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佳士工運官媒直接定性 學者:「毛左」聲援失社會同情

擾攘超過3個月的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運及聲援運動上周五(24日)遭警方清場,50多人被帶走。有份參與聲援團的A同學接受本報電話訪問時,稱收到被捕者告知,他們被軟禁在當地一間小學。新華社及《南方都市報》前晚發布「維權事件背後」的報道,均指工人受境外非政府組織(NGO)煽動,對行為感後悔。但A同學稱,聲援團一開始曾想與合法NGO合作,但這些NGO「害怕政府,拒絕加入」,而聲援團並無與境外NGO聯絡。

2018年8月6日,深圳市坪山區燕子嶺派出所外的佳士科技公司工廠工人舉行示威活動 

擾攘超過3個月的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運及聲援運動上周五(24日)遭警方清場,50多人被帶走。有份參與聲援團的A同學接受本報電話訪問時,稱收到被捕者告知,他們被軟禁在當地一間小學。新華社及《南方都市報》前晚發布“維權事件背後”的報道,均指工人受境外非政府組織(NGO)煽動,對行為感後悔。但A同學稱,聲援團一開始曾想與合法NGO合作,但這些NGO“害怕政府,拒絕加入”,而聲援團並無與境外NGO聯絡。

上周五清晨5時,警察破門進入聲援團學生及部分工友暫住的、位於惠州接近深圳邊界的住宅單位。網上流傳片段可見,大批防暴警察手持盾牌,帶走現場50多名學生及工人。據團體“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透露,被捕者包括北京大學畢業生岳昕、北大“後勤工人調研報告”發起人展振振、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嚴梓豪、前佳士員工余凱龍等。新華社和《南方都市報》同日晚上分別發表題為“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維權’事件的背後”及“深圳佳士‘維權’事件調查”文章。

新華社指參與者認錯未提“毛左”

新華社指出,NGO“打工者中心”成員付×國煽動佳士工友余浚聰、劉鵬華、米久平等人,多次與警方衝突。付×國在微信群組內募捐、轉發煽動性文字、教唆與事件無關成員到場圍觀,炒熱事件。新華社指,“打工者中心”未在國內註冊,營運開支由境外NGO“勞動力”資助。據本報記者登入“勞動力”官方網頁,其為香港註冊、關注大陸勞工的團體。《南方都市報》則報道,米久平向警方供稱,有人指點他們喊口號、演講,又教他們在派出所門口手挽手組成人牆等的技巧。新華社又指,余浚聰感到後悔,“認識到自己錯誤”,稱“鬧事員工過激的行為違反了國家的法律”,不應該到派出所示威、衝擊國家機關。大陸傳媒的報道均未提及學生聲援團,也未提到有大陸“毛派”人士到場支持(見另稿)。

A同學:合法NGO怕惹麻煩拒加入

接受本報電話訪問的A同學是一名大學生,在事件爆發後有份聯署,本月8日到深圳加入聲援團,但清場時他剛好離開深圳,逃過一劫。他稱,24日清場當天傍晚6時收到被捕學生短訊,稱被軟禁在坪山新區坑梓中心小學,但不清楚是否已經轉移。他反駁新華社的“煽動”說法,指學生和工人都是自發參與,聲援團一開始希望已註冊的勞工組織加入,“但沒有任何一個組織願意加入,因為害怕地方政府找他們麻煩”。A同學認為新華社“編造故事”,利用“境外勢力參與”掩蓋工人被工廠壓榨、剝削等的事,雖然新華社曾採訪聲援學生及工人,但報道刻意忽略學生,“欺騙國內讀新聞的人”。

批官媒掩蓋工人被壓榨

A同學表示,工人及學生希望成立“在黨和政府領導下,能與資方平衡的工會”,他強調是“工人當家作主的工會”。他還說現時不感到害怕,“正義在聲援團”,但擔心被捕工人受到酷刑對待或被定罪,也怕同學被秘密關押、失去人身自由。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事件緣起於深圳佳士科技工廠工人不滿公司超時加班、嚴苛罰款、欠繳公積金(類似於強積金)等行為,希望組織工會保護權益。大陸《工會法》規定,所有工會的成立都必須報上一級工會批准,且一間工廠或公司只能成立一個合法工會。今年5月,數名工人開始籌建工會,向坪山區總工會投訴佳士及申請成立工會,不過佳士公司在6月搶先宣布工會已成立。工人代表余浚聰、劉鵬華、米久平5月起先後遭解僱,事件引起各地支持工人運動的學生關注,故成立聲援團。

