不是個好東西。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裡面說了一句非常非常坦白的話:「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

如果再往下追究,《共產黨宣言》也不是馬克思的原創,他和恩格斯是受到一個從「光照幫」衍生出來的組織委託來寫宣言的,這個組織的名字是「共產主義者同盟」。其中主要思想和觀點都源於十八世紀德國巴伐利亞的光照幫(Der Bayerischen Illuminaten)。

光照幫的會標

光照幫的會標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其幫主亞當·威索(Adam Weishaupt)告訴心腹,要致力於欺詐的藝術、偽裝自己的藝術、偵察別人的藝術和洞察別人思想的藝術。因此,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是光照幫的一個基本特點,欺騙和敲詐是其達到目的方法。

為了欺騙外界,光照幫表面上樹立一個慈善性組織的形象,聲稱目的是為了使人類成為「一個幸福繁榮的大家庭」(「羊皮」),於是吸引了許多知識份子、政府官員和神職人員等等,使他們誤認為這是個純基督教的慈善性質的組織。

其實,光照幫是一個極其秘密的政治顛覆性組織,其政治綱領是廢除人類的文明,建立一個沒有人權和道德的獨裁政權。巴伐利亞政府發現了光照幫的陰謀後,於1786年下令取締,隔年下達了更嚴厲的鎮壓命令。

從巴伐利亞警察查抄出並公開出版的光照幫秘密文件表明,其政治目的非常邪惡:廢除所有王朝、各國政府和宗教信仰,用所謂的「新宗教」──基於唯物主義的無神論來代替。廢除私有財產,廢除繼承權、廢除愛國主義,提倡國際主義。廢除家庭婚姻以及和家庭相關的價值觀和道德、倫理,即達到「共產共妻」的共產主義。

後來的共產黨跟光照幫非常相像,所不同的是共產黨非法建政,把邪惡的政治目的用於統治和迫害人民。

有網友貼帖子說:

*《共產黨宣言》可是共產主義入門級的文獻啊,怎麼到了常委的級別才開始學習?

*估計馬克思也預料不到,170年後,地球上會有個富豪俱樂部學習他的遺作。

*習近平思想都寫進憲法,寫進黨章了嗎?!還學習「老馬」幹嘛呢?

*學習《共產黨宣言》晶元明天就會造出來。也許宣言能變出晶元……

*馬克思主義是全世界最害人的東西!習不明白現在的人心早就不同以往了。

中共頌讚馬克思主義「四個完全正確」

5月4日,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舉行。

據新華社5月4日報道,習近平在大會上發表了一個半小時的講話,提到馬克思主義時,他講了四個完全正確。他說:「歷史和人民選擇馬克思主義是完全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寫在自己的旗幟上是完全正確的」;「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是完全正確的」。「馬克思主義所闡述的一般原理整個來說仍然是完全正確的」。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5月4日的採訪報道說,身在紐約的中國訪民楊茂森先生對習近平的說法表示不滿:「習近平瞎說,睜眼說瞎話,因為馬克思主義現在已經是破產的,已經證明是行不通的。在這個時代,全世界都在拋棄馬列的時候,你還說馬克思是很正確的。還把洋死人拿出來說話。這不是滿口胡說八道嗎?」

習近平還在講話中引用了馬克思的相關論述,說「在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鬥爭所經歷的各個發展階段上,共產黨人始終代表整個運動的利益」,「他們沒有任何同整個無產階級的利益不同的利益」。

報道說,但中國共產黨統治階層與底層勞工之間的分裂日益明顯。5月1日前後,全國包括廣東、福建、江蘇等在內多個省份的塔吊司機因為不滿工資多年來處於較低水平,同時舉行了罷工。而在三月舉行的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上,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中僅胡潤百富榜上榜的企業家就有152位,他們的身價都在20億元人民幣以上,有的超過一千億人民幣。

楊先生告訴記者,他不認為習近平是真的擁護馬克思主義,「共產黨的合法性和理論基礎已經是破產的,他只能是繼續睜著眼說瞎話,繼續去愚民。事實上,我都懷疑,他自己回到家裡,他自己都覺得好笑」。

有網友貼帖子說:共黨所謂的唯物辯證法就是精神分裂症:一邊唱國際歌從來不相信任何救世主,一邊歌唱東方紅太陽神、偉大脫手毛賊黨;一邊說中華民族是最偉大的民族,一邊說中國人素質不高不能搞民主;一邊說資本主義走的是邪路,一邊把自己的子女往邪路上送!

