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李九蓮下顎和舌頭竹籤穿連 武警見證鍾海源被活摘腎臟

——文革時期罕見的奇女子:李九蓮 鍾海源

江西贛南兩個奇女子:李九蓮 鍾海源被處死和活摘腎臟的來龍去脈

暴屍荒野的女犯

這是我去江西南昌約稿時,一位武警幹部給我講的真實故事。當初他曾經是執行死刑的人員之一。兩位女犯平反後,他追悔莫及。我到贛州後,又有人為這椿案子找我……

到了贛州,我住地委招待所,不知怎麽回事,一天來了三個人向我告狀。在他們眼裡,《法制日報》的記者代表著中央政法機關,能鎮住當地的土皇帝。我其實是假公濟私,不太有興趣聽這些人羅羅唆唆地訴說。一個是因為住宅的地盤與鄰居發生矛盾,導致打鬥的事,一個是嚴打以後,兒子只因與領導吵架,打碎了領導家一塊玻璃,即被拘留,後不明不白死於獄中的事,還有一個是因為受了一個轟動全江西省的反革命案牽連,要求落實政策。

這第三個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找我時,鬼鬼祟祟,生怕讓人看見。他給我講了一個悲痛欲絕的案子,與我在南昌聽說的不謀而合,可見這個案子的影響之大。他希望我為因這樁案子而受迫害株連的人做一點點努力。他們到現在還活得灰灰溜溜,潦倒困苦。臨走時,他一再要我替他保密,並請我先出去看看,確定無人後,他才匆匆離去,消失在黑夜中。

時值一九八六年春,江西贛州怎麽還象文革時代那麽恐怖?

一封私信兩年牢災

他給我講的李九蓮,鍾海源案子早已有所耳聞,實在是觸目驚心,不得不寫幾筆。李九蓮,女,原贛州市第三中學團委宣傳部長,學生會學習部長。文革後成為三中“衛東彪戰鬥兵團”副團長,一九六九年二月,被分配到贛州冶金機械廠當工人。

一九六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她給當兵的男友信中講了她對當時政治形勢的一些越軌看法:

“我不明白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什麽性質的鬥爭,是宗派鬥爭還是階級鬥爭?我感到中央的鬥爭是宗派分裂,因此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產生反感,我認為劉少奇好象有很多觀點是符合客觀實際,符合馬列主義的……感到對劉少奇的批判是牽強附會……因此對今後……。林彪到底會不會象赫禿一樣,現時的中國到底屬於哪個主義等項問題發生懷疑。對現行反革命發生濃厚興趣,對反動組織的綱領也注意研究……”

這其實是情竇初開的少女寫給他男友的第一封信。這位男友也曾當過贛州三中“衛東彪戰鬥兵團”副團長。結果當年的紅衛兵戰友把這封信交給了部隊領導。可能想表現一下自己對毛主席,林副主席的忠誠,藉此得到提拔和重用。

部隊領導馬上把信轉到了贛州地區革委會保衛部處理。而這位出賣女友的家夥,打錯了算盤,非但沒撈到個官當,還很快就給複員了。

一九六九年五月十五日,李九蓮以現行反革命罪被捕。日記被抄走,發現有一些批判林彪的內容。因地委某負責人主張教育釋放,分管政法工作的軍代表不同意此意見,帶著李九蓮的日記,專程向江西省革委會主任程世清做了彙報。程世清聽完回報後說:“象李九蓮這樣全面系統反林副主席的,在全國也不多見,屬敵我矛盾,要從嚴處理。”

下面的人考慮到姑娘年輕,出身又沒問題,只判刑五年。

到一九七二年七月,程世清成了林彪死黨,倒台了,李九蓮才獲得釋放。結論是:現行反革命性質,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發配到江西興國縣鎢礦廠當徒工。

她被開除團籍,禁止加入工會,有病也不能去看,必須通過礦長批准。周圍人仍把她當成危險人物,見面躲著走。原地區公安處辦過她案子的人對她說:“你在林彪沒暴露前,就反林彪是唯心論的先驗論,是錯誤的。”

出賣過她的男友一口咬定“你就是個現行反革命!”

有人給李九蓮介紹對象,男的是個技術員,地主家庭出身,李九蓮同意了,誰知道技術員卻嫌李九蓮是“敵我矛盾”,不過帽子暫且拿在別人手裡。還四處揚言“哼,李九蓮想找我,也不看看她自己的樣子,和她沾上邊,運動來了,還活不活?”……

她不服這樣的結論,一次又一次地到南昌,北京上訪,申訴自己的問題。

只因一封信,就坐了兩年牢,變成了五類分子!

