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跳樓政法委書記唐恆傑 落馬背後深藏的罪惡

有陸媒稱,從2013年至2015年,大陸媒體至少報導了81例官員自殺事件,其中很多是政法系統官員。(Feng Li/)

近日,湖南省祁陽縣委常委、縣政法委書記唐恆傑被審查和監察調查;一個月前,因涉嫌貪污罪、賄賂罪被逮捕;2016年5月22日,從當地一家賓館6層跳樓受重傷。唐恆傑落此下場,其背後深藏原因引人關注。

據大陸官媒不完全統計,從2013年至2015年,大陸媒體至少報導了81例官員自殺事件,其中很多是政法系統官員。

公開資料顯示,唐恆傑2011年任湖南省祁陽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主管政法、維穩工作,分管信訪工作。

唐恆傑(資料圖)

祁陽縣在湖南省的版圖上只是一個小小的地方,在明慧網上就記載了該縣的兩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此外還報導了當地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酷刑折磨的實例。

對此,身居祁陽縣縣政府、縣政法委要職的唐恆傑有不可推脫的罪責,見以下案例

擔任政法委書記期間

政法委是中共控制公、檢、法、司、國安工作的最高機構,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成為主要指揮系統,實施制度性和系統性的迫害,還負責中央“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

前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核心人物,於2015年6月11日落得被判無期徒刑的下場。2016年,前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前遼寧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蘇宏章,河南省委前常委、政法委書記吳天君等均落馬。

他們的共同之處為參與迫害法輪功。

自2011年至2016年8月,唐恆傑任祁陽縣政法委書記。

迫害案例舉例:

2012年8月28日早上8點,湖南祁陽縣法輪功學員文衛香,在祁陽縣大忠橋鎮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後,被一便衣警察報警,隨後遭大忠橋派出所綁架,被關押在祁陽縣拘留所。

2011年10月,祁陽縣法輪功學員鄒禮忠被非法送到接履橋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他遭到多次綁架、拘禁,被非法勞教,被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遭受迫害。

在唐恆傑任政法委書記之前,2002年,鄒禮忠被時任政法委書記楊滿紅的綁架;2003年,被當時的政法委書記張有名綁架。

可見,祁陽縣政法委書記歷來在迫害法輪功中起到主導作用,唐恆傑擔任此角色六年之久。

擔任縣委要職期間

從1999年至2010年,唐恆傑先後擔任過祁陽縣縣委辦公室主任、組織部副部長、縣委直屬機關黨組書記、副縣長等職。對這期間發生在祁陽縣法輪功學員身上的迫害包括致死案件,唐恆傑罪責難逃。

2009年2月19日,永州市祁陽縣七里橋鎮白竹塘村法輪功學員謝清雲(60歲),被縣國保大隊長李連雲夥同七里橋鎮派出所長肖玉犁等一夥警察闖進家綁架,被抬到車上開往公安局,之後被送到看守所迫害4個月。2009年5月,謝清雲又被勒索現金25,000元人民幣。

2009年1月12日上午10點鐘左右,祁陽縣法輪功學員鄒金鳳(71歲)與廖姓法輪功學員(82歲),在縣蓮子塘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在街上巡邏的警察綁架。廖下午被釋放,鄒金鳳當時被非法關押在公安局。

2008年2月底以來,湖南祁陽縣政法委、“610”、公安局、國安大隊以確保所謂奧運為名綁架了6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鄒金鳳、於富寶、楊建秀、胡愛蓮、唐元英和一名鄒姓法輪功學員。

同年5月,唐元英與鄒姓法輪功學員被勒索錢財1萬多元後才被放回家。

2004年,祁陽縣法輪功學員譚美蘭被關音灘派出所非法綁架,後被縣公安局送到湖南省株洲市白馬壟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因她不放棄修煉,又非法加教三個月。

2006年9月,譚美蘭在祁陽縣七里橋鎮白竹塘村中心小學跟學生講法輪功真相時,被縣七里橋鎮派出所綁架。在祁陽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40多天,並被罰不準睡覺和穿衣服。

2002年,祁陽縣鄭小華(女,35歲)進京上訪被抓,於2003年2月被送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被迫害致全身浮腫,皮膚蠟黃。勞教所在她的飯菜里下了葯,說是治病。但鄭小華病情迅速惡化,生活不能自理。

勞教所為推責任,2003年10月,讓家人接鄭小華回家。家人隨即送她住醫院,醫院拒收。鄭小華於2006年5月17日含冤去世。

2000年7月份,祁陽黎家坪水泥廠職工江來生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被非法抓捕,後被關押在祁陽縣看守所。看守所警察為了折磨他,把他連續換了八個監室。2001年年初,江來生被毒打致死。

作惡者的下場

祁陽縣,始建於三國時期,至今有1,800多年歷史,2,538平方千米,106多萬人口(2012年),然而,在這個風景秀麗、擁有眾多文化古迹的小縣鎮里,縣政府緊隨江澤民迫害政策,大力迫害遵循真善忍修煉的法輪功學員。

湖南省永州市祁陽縣縣委副書記彭開發,曾對相關部門的人員公開說:對法輪功學員“可以超法律制裁,出點事不追究你們的責任。”

然而,也就在彭開發出口此話的2001年,他在全縣政法工作會議上,安排工作時剛講到其中的一項“要把法輪功的鬥爭進行到……”“底”字還沒有說出來,兩眼翻白倒地,不省人事,送長沙醫院醫治不了,成了植物人。

十幾年來,先後擔任縣委直屬機關黨委書記、副縣長和縣政法委書記的唐恆傑如今落得此下場,其原因不言而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