還有網友說:自己都不相信的理論還要騙別人相信,何必呢?中國不需要虛假的馬理論,驢理論,騾子理論,也能照常發展,腳踏實地改革開放,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關注人權,打擊貪官,就能實現「中國夢」。玩虛的,假的,空的,不得人心,貽笑大方。以為別人都是傻子。

中國共產黨是《共產黨宣言》精神的忠實傳人

中共實踐馬克思主義的具體實例在非法建政中實在太多了,下面我們舉一個具體的例子,就是目前依然不知去向的律師高智晟在2007年寫就的一篇自述,如下:

2005年自信的高智晟。

2009年失蹤,一年後復出的高律師。

我想提醒今天共產黨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共產黨對國內人民愈發蠻橫及冷酷的十足底氣,是被我們和你們一同給慣出來的。

──高智晟律師

我費盡周章終於面世的文字,將撕去今日中國許多東西的人相,露出「執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腸本色。當然,這些文字亦勢將給今天共產黨在全世界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帶來些許不快、甚而至於難為情──這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內心對道德及人類良知價值還存有些敬畏的話。

今天,暴富起來的共產黨,不僅在全球有了越來越多的「好朋友」、「好夥伴;」而且把「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這種顛倒黑白的口號喊的氣壯如牛。對中華民族人權進步事業而言,之兩者無一不是災難性的。

2007年9月21日夜20點左右,當局口頭通知說讓我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談話。行在路上,我發現較往常比有了些異樣,平時貼身跟蹤的秘密警察們拉開了較遠的距離。行至一拐角處時,迎面撲來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後脖頸處被猛然一擊,眼前感到整個地面飛速向我砸來,但我並未昏迷。接下來,感到有人揪起我的頭髮,迅速套上了黑頭套,被架上了一輛憑感覺是兩側面對面置有座椅而中間無椅的車上。我被壓迫趴在中間,右側臉著地,感到有一隻大皮鞋猛然踩壓在我的臉上。多隻手開始在我身上忙碌,由於他們對我一家的綁架頻繁,故而照例在我身上未搜得對他們有價值的東西。但我感覺到了此次與以往綁架的不同。綁架者抽下了我的皮帶將我反綁,我趴在車中間,估計著有不低於四個人的腳踏在我的身上。大約四十分鐘左右,我被拖下了車站立著,褲子已掉至腳脖上的我被推搡著進了一間房屋,此前一直沒有任何說話的聲音。

我的頭套猛然間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時,辱罵和擊打開始了。「高智晟,我操你媽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兒幾個,先給丫的來點狠的,往死里揍丫的,」一個頭目咬呀切齒吼叫道。這時,四個人手執電警棍在我頭上、身上猛力擊打,房間里只剩下擊打聲和緊張的喘氣聲。我被打的趴在地上,渾身抖動不止。

「別他媽讓丫的歇了」,王姓頭目吼道(後來得知之姓王)。這時,一名個頭一米九以上的大漢抓住頭髮將我揪起,王姓頭目撲過來瘋狂抽打我的臉部,「操你媽,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媽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給丫的扒了」。我迅速被撕的一絲不剩。「讓丫的跪下」,隨著王姓頭目的一聲吼叫,後小腿被人猛擊兩下,我被打的撲跪在地上。大個子繼續揪住我的頭髮逼迫我抬頭看著他們的頭目。這時,我看到房子里一共有五人,四人手持電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帶。

「你丫的聽著,今天幾位大爺不要別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實話告訴你,現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間的事啦,現在他媽的已經完全變成個人之間的事啦,你丫的低頭看一看,現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沒有,待會兒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你他媽一會兒就會明白這水從哪裡來」。

王姓頭目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開始電擊我的臉部和上身。「來,給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頭目話落,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

