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悶聲發大財 巨量廢舊鉛蓄電池流入地下產業鏈 非法回收暴利驚人

大量含鉛廢酸就地傾倒,拆解工人缺少基本防護;城鄉接合部築土爐冶煉,停工1年仍氣味刺鼻……江蘇淮安近日查處的一處非法鉛冶煉點,4名嫌疑人一年半非法獲利超過1000萬元,當地恢復生態至少需要2000萬元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鉛蓄電池生產國和消費國,鉛蓄電池產量佔世界總產量的比重超過40%。行業公認,鉛蓄電池非法回收處置環節的污染形勢十分嚴重。

受利益驅動,加之回收體系不完善等因素影響,近年來廢舊鉛蓄電池非法回收、暴力拆解、土法冶煉案件屢打不絕,污染觸目驚心。業內權威人士表示,每年中國至少超過60%的廢舊鉛蓄電池流入非正規渠道,數十萬噸含鉛廢酸被直接傾倒。

非法回收處置屢打不絕

污染觸目驚心

從江蘇淮安市中心城區駕車,行駛約半小時,來到淮陰區袁集鄉,拐進一條偏僻無名的鄉間道路,再行駛約十分鐘,越過鹽河,在一片荒蕪的堤岸邊,一座破舊不堪、四面漏風的工廠就矗立在這裡,周圍無人家,無田地。

這是淮安市查處的一處非法鉛冶煉點。雖然停工已一年,但廠區空氣中的味道依然刺鼻,地面上散堆著一些黑色乳膠狀物。這個非法冶煉點由一個大廠房和幾間工人宿舍組成,緊鄰鹽河。鹽河是淮安境內重要河流,河流穿城而過。廠房內,兩個土爐已被拆除,留下兩個大坑和一堆防火磚。四周窗戶上還依然掛著黑色的帘子。

據淮安市清江浦區檢察機關辦案人員介紹,這是非法冶煉中犯罪嫌疑人掛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外人看見裡面的生產狀況。經環保部門調查,這一片土地和水都已被嚴重污染,污染物主要是重金屬和酸。

這一非法鉛冶煉點於2016年3月設立,2017年9月被查。4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共投入130萬元,僱傭30餘人,先後設立7個隱蔽拆解點,在不同鄉鎮回收、拆解、冶煉廢舊鉛蓄電池。

2016年發布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規定,除鉛蓄電池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渣和廢水處理污泥外,鉛蓄電池回收過程產生的廢渣、含重金屬污泥,經拆散、破碎、雜碎後分類收集的鉛蓄電池也屬於危險廢物。

據檢察機關提供的數據,其間有賬可查的記錄顯示,嫌疑人共非法拆解廢舊鉛蓄電池15000餘噸。初步調查顯示,嫌疑人獲利1000萬餘元,但經南京大學環境規劃研究所評估,涉案幾個區域生態環境的修復費用至少需要2000萬元。

目前,淮安當地正計劃通過公益訴訟、財政撥付環保基金等多種手段籌措資金,對受污染的土壤等進行生態修復。

超六成流入非正規渠道

一些企業暗中大量採購

在查辦這一案件的同時,淮安市還查處了另一起非法回收、處置廢舊鉛蓄電池案件,非法收購的廢舊鉛蓄電池達14000餘噸。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以“鉛、電池、拆解、污染”為關鍵詞搜索刑事案件時發現,2014年以來,查辦的類似案件有121起,主要分布於山東、河南、浙江、河北等地。

“中國正進入一個電池報廢高峰期,年鉛蓄電池理論報廢量超過600萬噸。”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鉛鋅分會副理事長馬永剛說,保守估算,超過60%的廢舊鉛蓄電池流入非正規渠道。

中國物資再生協會秘書長高延莉告訴記者,通過正規渠道回收的比例不到30%,大部分廢舊鉛蓄電池流入非正規渠道。另有業內人士認為這一比例高達80%。

山西省公安廳2018年初查處的一處非法冶煉廢舊鉛蓄電池窩點,涉及跨省轉運廢舊鉛蓄電池。兩名犯罪嫌疑人從河北等地收集廢舊鉛蓄電池,轉運到大同市天鎮縣夏家溝村一養殖場內,非法拆解、熔煉廢舊鉛蓄電池,並在夏家溝村隨意排放污染物。

業內人士表示,鉛蓄電池平均使用壽命為2年左右,電池由74%的鉛及其化合物、20%的硫酸、6%的塑料構成,具有較高的資源回收利用價值。據透露,大部分非法冶煉的再生鉛最終回到了鉛蓄電池生產企業,一些鉛蓄電池企業為降成本,暗中大量採購非法再生鉛。

工信部賽迪研究院、京津冀蓄電池環保產業聯盟等機構此前一項聯合調研顯示:京津冀地區廢舊鉛蓄電池回收80%掌握在非法社會源渠道,正規電池生產企業回收量非常小,且正規再生鉛企業80%的原料來自非法社會源渠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經濟參考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