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飯飯的江湖:當年管三鹿的人 2018年還在管疫苗

國家藥品安全總監,一個最為關鍵的崗位,讓一個已經犯了錯誤的人頂上去。庸庸碌碌的他就繼續秉持大事化小的不出事就是最好的結果的思路監管,最後是25萬支失效疫苗打進25萬個山東孩子的身體里。這個職務,在他身上成了擺設。十年前,他算是躲過了懲罰。十年後,上邊又會給他什麼處分?

今天獸爺《疫苗之王》火了。我好奇查一下這些年來誰在管理藥品,結果大吃一驚。

孫咸澤,是在三聚氰胺事件中受處分,並沒有免職。2012年升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2014年6月開始直到2018年2月,一直兼任藥品安全總監。

1975年6月至1978年3月,在江蘇省新沂縣唐店公社插隊知青。

1978年3月至1982年1月,南京藥學院藥學系學習,獲理學學士學位。

1982年至1991年,在成都製藥一廠工作,先後擔任技術員、車間主任、技術科科長、廠長助理。

1991年至2000年,在四川省醫藥管理局工作,歷任主任科員、副處長、處長;(期間,1994年10月至1996年10月掛職任四川省納溪縣副縣長。)

2000年05月,任四川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黨組成員。

2003年06月,調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工作,歷任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食品安全監管司司長、藥品安全監管司司長。

2009年,時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的孫咸澤,因三鹿奶粉事件受到行政記過處分。

2011年06月,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信息中心主任(正局級)、黨委書記。

2012年08月,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黨組成員。[2]

2013年04月,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成員。

2014年06月,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成員、藥品安全總監。

2015年07月,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黨組成員、藥品安全總監。[3]

2016年02月,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黨組成員、藥品安全總監、信息中心主任(兼)。[4]

2017年04月至2018年2月,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黨組成員、藥品安全總監。[5-6]

2018.03第十三屆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

另外一個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的當事人下場就相當慘:

郭利,北京人,十年前,他是三聚氰胺毒奶粉案的當事人、一個三歲女兒的爸爸。那年他的女兒因長期食用三聚氰胺超標的假冒美國施恩牌奶粉,被檢測出‌‌‌‌“雙腎結石‌‌‌‌”和尿蛋白及缺鐵癥狀。

他堅持調查和與廠家維權,後反被構陷‌‌‌‌“敲詐‌‌‌‌”入獄五年。他在獄中拒絕認罪,經持續不斷的申訴最終在2017年獲改判無罪。然而翻案後前妻改嫁,女兒形同陌路,年近50的他事業家庭一無所有。

查到這裡,我後脊背陣陣發涼!

補充新聞可以看出他是直接主管疫苗的:

2017年6月29日下午,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副局長孫咸澤會見了來訪的全球疫苗免疫聯盟首席執行官塞斯·伯克利博士一行,雙方就疫苗監管、中國疫苗參加世衛組織預認證及中國加入ICH後續工作等議題進行了交流。總局相關司局負責同志參加了會見。

2017年全國安全用藥月啟動儀式今日在京舉行。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藥品安全總監孫咸澤出席啟動儀式並講話。孫咸澤表示,保障藥品安全需要全社會的廣泛參與,‌‌‌‌“全國安全用藥月‌‌‌‌”系列活動的開展,有助於在全社會形成藥品安全合力共治的局面。

2018年3月,出任第十三屆全國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副主任。

那一刻,多幹了半年的他以為自己可以安全的退居二線了,以為可以把他任內爆發的長生生物疫苗的事甩給後任了,他自己絕對想不到,四個月後,事件被曝光。

十年前,他主管的三鹿奶粉事件也重新提起。

十年來,他陞官雖慢,但在58歲也實現了省部級,

十年來,他依舊四平八穩的按部就班,前面的疫苗事件處理依然輕描淡寫,

十年來,他的緩慢升遷似乎印證了一個規律——就是官場有自己的規律,和百姓和輿論關係不大。

國家藥品安全總監,一個最為關鍵的崗位,讓一個已經犯了錯誤的人頂上去。庸庸碌碌的他就繼續秉持大事化小的不出事就是最好的結果的思路監管,最後是25萬支失效疫苗打進25萬個山東孩子的身體里。這個職務,在他身上成了擺設。

十年前,他算是躲過了懲罰。

十年後,上邊又會給他什麼處分?

2007年7月10日上午,他的老領導、已經退居二線的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前局長鄭筱萸被執行死刑。

即便如此重刑的警鐘,依然讓他對疫苗的監管麻木不仁,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內幕?

這次的他,應該無處可逃,被全社會唾罵,起碼和那位魂歸天國的老領導一樣,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