數小時後,我不再有求饒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頭腦異常的清醒。我感到在電擊時我的身體抖動的非常劇烈,清楚的感到抖動的四肢濺起的水花。這是我在幾小時里流出的汗水,我這時才明白「待會兒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之意。

這種深更半夜折磨人的活計對摺磨者似乎也不輕鬆。天快亮時,他們有三人離開房間。「給丫的上下一道菜,待會兒來換你們哥倆」。王姓頭目示意留下的倆人將一把椅子搬至房中間,將我架起來坐在上面,這時,其中一人嘴裡叼上了五支煙,用火點著後猛吸幾口,另一人站在後面用力抓住我的頭髮,壓迫我低下了頭,另一人開始用那五支煙熏我的鼻子和眼晴,這樣反覆多次。他們做的很認真,也很有耐心。待到後來,我除了能偶然感到淚水流下來滴在大腿上的感覺外,已完全不再在乎眼前這倆個人的忙碌和我有什麼聯繫。過了約兩小時左右,進來兩人換下辛苦用煙熏我的那倆位。我的眼睛腫脹的什麼也看不清了。

新進來者開口說話了:「高智晟,耳朵現在還能聽到吧?算你背點兒,這幫人都是長年『打黑除惡』的,出手狠著呢。這是這次上面專門精心給你挑選的,我是誰你聽出來了沒有?我姓江(音),你去年剛出來時跟你去過新疆」。「是山東蓬萊的那位嗎?」我說。「對,你記憶不錯,我說過,你早晚還要進來,上次去新疆我看你那個樣子,我就知道你再次進來是早晚的事,你看你在警察跟前目空一切的德性,不讓你再進來長點記性能行嗎?給美國國會寫信,你看你那一付漢奸德性,美國主子能給你什麼?美國國會算個吊。這是在中國,這是共產黨的天下,你算個屁,要你的命還不像踩死只螞蟻一樣?不明白這點還出來混,你要敢再寫那些狗屁文章,政府就得表明個態度,這一晚上你該明白了吧?」江不緊不慢的說。

「你們這樣用黑幫手段殘忍的對待一個納稅人,今後有何顏面面對十幾億國人?」我問他。「你就是個挨打的東西,你心裡比誰都明白,在中國納稅人算個狗屁,別他媽口口聲聲納稅人納稅人的」,江正說著,這時又有人走進來的聲音。「甭他媽的跟他練嘴,給丫的來實在的」,我聽出來這是王姓頭目。

「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羅嗦,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丫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我他媽想起來氣就不打一處來,你一個臭外地人,你丫的在北京張狂什麼呀,哥兒幾個再他媽練丫的」。

在接下來幾個小時的折磨中,我出現了斷斷續續的昏迷,這種昏迷可能與長時間的出汗缺水及飢餓有關。我光著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過山車一樣起伏不斷。中間感到數次有人扒開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檢查我是否還活著。每至清醒時,我聞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臉上、鼻孔里、頭髮里,全是尿水。顯然,不知何時,有人在我頭上、臉上撒了尿。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的妻子兒女出逃,這是此前的全家福。

這樣的折磨持續到第三天下午時,我至今不知當時哪裡來的巨大力量,我是怎麼掙脫他們的,一邊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邊猛的撞向桌子。我當時大叫孩子名字的聲音今天回想起來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聲極其凄慘及陌生。但自殺未能成功。感謝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的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我的眼睛撞的流血不止,我倒在地上,至少有三個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臉上。他們大笑不止,說我拿死來嚇唬他們是提著耗子嚇唬貓,這樣的事他們見的太多啦。他們一直繼續殘忍的折磨我到天黑,我的眼睛什麼也看不見。我能聽得出,折磨我的人輪換著吃完飯後聚齊。其中一人走至我面前抓住頭髮將我揪站起來,問:「高智晟,餓不餓?丫的說實話」。答曰:「餓的快要不行啦!」之後又問,「想不想吃飯!得說實話」,我又答曰:「想吃」。話落,不低於十幾個耳光的一陣巴掌打的我一頭栽倒在地。有一隻腳踩在我的胸上,我的下巴被電警棍猛擊一下,打的我疼的大叫。

