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史上定都南京的六個朝代為何都短命?

在中國歷史上,曾有六個王朝定都南京。211年,吳大帝孫權在石頭山金陵邑舊地築石頭城。229年在此建都,名“建業”,都城周長約11公里,開始了南京的都城史。晉滅吳後,於太康三年(282年)改建業為“建鄴”。建興元年(313年),為避司馬鄴之諱,改為“建康”。五胡亂華,西晉滅亡,中原士族衣冠南渡,建武元年(317年)司馬睿以建康為都建立東晉(317~420年),南京從此成為正統中華文化的中心。東晉以後,宋(420~479年)、齊(479~502年)、梁(502~557年)、陳(557~589年)相繼在此建都,史稱南朝。南朝與此前的吳、晉合稱“六朝”。南京城西北瀕臨長江,東有“龍盤”紫金山,西有“虎踞”清涼山,北有玄武湖,南有雨花台,山水環抱,形勢極為險要。

當年蜀國軍師諸葛亮順江而下時,看到金陵古城,不禁失聲驚叫:“鐘山龍蟠,石頭虎踞,真乃帝王之宅也!”東晉大臣王導也曾說:“建康,古之金陵。”然而,十分奇怪的是,這座王氣旺盛的古城,定都於此的六個王朝,卻都短命,東吳69年,東晉102年,南朝宋59年,齊23年,梁55年,陳32年。後來,明初定都於此,一世而終,僅僅50餘年。太平天國建都南京,維持了9年。

春秋戰國時期,南京城還沒有成為城的時候,先是吳王的屬地,後來被越王佔領。接著,楚王又趕走越王,駐軍江邊的獅子山。有一次,楚王登上獅子山,環望四周,看到此處風景雄麗,喜悅之情油然而生。突然,楚王的臉色由晴轉陰。大臣們忙問原因,楚王煩躁地說:“這地方風景雖好,但王氣太盛!”大臣們表示要想法子解決這個問題,不能讓這裡再出帝王,於是徵集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有一巫師來應徵,設計了一個方案,即在獅子山上埋一批黃金,用黃金鎮壓此地的王氣,可保不再出帝王,此乃黃金“鎮王氣”。楚王同意後,大臣們馬上操辦在獅子山頂挖坑砌磚,埋下一批黃金。

按皇家習慣,一般地上的建築物稱為宮,地下的建築物稱為陵,埋金子的地方自然就叫“金陵”了。這個地方最早的名字就是叫“金陵邑”,“邑”是比“州”級別低點,比“縣”級別高點的軍事重鎮的建制。從此,這個地方被命名為“金陵”。

另有一種說法是秦始皇斬斷地脈,斷了龍氣。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出巡金陵,秦始皇深深被這裡虎踞龍盤的氣勢所吸引。但是,陪同左右的是方士常生、仙導卻沉默寡言。秦始皇問:“金陵形勝,氣象萬千,兩位何故沉默寡言?”兩位方士憂心忡忡地對秦始皇說:“金陵地形險要,氣勢磅礴,乃龍脈地勢,王氣極旺,若不採取對策,五百年後會有天子坐鎮!”

秦始皇大驚失色,他自認為自己是始皇帝,自己的子子孫孫永為天下一統的皇帝,怎能容忍金陵有別的天子出現?於是趕緊詢問對策。兩位方士指著不遠處的方山說:“方山地處金陵東南,你看,方山頂部平坦如官印,人稱天印山。天印,自然是上天賞賜的官印,決定了金陵之地的王氣興衰和吉祥命運。斷了方山龍脈,就是阻隔了金陵的王氣。再引淮水貫穿金陵,通達長江,讓這條秦淮河沖盡王氣,陛下就可以高枕無憂,皇帝之位千年萬世、萬萬世了!”

秦始皇遂命將金陵城北的獅子山、馬鞍山斷了山脈,淮水也貫穿了南京城,並將金陵改稱為秣陵,即為飼馬的草料場。

南京之所以沒有出現定都於此的強大王朝,還有更為深刻的地理、經濟、人文的原因。從地理上來說,南京依山傍水,虎踞龍盤,易守難攻。在此處建都的天子們,一開始就著眼於“守成求穩”,缺乏攻略開拓,問鼎中原的進取雄心。而且南京處於整個中國的東南一隅,一道長江“天塹”把它與遼闊的北中國隔斷,最易於偏安苟且。

從經濟上來說,江南向來為魚米之鄉,富庶的經濟條件反給統治者提供了加速腐敗的溫床,使“後主”們沉醉於“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的“上苑”。除了地理、經濟等外部因素外,定都南京的幾個王朝,都沒有問鼎中原、統一中國的決心和實力。也許正是這種種原因,使得六朝短命而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十方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