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被「革了命」的代步車:三年後老人怎麼接孩子?

離2019年還有四天時,北京迎來入冬後最冷的一天,最高溫只有零下5度,清晨更是達到零下十幾度。北京西城區二環邊一座老國企單位的居民樓下,武師傅像往常一樣,7點一刻帶著小孫女準時出現在一輛紅黑相間的電動車旁,打開後車門,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的孫女坐進去後,武師傅就趕緊拿準備好的毯子給她蓋在腿上,雖然去幼兒園只有十分鐘的車程,但這數九寒天的清晨,十分鐘足以將孩子凍感冒。

嚴格意義上講,武師傅的這輛小紅車並不算真正的電動車,用民間的說法,這叫“老年代步車”,專業的說法是“低速電動車”。

環顧車位都被佔滿的小區,老年代步車並不少,他們塞滿了那些正規私家車停不下的地方,還經常會用兩塊磚和一塊板子來占車位。一輛外觀酷似迷你版吉普的老年代步車長期停在小區門口,後窗上貼了一行字“抖音,生活不能沒有激情”,引得路過的年輕人會心一笑。更多的人則和武師傅一樣,車後窗上貼著“接孩子自用”的字樣,這樣做一來是為了顯示自己和拉活兒的“三蹦子”不一樣,不是“非法運營”車輛,二來是為了博取大家包括交警的同情——這麼大年紀了,只是為了讓自己和孩子每天不用頂風挨凍,並不容易。

而就像心照不宣的默契一樣,只要上路後不違反交規,交警大多對老年代步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雖然這些車沒有牌照,開車的人也沒有駕駛證。

不過,這樣的寬容環境可能不會持續太久。2018年11月初,在經過長達五年的“討論”後,中共的六部委聯合發布了《關於加強低速電動車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地對低速電動車展開清查工作,對使用中的低速電動車制定出淘汰過渡時間。一個月後,遍地低速電動車的山東省率先表態,三年內淘汰掉在用的低速電動車

武師傅的兒子早就料到了這一結局。2018年7月,北京市已經出台了《北京市非機動車管理條例》,正式禁止銷售低速電動車。在禁令出台前兩個月,武師傅以1.3萬元的價格買了這輛車,也成為北京最後一批老年代步車。如今武師傅買車的那家店已被關停。武師傅的兒子雖然對父親開這車上路有些擔憂,但冬天來了,剛上幼兒園的女兒確實需要一輛這樣的車來接送。

這類車因為方便、便宜,且滿足了大批民眾的出行需求,因此,使用規模越來愈大。

但灰色地帶將不復存在,中共公安部堅決要求這類車在道路上消失。

然而,一句“不讓開幹嘛讓賣”是最大的殺手鐧。

與武師傅車輛將被淘汰的些許擔心相比,低速電動車的生產廠家們更為焦慮。唐丰采是一家國內低速電動車龍頭企業的銷售高層,對於2018年,他說整體銷量還不錯,但政策模糊,整個行業內的心理壓力都比較大。對於2019年,他更是充滿憂慮。

今後將嚴禁新增低速電動車產能,車輛要上牌照,駕駛人員必須有駕照,限定低速電動車上路行駛範圍。唐丰采知道,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一旦標準向正規電動乘用車看齊,那麼低速電動車這一產品就將徹底消失。

如今,從中國四五線城市、小鎮縣鄉的居民,到北京的二環,在所有機動車能走的和不能走的道路上,都能看到各形各色裡面裝著娃的老年人和非老年人駕駛的低速電動車。三年後將如何接送孩子?

山東表態之後,更多的省市將跟進。而上海則早在2012年就實施了全面禁令。

住在武師傅樓上的譚先生今年30多歲,兒子剛四歲半,第一年上幼兒園時,他每天車接車送。由於每天都目睹老年代步車上路帶來的風險,譚先生是堅定的取締派。但隨著停車越來越難,路上越來越堵,譚先生在今年購入了一輛新飛牌的電動自行車,是各項標準都合規的產品,並在淘寶上買了兒童防護罩、頭盔、汽車防風罩、護膝等全套裝備。每天送完兒子後,一米八幾的譚先生會騎著電動自行車到朝陽SOHO附近的寫字樓上班,甚至騎車去五星級酒店參加論壇。他並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因為這輛電動自行車確實比他那輛“龐大”的SUV方便多了。雖然這個冬天,譚先生體會到了久違的凍手凍腳、全身被吹透的冷。

但即使三九天,每天下午五點左右,兒子幼兒園大門的旁邊,依然停滿了接送孩子的電動車和老年代步車。“取締低速電動車或電動自行車能解決交通安全的問題,但也會導致新的矛盾待解決。因為每一種交通工具存在的背後,都是一個家庭的運轉,一種生活解決方案。它不合理的存在,就說明整個城市交通有不合理之處。”譚先生說。

而看著父親帶著女兒離開,武師傅的兒子想起來,忘了告訴父親,昨晚和媳婦商量過了,決定放棄生二胎的計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經濟觀察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