這時,有一根電警棍塞到我的嘴裡,罵聲也一同而至:「你丫的頭髮怎麼這麼不經揪?看看丫的這張嘴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的,還不是要吃飯嗎?餓,丫的配嗎?」但電警棍塞進嘴裡後並沒有用電擊我。正不知所故,王姓頭目發話:「高智晟,知道為什麼沒廢掉丫的嘴嗎?今晚上幾位大爺得讓你說上一晚上。甭跟大爺們扯別的,就說你搞女人的事。說沒有不行,說少了不行,說的不詳細也不行,說的越詳細越好,幾位大爺就好這個。大爺們吃飽喝足了,白天也睡夠了,你就開始講吧」。

「操你媽,你丫的怎麼不說呀,丫的欠揍,哥兒幾個上!」王頭目大叫。大約三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毫無尊嚴的滿地打滾。十幾分鐘後,我渾身痙攣抖動的無法停下來。我的確求了饒:「不是不說,是沒有」,我的聲音變的很嚇人。

「哥兒幾個,怎麼搞的呀,伺候了幾天怎麼把丫的伺候傻了?給丫的捅捅『燈』(生殖器),看丫的說不說」。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籤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那裡,人的語言,人類的感情沒有了絲毫力量。最後我編了先後與四名女子「私通」,並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詳細」描述了與這些女人「發生性關係」的過程。

直到天亮,我被抓著手在這樣的筆錄上籤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內讓丫的變成臭狗屎。這事整出去,你身邊的那些人會像餓狗碰了一嘴新鮮屎一樣高興的」王頭目大聲說。(我出來後得知,就在第二天,孫處長即把他們「掌握的」我亂搞男女關係「實情」告訴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訴之:其一,在給高智晟的為人下結論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幫助;其二,若過去縱有其事,在自己眼裡,他實在還是那個寫三封公開信的高智晟)。

經這次折磨後,我幾乎時常處在沒有知覺的狀態中,更多的是沒有了時間知覺。不知過了多久,一群人正準備再次施刑時,突然進來人大聲喝斥了他們,讓他們都滾出去。我能聽的出,來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長,此前我多次見過之。至少在我認知的層面上對之有好感,人較為開明、直率,對我和我全家有過一些保護。

當時我的眼睛不能睜開,但我整個人已體無完膚,面目全非。聽的出他也很憤怒,找了醫生給我作了檢查,說他也很震驚,但說這絕不代表黨和政府的意思。我問他誰的意思能如此無法無天,他支吾以對。

期間,我要求送我進監獄,或送我回家,他沒有作答。最後他將折磨我的人叫進來申斥了一陣,命他們給我買衣服穿,晚上必須給我提供被子,必須給我飯吃。並答應盡全力為我去爭取,或回家、或進監獄。

這位局長一離開,王姓頭目對我破口大罵:「高智晟,你他媽現在還在作夢想進監獄,美死你,今後你再甭想進監獄,只要共產黨還在,你就再也沒有進監獄的機會,什麼時候也別想!」

當天晚上,我又被套上黑頭套昏沉沉的被架到另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在那裡又被他們無休止的折磨了十幾天後。有一天,我突然又被套上黑頭套後,被人架著按著頭九十度彎腰跑步至一輛車上。上了車,我的頭被人按低至我的襠部,路上一個多小時,真至生不如死的痛苦境地。到了地方後約一小時才取下黑頭套。對我實施肉體折磨的五人中不見了四人,換來的是出獄後貼身監督我「改造」的那群秘密警察。

對我肉體的折磨至此而止,而精神折磨一直持續。我被告知要開「十七大」了,在這裡等候上面的處理意見。期間一些官員時有來訪,變的溫和了些許,也開始允許我洗臉刷牙了。亦有官員提出能否用我的寫作技術「罵罵法輪功,價錢隨你開口,知道你有這能力」。我明確告訴來者,「這不只是一個純技術問題,這是一個困難的倫理問題。」到後來一看沒有動靜,又來說,「寫法輪功的文章困難的話,也可以表揚表揚政府嘛,多少錢都不成問題。」最後是「寫點東西說你出獄後政府對你全家很好,是受了法輪功和胡佳等人的蠱惑才一時糊塗寫了給美國國會的公開信的,要不然,這什麼時候是個盡頭。你就不能可憐可憐你的妻子、孩子嗎?

