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瞞著老婆猛降100萬 我終於順利出貨一套深圳的房產

2018年,本韭菜主要精力都在搞房子,實際上沒怎麼參與股票,但還是寫一寫罷。 16到17年,深圳房價一直暴漲,漲得本韭是心驚肉跳。有時路過深圳灣,華僑城水岸啥的。打開鏈家看一看,哇,15到20萬一平不等,套套都是兩三千萬起。 3000萬,那就是400多萬美刀。本韭之前一直在外企工作,經常出國跑跑。400多萬刀,那是一筆何等的巨款?

2018年,本韭菜主要精力都在搞房子,實際上沒怎麼參與股票,但還是寫一寫罷。

16到17年,深圳房價一直暴漲,漲得本韭是心驚肉跳。有時路過深圳灣,華僑城水岸啥的。打開鏈家看一看,哇,15到20萬一平不等,套套都是兩三千萬起。

3000萬,那就是400多萬美刀。本韭之前一直在外企工作,經常出國跑跑。400多萬刀,那是一筆何等的巨款?

我敢說不管歐美,不要說中產,就是大企業高管,一下拿得出400萬刀現金的,肯定不多。

住裡面的,這都是些什麼人?

有個大學同學,在澳州一家銀行里當高管。去澳州時去他家坐坐。墨爾本郊區,說是60萬澳刀買的。

那就是一個小山頭,上下兩層,上面六間房,下面客廳廚房大花園游泳池。400萬美刀,在澳州那能買下整整一個莊園。

本韭共有2套房,一套婚前自己買的較偏大盤,面積挺大。另一套是老婆婚前自己買的,地鐵口小房子,只有60平。然後本韭當即做了決定,把大房子賣掉看看。

和老婆商量,她是堅決反對,老婆一家,不對,還有本韭一家,包括兄弟姐妹表親等等。少說有三十號人,聽說我打算賣房子,個個像看著外星人一樣。不得不說,我國的洗腦教育太特么成功了。

17年下半年,就是在和老婆大費口舌,後來我耍了第一個陰謀,就是,騙她說,我把我這房子賣了,反正有點偏,等拿到錢,就付首付在市區買個學區房。

老婆一合計,這房是我的婚前財產,沒有她的名字。賣掉再買,就成了共有財產,於她略有利焉。

當即同意,房子都沒掛牌,已經帶著父母,樂滋滋的到處去看房子,簡直像瘋了一樣。

閑話不表,找中介掛牌。然後發現,賣2手房,真是艱難無比的一件事。

新房一開盤,那是放搶搖號。本韭菜的房子掛出去,悄無聲息。17年掛了大半年,一周大約有一個帶看。總之,真正有意向要買的,只有一個人。這位哥哥跳過中介,加了我的微信。

然後和我談,1,要砍價,砍100萬,大約是9折,這倒也沒什麼。2是想簽個條款,就是他是要賣掉自己的房子,來買我的。要簽個連鎖,就是他賣了,才買我的,本韭要鎖定房子價格等他交易成功。

這沒辦法答應。

一晃就到了2018,看房的總是有幾個,真正想買的半個也無。然後看到了鏈家的2017大數據報告。鏈接就不用給了,自己百度即可。

認真的做了統計,得到一個結論。按鏈家的報告,深圳2017,成交二手住宅9萬套,其中,1000萬以上的,佔比為2.8%。這樣一算,不過就成交2500套左右。

其它的武漢,南京,上海,都是2%多一點,只有北京,千萬以上的成交在6.9%。鏈家的數據,不知道準不準,但是沒有其它數據可以參考了。

17年還是市場火熱,萬一樓市不景氣,這不是就可以跌到1000套?本韭何德何能,能在1000個名額里撈到一個買家?頓感心驚肉跳,晚上睡夢都會驚醒。

瞞著老婆,砍價100萬再掛。如果被她知道,那還不發生嚴重抓扯?

這樣,就把本韭砍出了1000萬區間,按照大數據,成交率提升至7%以上,機會多了一點。

壓價發生了效果,本人小區我天天在看,鏈家大約就是掛了六七套的水平。本韭把價格壓在了最低價。然後有另一位哥哥來了,看中了,人也大氣,稍稍讓了幾萬塊錢,就簽了約。

簽合同,需要夫妻到場,出示身份證。老婆一看,怎麼少了100萬?本韭再耍第二套陰謀,貼耳說,買家要避稅,合同是陰陽合同,談好了,過戶的時候,另外補100萬現金。

終於簽了字,收了定金。那是長出一口大氣,太不容易了。

這就了事了么?然而並沒有,很快就花樣百出。

到了約定過戶的日子,中介來電,說買家出了問題,原來這位哥哥也是賣了一套房,置換到本韭的房子,然後收款出了問題,首付湊不齊了。

要麼違約不買了,要麼得等。這尼瑪萬萬不能讓老婆知悉,果斷等,不算違約,不要買家付任何補償。

聽說打了官司,拖了一個多月,拿到錢了。於是過戶。然後,銀行又出了問題,買家徵信有問題,銀行不肯批貸。

中介又帶著換銀行,找資金過橋,賠利息,本韭是只要能出貨,什麼都好說。閑話不表,折騰經月,找了一家外資銀行,批到了貸款。但是有個條件,就是過戶可以先過,交齊資料,貸款要過半年才放款。

半年就半年,哄著老婆,去過戶按手印,又把本人100萬分級A加海航債都出了,假裝作為買家補的100萬,打入戶頭,了結了一件大事。

順便說一下,能幹成此等大事,也是機緣巧合。本韭的外企在17年關門跑路了,給本韭談了補償,大約就是補了1年的工資。手上有糧,於是不找工作,專心干這件事。

如果還在上班,想想就覺得萬無可能。頂著深圳的烈日,人都快跑虛脫了。

此事辦完,貪心尚且不足,然後打算對老婆再耍第三套陰謀。和她商議,把你的小房子也掛牌。賣一下。因為限購了,要買得離婚,不想離婚的話....

這一下就捅了馬蜂窩。那是全家出動,老丈人跑來和我談話......

總之,沒有干成,但是新房也沒有買成。需要本韭簽字,本韭一向身法輕捷,躲,找工作,面試,回老家,出差,戶口沒帶,社保記錄要查,身份證掉了,跑跳碰閃,豈能讓婦人捉住?

下半年了,風向突轉,二手房大跌,朋友圈裡有人打砸售樓部。

老婆有點慌,跑來找本韭。說,我覺得你說的也有道理,還是先賣小房子。

苦笑了一下,打開鏈家給她看。這個小區,年初掛牌七八套,現在成了七八十套。

想出手,得大幅砍價,怎麼樣?

總之,貨沒能出完。但是好歹跑了大頭,想想,今年也可能滿意了。

股市,收益的沒有。有一點小尾巴,幾千股陝煤還套住了。大頭已經假裝房款上繳,

收益就是理財利息。總體計算,可能三四個點吧。

2019年,沒有其它期望,希望我國再放一次大水,讓本韭把小房子也出掉。願望就滿足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集思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