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中共加重打壓 訪民:中共已經不得人心了

2012年“七·一”上海民眾高喊打倒共產黨.(知情人提供)

近年來,中國大陸因各種不公和政府亂作為引發的官民矛盾越來越嚴重,各類訪民也越來越多。有訪民表示,近期中共為阻止更多訪民上訪,正實施各種高壓手段進行打壓。

加重刑事拘留與直接判刑

上海訪民李玉芳23日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對訪民的打壓越來越嚴重,信訪部門不僅限制上訪登記次數,有些信訪部門甚至關掉信訪窗口,“現在到信訪部門登記一次要3個月之後才可以再次登記,而全國人大現在連信訪部門都拆掉了,信訪這個窗口關掉了,也不做監督工作了。”

“而在這個過程中,如果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查到你是訪民,被認為是不正常上訪行為時,那麼遣回到原籍後立即就是一個月刑事拘留;而上訪次數多了,就直接判刑,上海70多歲的老人現在很多被關進去等待判刑,浦東一個67歲老人一年刑滿剛出來3天,又被抓進去,沒有公開審理,秘密的審判、判刑2年半。”

“就包括這次上海開進博會期間,在地鐵周邊被查到的訪民,一律送拘留所一個月刑事拘留。”

李玉芳說,以前訪民去北京一個月去4、5次,由於打壓很嚴重,現在訪民去北京的很少了,而且動不動就給訪民扣上尋釁滋事的帽子,“現在過的是恐慌的日子,感覺非常恐怖,老百姓舉步艱難,無路可走,有理無處說,有怨無處申。”

為什麼對訪民打壓這麼厲害,李玉芳說,以前由於強征強拆造成了大量訪民,現在是全國各地的、一大批不同問題的訪民都出來,“包括各地老兵維權、理財這塊的金融難民等等,再加上龐大數量的老訪民,這給中共極大的壓力,對中共構成了很大的威脅,所以現在一起打壓,現在情況很不好。”

李玉芳,2002年年底因楊浦區瀋陽路的家被上海當局強拆,一家三口過著居無定所的日子,為維護自己的權益她被逼上訪。而在十幾年的維權上訪中,十幾次被拘留,而在被判刑期間,還遭到酷刑迫害。

強逼訪民將手機與派出所的監控系統連上

大連訪民陳莉23日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地派出所在今年兩會期間,強迫她把手機連在派出所的監控系統上。

陳莉說,今年3月兩會期間,她剛回到家裡不久,派出所的人就上門敲門,然後把她帶到派出所,問她為什麼要去上訪,“我說,我姐姐失蹤了,房子被搶,我弟弟又被打殘了,關到現在還不放人,我母親躺在床上,天天想我弟弟,這些事情給派出所報案從來不管,不解決。”

陳莉說,他們一邊問,一邊做筆錄,“做完筆錄還叫我簽字、按手印,還採集我的信息了,他們拘留我好幾次了,不知道他們想幹什麼,還想把我的身份證收去。”

“最後把我手機拿出來,強迫我按照他們提供的密碼,把我的手機和他們派出所的監控網站連上,不然,不放我走,他們就拿著我的手機按下與他們系統相連的字母。”

陳莉說,她今年6月份轉發了一條微信上的信息就被派出所警告了,“派出所給我打來電話,問我這個貼在哪個微信群里看到的,說敏感話題不讓轉,我說什麼叫敏感話題,他們就說公檢法腐敗的話題不要轉。”

高壓增怨中共已失去民心

11月19日,湖北潛江市十多名訪民集體到湖北省信訪局遞交及向省政府快遞“個人安全保護申請書”。《維權網》22日報導說,在長期維權過程中潛江訪民大部分遭到非法綁架,非法關押私設黑監獄,酷刑折磨關押。有些被非法送到精神病醫院關押一年多的訪民,至今問題沒有得到解決,潛江被關押毆打過的訪民不計其數,他們還在繼續奔波在維權路上。

李玉芳表示,現在民怨越積越大、矛盾越來越多,舊的問題沒解決,又製造新的矛盾,“十幾年的維權之路不僅看不到希望,訪民現在被打壓越來越嚴重,中共已經不得人心了,而且已經是失去民心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