後來作為交換,我寫了一份說政府對我全家關心備至,是受了法輪功和胡佳的蠱惑,我才寫了給美國國會公開信的材料。回家前,我又被帶到西安給胡佳打了一次電話。

大約是中秋節夜裡,此前因耿和以自殺抗爭,當局讓我打了一次勸慰電話。通話內容都是由當局設計好的(我回來後得知,耿和所說的內容也是設計好的)。當局還錄了相(當時我還有一隻眼睛無法睜開,錄相中逼我說是自傷的)。

十一月中旬回到家得知,家中部份財產再次被抄,這次抄家連一個字的紙條都沒剩。

我在這五十多天里遭遇到的肉體及精神折磨可謂駭人聽聞。期間有過許多奇異的感覺,諸如:有時候能真真切切的聽到死,有時又能真真切切的聽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後我完全睜開眼時,我發現全身的外表變的很可怕,周身沒有一點正常的皮膚。皮膚完全呈重度烏黑色。

被綁架期間,我每天「吃飯」的經歷,定會讓那些在紙上操英雄主義槍法的義士們大跌眼鏡。每當餓至眼冒金星時,他們會拿出饅頭來。每唱一遍《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即可得一個饅頭。

我當時的心理底線是除非萬不得已即設法活下去。死對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太過於殘酷,但絕不玷污靈魂。在那樣野蠻的氛圍里,人性,人的尊嚴是毫無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會被飢餓折磨,而且他們會無休止的折磨你。

但當他們用同樣的手段逼我寫批法輪功的文字時,即未能如他們所願。但以這種方法讓我在寫有「這次政府沒有綁架我,也沒有酷刑折磨我,政府一直對全家關愛備致」的筆錄上簽名時,我是做了妥協的。

馬克思的願望是把人類送進地獄!

而在這五十多天中間,還發生了一些為人類政府記錄史所不恥的骯髒過程,更能使人們看到,今天共產黨的領導人,為了保衛非法的壟斷權力,在反人性的惡行方面會走的多遠!但這些骯髒的過程我不願再提及、或許會永遠如是。

在每次的折磨我的過程中,他們都會反覆威脅說,如果將來有一天,把這次的經歷說出去,下次就會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個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頭髮告訴我:「把這次的事說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幾位大爺隨時找你敗火」。這樣的警告不知被重複了多少次。這些東西的心裡也清楚,這樣的殘忍暴行並不十分「偉大光榮正確」。

最後,我還想再說一句不太討人歡顏的話,即我想提醒今天共產黨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共產黨對國內人民愈發蠻橫及冷酷的十足底氣,是被我們和你們一同給慣出來的。

2007年11月28日於被警察圍困的北京家中

川普來了!不再慣著中共

高智晟說的沒有錯,川普也是這麼說的。

中共在1999年已經被上天判了死刑,在2002年6月借貴州的天成藏字石詔告天下:「中國共產黨亡」!也就是說無論中共怎麼折騰,都註定是個死。

中共折騰的過程,其實就是讓炎黃子孫和世界人民看清楚的過程,也就是唾棄它、拋棄它的過程,也就是讓人自救的過程──這才是讓中共存活至今的真正目的。

川普不再慣著中共!

2016年11月9日凌晨,創世主安排的美國總統川普(川普)競選成功!他與副總統彭斯多次公開宣稱站在神的身邊。神在2011年對退休消防員泰勒說出的預言正在逐個兌現中。

川普在2018年4月13日有一個非常精採的全國演說,內容是揍阿薩德警告中共。其中有三句話提醒習近平:

1、什麼樣的國家想要與對無辜的男人、婦女和兒童進行大規模屠殺的政權為伍?

2、世界上的國家都可以從其結交的朋友來判斷(這是個什麼樣的政府)。

3、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長期藉由支持流氓國家、殘忍暴君和凶殘獨裁者而獲得成功。

川普決不會像他的幾個前任那樣慣著中共,因為他是清醒的,因此他被創世主揀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