贛州父老伸張正義

一九七四年三月,批林批孔期間,李九蓮在遭到地委,地區法院,公安處,婦聯等單位對她來訪一一訓斥之後,忍無可忍,在贛州公園貼出了“反林彪無罪!”,“駁”反林彪是唯心論的先驗論””,“駁”反林彪是逆潮流而動””等六份大字報。

她把一九六九年自己寫給男友的那封信貼在大字報的最前面。這批大字報貼出後,立刻轟動全贛州市,並獲得了當地老百姓的廣泛支持。人們紛紛寫大字報,表示支持,同情李九蓮。在她的大字報上,寫滿了各式各樣的批語:

“向反林彪的女英雄學習!”

“反林彪無罪!”

“中國少的是李九蓮,多的是奴才!”

“人民支持你,李九蓮!”

“強烈要求為李九蓮平反!”

“我們同情你,我們支持你,李九蓮!”

“放心吧,呼嘯的浪花,人民的大海永遠與你同在!”

……

批林批孔的政治運動,聲勢浩大,令地方當局困惑不解,不敢貿然鎮壓,使得老百姓鑽了一個空子,張貼了大量支持李九蓮,批評贛州地區領導的大字報。贛州地委對此極為恐慌,認為李九蓮的行動是反革命翻案,經請示省委,於一九七四年四月十九日深夜,又秘密將李九蓮逮捕,押往興國縣看守所。

贛州二十萬父老兄弟姐妹再也忍不住了。四月二十四日夜,當地二百五十九個單位,二千多人舉行集會,並發表聲明:“李九蓮以對林彪的及時洞察表明她是酷愛真理,關心祖國前途,無私無畏的好青年!”

“立即釋放李九蓮!”的大標語貼滿了贛州市街頭。

會後,數千名群眾自發湧向地委辦公樓,要求釋放李九蓮,交涉了一夜,毫無結果。淩晨,幾百名群眾分乘四十多卡車,奔赴興國縣,請求縣委和公安局釋放李九蓮。這就是所謂的4.25衝擊監獄事件。

一時間,連許多當地黨政領導,如地委常委陳萬兆,興國縣公安局長等都表示:同情群眾的要求,希望上面妥善處理此案。

李九蓮貼在贛州公園的大字報前,更是人山人海,圍得水泄不通。夜深了,還有人打著手電筒看……

人民群眾如此大規模替一個反革命分子說話,在中國實屬罕見,馬上驚動了中共江西省委。繼程世青之後,陳昌奉在江西主政,這小子當時是江西省軍區司令,當過毛澤東的警衛員。他立即向贛州地委發出五點指示:

一.李九蓮是地地道道的現行反革命分子;

二.贛州某些人爭論此案,實際上是為現行反革命翻案;

三.衝擊興國縣監獄是嚴重政治事件,必須立即制止;

四.某些幹部,公安幹警在李九蓮問題上嚴重喪失立場,實際上是向反革命投降;

五.對在李九蓮問題上立場堅定,堅持原則的同志,應於表彰。

這五點指示,馬上在贛州地,市幾十萬幹部群眾中傳達,形成了一股可怕的魔力。

形勢雖嚴峻,但贛州人民並沒有都被嚇慌了神。當晚,一些熱心人士自發地聚在贛州公園,成立一個“李九蓮問題調查委員會”,繼續為反林彪的姑娘伸張正義,他們知道,事到如此,已無退路,只能利用批林批孔的縫隙,堅持鬥爭下去。

素不相識的人們給調委會送來了一塊錢,二塊錢,三塊錢……有人給調委會送來了自己做的一鍋肉炒米粉;有人給調委會送來了茶水;還有人捐來墨汁,漿糊,紙;不少中學生義務幫助,貼大字報,發傳單,連很少出門的老太太也顫巍巍地柱著拐杖走來捐送郵票和信封,讓調委會用來寄材料……

贛州市紡織廠一位女幹部,找到調委會的負責人說:“聽說你們上訪正缺錢,我現在還沒解放,只發生活費,這五十元,你們就收下吧,夠買張火車票的……。”

贛南是個窮地方,一些工人家裡連個收音機都沒有,贛州人此刻卻為調委會捐出大批錢物,使這個沒有一分錢經費的民辦組織生存了七個月之久!

贛州公園設立了廣播站,日夜廣播,公園的閱覽室被用來寫材料,抄大字報,印傳單……

以調委會為代表的默默無聞的贛州老百姓沒有在公安部森嚴的批示面前發抖;沒有被省委四次五點指示嚇倒;也沒有被地委的停發工資所折服……李九蓮反林彪的大無畏勇氣,激勵了贛州人民決心不顧一切地拯救自己女兒的生命。

誰說中國人骨頭軟?江西贛州人民在李九蓮問題上所表現出的勇敢,仗義,堅強足令中國人堪以自豪!他們六次上訪北京,在長安街,前門等處張貼大字報,請求中央出面,解決李九蓮問題;他們在省會南昌的八一大道上貼出了數以萬計的大字報,要求立即釋放李九蓮……在他們中間,甚至還出現了為此獻出生命的另一悲壯女子鍾海源。

江西省委一小撮人自然又怕又恨,忙向中央彙報,求賜上方寶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