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宗鳳鳴病逝前談趙紫陽溫家寶 嚮往台灣民主

《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成功出版,記述人表示:“遺憾的是這本書不能在大陸出版……”(網路圖片)

幾經波折才成功出版的《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終於(編按:2011年)二月初在香港面世,但記述人宗鳳鳴還未來得及細看這本以他十多年心血來成就的新書,便因心臟血管梗塞病倒床上,大年初六深夜由救護車送到醫院搶救。跟死神擦身而過,老先生依然樂觀祥和,他躺在醫院病床接受筆者訪問時說:“我一切都準備好了!有生自然有死,沒有什麼好懼怕的!能夠在生命結束前完成這項工作,看到這本書面世,算是對老朋友紫陽和慘案中的死難者有個交代了!遺憾的是這本書不能在大陸出版,讓更多人看到趙紫陽的最後歷程!”

要書的人太多,自己僅留一本

八十七歲的宗鳳鳴看來精神不錯,能在病房內自行緩慢走動,但面色較為蒼白,也比幾個月前見面時清減了一些。宗老的朋友在春節前已把《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交到他手上,但由於要書的人多,他自己僅保留了一本。本有心臟病的宗老或許在新春期間過於勞累,身體終於敗下陣來,未來一個月,他還要接受心臟搭橋手術,治理血管梗塞的情況。

自趙紫陽零五年初逝世,當局曾多次派人來,勸他不要出版他和趙紫陽的談話記錄,直至今年初書稿已交到出版社付印,當局還派人來跟他談了一次,問他可否推遲一點才出版,但宗老心意已決,再次婉拒了來者的遊說,而這書出版後,當局至今還沒有接觸過他或他的家人。

評溫家寶記者會缺乏自信

宗老說:官方對我怎樣都沒所謂,最重要是大家認真思考紫陽年代提出經濟與政治改革並重的方針,以及他的治國理念,為中國未來的發展尋找新出路。

筆者到訪之前兩天,即三月十六日,總理溫家寶舉行電視直播的記者會,法國記者發問時,提到了宗鳳鳴這本書。那記者問:“溫總理你最近在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我想引述其中的一些話,你提到社會主義制度和社會主義民主並不是相互排斥的,您同時還說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還要建設一百年。請問您是否意味著說中國在未來的一百年都不需要民主?另外,談到民主,我還想問一個問題,是有關最近中國的前總理和共產黨總書記趙紫陽在香港出版了一本書,他在書中提到,中國如果要實現現代化,就需要像台灣那樣實現民主的政策,過去台灣也是處於獨裁的統治下,現在實現了民主和多黨制,你對這位前總書記的話有何評論?”

溫家寶回答時,詳述了他的社會主義民主論和兩大任務、兩大改革,但關於那本書,他就簡單地說:“至於你談到香港出版的書和我談的這些觀點,我覺得沒有任何聯繫。我也沒有讀過這本書。”這三句回應在電視直播時沒被刪去,但隨後再沒有出現在官方的網站和媒體上。

宗鳳鳴表示:一直留院治療靜養,沒有看電視,但家人已轉告了當天記者會的情況。趙紫陽是溫家寶的老上司,溫家寶那篇在兩會前發表的文章《關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歷史任務和我國對外政策的幾個問題》,觀點是不是跟趙紫陽有關?是不是跟一九八七年趙紫陽所作的十三大報告的核心內容有關?是否跟我那本書的內容有關,大家一看就知道,讀者會找到答案。至於當局不讓溫家寶那三句話再次在官方媒體出現,在在顯示這政權缺乏自信和胸襟,成了溫家寶大談民主的一大諷刺。

宗老又說:溫家寶謹慎實幹,是改革開放後培養出來的幹部,思想應較為開明。他在記者會的講話,坦率地講出中國面對的許多困難,又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一系列惠及民生的措施,相信會得到很多讚賞,但能否落實有效執行?真正改善貧苦群眾的生活,真正如他所說:保障人民的民主權利,在社會推進公平與正義。大家要聽其言,觀其行。高唱以民為本,卻對人民專制,踐踏民權,這樣的黨是不會受人民擁戴。你們當記者的,要多到農村、基層去了解,那些弱勢的老百姓最需要你們的關心!

中共制度如癌症給人民帶來痛苦

說到弱勢的老百姓,宗老總有一番感慨:“我十八歲入黨,和紫陽一樣,我們都是出生於河南農村,自小就看到貧困農民的凄慘苦況,飽嘗國家民族受外敵侵略的痛苦,我們相信共產黨,跟隨共產黨,不就是為了公平正義,人人平等,國泰民安的理想,怎麼黨得了天下就走了樣,政治運動不斷,反反覆覆,鬥來鬥去,犧牲了眾多同胞寶貴的生命、青春、才幹,到現在,貧富懸殊、貪污成風,越窮越沒地位的人就越受到欺凌,不知當年追求的那個理想國度離我們有多遠?”

筆者也向宗老述說了兩會期間在天安門廣場附近的東郊民巷公安分局前,看到警察向上訪者施暴的場面。當時兩個身穿制服的警察正左右兩邊拖行著一名衣衫襤褸,狀似來京上訪的中年婦人,那婦人賴在地上不斷發出哀鳴慘叫,但跟在後頭的警察,竟還向她踢了兩腳,而周圍的人都木無表情,眼巴巴地看著那婦人被拖進公安局內。東郊民巷在五四運動時,曾是北京學生高呼“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的遊行抗議地點,如今因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在處而成了冤民的上訪勝地,警民衝突也就經常可見,想來令人辛酸。

宗老聽後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們的制度是不行的,像患了癌症一樣,沒有良方治理,癌細胞正不斷擴散。我從台灣的政治發展,看到中國的希望。蔣經國在晚年宣布解嚴,開放報禁黨禁,讓台灣由強人政治邁向民主政治,一路下來,台灣社會沒有出現大震蕩,即使早前的百萬人倒扁行動,總體還是平和有序,老百姓還是正常生活,政府也沒有出動軍事鎮壓。民主政治要成熟發展,總得讓人民有學習的起點和過程,而不是像現時中共的做法,以打壓異己,箝制傳媒的方法來維持表面的穩定,令民憤越積越深,人民連表達意見的渠道和參與政事的機會也沒有,如何能監督政府呢?社會怎會和諧?人民又如何能當家作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開放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