內媒噤聲新華社率先報道

深圳佳士工人抗爭月餘,受宣傳禁令所限的大陸傳媒一直不見報道,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官方新華社,在8月24日清場當晚即發表題為“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維權“事件的背後”一文。Twitter賬號“佳士工人聲援團”22日曾稱,21日接受了新華社記者採訪,“記者表示,將如實向高層反映此事”,聲援團當時表示歡迎。

直接定性事件被批輿論審判

近年大陸當局處理影響較大的維權事件時,往往會透過新華社發布事件“真相”、“背後”、“透視”,直接對事件定性,稱當事人認錯,有時還有其他傳媒配合報道或發表評論,包括錄製認錯短片,批評者認為是“輿論審判”、“未審先判”。2015年底,廣東多間勞工NGO被取締,新華社發表〈揭開“工運之星”光環的背後〉一文,將涉事NGO定義為“長期接受境外資助的非法組織”。在“709”維權律師案件和近期獨立評論人陳傑人被捕案中,亦有類似處理。

值得注意的是,過往新華社發稿多在涉事人員被公安正式拘捕後、首次出庭受審前,但深圳警方至今仍未通報8月24日的行動中是何人被捕、涉及什麽罪名,新華社和《南方都市報》網站當晚已經發稿。

學者:“毛左”聲援失社會同情

發生在A股上市公司深圳佳士的維權事件,緣起於工人為自身權益籌備工會卻遭資方打壓,後來的發展則遠遠超出這間製造焊割及電子設備的工廠本身。同情勞工、要求社會公平的左翼大學生和“毛左”(擁護已故中共領袖毛澤東、信仰原教旨馬克思主義)人士到現場參與,更有全球逾百學者參與聯署;而官方新華社的文章則指“西方非政府組織(NGO)”、“境外組織”介入,但隻字不提“左”派,僅稱事件“通過互聯網特別是境外網站持續發酵,不少工人、學生、網民被裹挾其中,輿情迅速升溫”。

組工會成趨勢超越福利訴求

長期研究大陸勞工議題的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一直關注佳士事件,亦有份參與聯署,她對本報稱,“境外勢力”沒有可能介入今次事件,工人是為應對廠方違反大陸《勞動法》的行為而自發組織工會,希望透過談判調解勞資矛盾,而且跟足相關法例和規定,先到上級單位坪山區總工會登記並獲同意,並非“西方式的獨立工會”,仍受制於官方的區總工會,儘管如此,工廠仍不願接納,意圖用廠方控制的工會取而代之。

潘毅表示,佳士事件的一大特點是工人在政治上的醒悟,提出自主籌建工會這一政治訴求,不同於過往工人維權多為追討欠薪、提高工資和福利、工傷賠償等經濟利益問題。根據潘毅觀察,大陸近年出現工友透過組織工會維權的趨勢,且有成功案例,她強調這趨勢抑制不了,亦會有“下一個佳士”出現。

香港NGO“中國勞工通訊”本月發布的〈中國工人運動觀察報告2015-2017〉也顯示,工人集體行動的發展勢頭趨於強勁,正從珠三角、長三角等向內陸省份擴展,組織性也大大提高。

毛像作“擋箭牌”以示與中共一致

對於左派介入,潘毅指出,佳士工人較為接受,很多“毛左”人士是下崗工人,雙方有共同語言。但她認為“左派騎劫工運”的說法“太誇張”,左翼學生和“毛左”一方面真心信仰毛澤東思想,試圖摸索“真正的社會主義”,另一方面利用毛澤東像、共產黨話語(如“團結就是力量”)加強自身合法性,以此為“擋箭牌”。

北京政治評論員章立凡亦對本報指出,左派這套做法早有傳統,在八九民運中,工人也是舉起毛像去聲援學生,以表明其訴求與中共的主張一致,以此作為“護身符”和“政治武器”。知名左派組織“烏有之鄉”亦有成員參與,章立凡說,這些組織背後有一批退休高官,當局或認為打擊“毛左”不利維穩,所以新華社沒有提及。章亦稱,維權人士沒有提及結社自由等基本人權,而“毛左”聲援亦令事件失去很多社會同情,弱化了運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明報定性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