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深度】裴廣度:獨裁的最大可怕 就是所有人只為一個人活

——殭屍大地

人類走到今天,誕生了很難數清的哲學家、經濟學家,僅德國著名的哲學、經濟學家不下百位,康德、萊布尼茨、維特根施坦、海德格爾、弗里德里希·李斯特、馬克斯·韋伯……他們每個人都用不同方法不同側面對世界進行揭示,你們則偏偏選定了馬克思。

馬克思主義是喪失靈魂的主義。聽這話,怒目瞪眼,估計是主義者第一反應。我也很抱歉,因為我記著,主義者是誓言真理的追求者,而且是頭可斷,血可流,真理不能丟的那種。我只是想陳述事實,也想說出疑問。

1917年11月7日十月革命,蘇聯1922年12月30日成立,如果說理想太炫目,之前還來不及思考,現在一個最大的試驗場擺在眼前,分析批判,檢驗真理,是不是真理的追求者最該做的?1918年開始的大饑荒,餓死520萬人,你可以賴給“帝國主義封鎖”,那麼1932年大饑荒,餓死1千萬人,1946年大饑荒,餓死150萬人,你還說啥?俄羅斯號稱歐洲糧倉,在皇帝手裡糧食不停出口,在主義者手裡人餓死了?荒誕上面全是血。

最恐怖的就是殺人,1934年蘇聯肅反、大清洗,布哈林等理論家被殺,10.6萬神父被殺,還有工業專家、科學家、藝術家、廠長等被殺,據估計,企業中上層管理人員中有50%-75%的人遭到清洗,列寧遺囑中6位蘇共領導人除斯大林皆被殺,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選出的71名中央委員中,除了基洛夫被暗殺,只有19人活下來,其餘被處決或自殺。軍隊更厲害,5個元帥殺了仨,4名一級集團軍將領殺3個,12名二級集團軍將領全殺,67名軍長殺60個,199名師長殺136個,397名旅長殺221個……蘇軍將領格里戈連科曾說,世界任何一支軍隊正面戰場都不可能這樣損失。軍隊被清洗的結果,就是對德開戰,蘇軍被俘500多萬。

能不能把斯大林殺人餓死人叫艱難探索?

但是真悲涼,你黨創始人陳獨秀,五任總書記痛苦思考後得出結論:蘇共就是社會主義旗號“黨的獨裁”,而且說:“是獨裁製產生了斯大林,而不是有了斯大林才產生獨裁製。”還頌揚英、法、美的民主政治是現貨而非支票。結果他獲了十宗罪:機會主義的二次革命論、右傾機會主義、右傾投降主義路線、托陳取消派、反蘇、反共產國際、反黨、反革命、漢奸、叛徒。當王明、康生宣布他叛徒、漢奸時,他憤怒道,你們一向如此,順汝者為戰士,逆汝者為漢奸。

他的繼任者瞿秋白,第二個總書記,想知道新型國家咋樣?1920年專赴蘇聯,結果眼中滿是血河飢餓,因此出書就叫《餓鄉紀程》,他在《多餘的話》中反對意見不同就要“打到”,並坦承對主義疏離厭倦,結果,看不到別人慷慨赴死,“叛變”壓棺幾十年。

人類走到今天,誕生了很難數清的哲學家、經濟學家,僅德國著名的哲學、經濟學家不下百位,康德、萊布尼茨、維特根施坦、海德格爾、弗里德里希·李斯特、馬克斯·韋伯……他們每個人都用不同方法不同側面對世界進行揭示,你們則偏偏選定了馬克思。

每個人都可以有偏好,但對待真理的態度必須確立,尤其是誓言真理的追求者。“真理”到底是質疑、彷徨,甚至迷茫正確?還是一味稱頌正確?真理追求者必須要回答。一堆黃屎,稱頌成不了黃金,但質疑肯定會還原為屎。同樣,真是黃金,質疑只能使黃金更亮。

其實,陳獨秀先生的質疑已經快觸摸到底部了,只需要再追問下去,為什麼會產生獨裁體制?因為公有制需要頂尖計劃者,公有制必然產生獨裁,最後獨裁者就是“真理”。

這種獨裁的最大可怕,就是所有人只為一個人活,個人已經不存在,獨裁者的個人夢想就是全人類的夢想,質疑就是“反人類”。每個個人要清楚自己就是螺絲釘、磚頭,而且要口唱心也唱:我是革命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我是革命螺絲釘,哪裡需要哪裡釘。奴隸都不會唱:我是奴隸真幸福。但信奉主義的會。

這種獨裁比皇權專制更加暴虐,而且超越。皇權只是把江河大地看成財富,而你只是他的子民,你雖說納稅,他必須愛護。所以,當第歐根尼對尼亞歷山大說:“不要擋住我的陽光。”這位率領方陣兵團,統一希臘,橫掃埃及、波斯、印度的大帝就乖乖閃向一旁,但同樣的話你敢對斯大林說,你會被秘密處死;你敢對毛澤東說,你會坐土飛機摔死;你敢對波爾布特說,他會掄你的頭砸大樹……

對主義的獨裁者來說,人只是它實現目標的“工具”,不要談思想,它看“工具”不順眼,你都得死。

如果你想要知道什麼是殭屍大地,主義走過的地方。

哪位主義的追求者還不服氣,就回答問題?正常狀態,一個人先犯錯誤,其他人會思考規避。第一個主義國家蘇聯犯錯後,中國照樣獨裁、三年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其它的後來國家哪個規避了?崇尚自治的鐵托,照樣整肅4萬名幹部。

最可怕的就是反對思考。馬克思主義一誕生,龐巴維克、米塞斯、哈耶克就開始批判,所謂主義的追求者誰聽了?自己不思考,還害怕別人思考,布哈林作為理論家倒在子彈下,嘆息掩飾不了活該。十年動亂結束後,大家才知道還有個顧准在艱難反思,所以有人說:幸虧還有個顧准。幾千萬黨員只有一個顧准,這是罵誰呢?真理的追求者說說看。上世紀80年代算是個中國反思好年代了,但當時波普爾的《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上卷翻譯出版,下卷沒出,因為下卷系統批判的就是馬克思。

不要再談什麼真理的追求了,真理的追求者首先捍衛的是對話和思考,現在新一輪悲劇又在上演,黨內黨外不許說話,正直敢言的教授被剝奪飯碗,刪帖封號不過癮,警察帶著手銬黑屋上門了……

殭屍大地,準備追隨霧霾的夢想。

2018-11-6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