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2019 中共國家破產之日?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中共經濟沒大到不能倒 但大到無法救

近期韓國拍了一部展現20年前經濟破產前一周情景的電影。旅美學者何清漣就此影片分析,中韓兩國政治體制不同,但經濟體制卻有許多相同之處。韓國金融危機爆發前的特徵中國現在幾乎都具備。中共不斷降准,經濟泡沫越吹越大,成了一種比韓國還要惡劣的倒逼型信貸擴張機制。中共決不允許影視界拍任何披露弊病的經濟類題材電影。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分析,中共不會因為經濟規模如此之大而不可能垮掉,但是規模大到無法救。

近日北京大學知名教授鄭也夫刊文,呼籲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引來各方解讀。評論人士認為,今年有三種誘因可能共同推動中共改弦更張。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日前出席世界浙商上海論壇表示,在中美貿易戰上,商人要改變人才結構及財政能力,怪美國沒有用。

韓國危機前的銀企體制與中國相類

韓國為紀念1997年金融危機20周年,拍了部電影《國家破產之日》,展現了瀕臨破產前一周的情景。

旅美學者何清漣在大紀元撰文分析,中韓兩國政治體制不同,但經濟體制卻有許多相同之處。

何清漣說,從70年代開始,韓國政府通過大量投放政策性貸款扶植以重化工業為主的大型企業集團,30家規模龐大的企業集團壟斷了韓國80%的國內市場。這些國有商業銀行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給國有企業提供低成本融資,以低利率為大型企業集團提供政策性貸款,政策性貸款占韓國銀行業貸款總量的比重從1970年的47.5%上升到1978年的59.1%。

這種低利率政策和政策性貸款嚴重扭曲了商業銀行的激勵和約束機制,在政府的保護下,韓國企業選擇了高負債經營。它們首先從銀行貸款購買資產,然後再以這些資產作抵押申請更多的貸款,形成了“倒逼”的信貸擴張機制。

而中國現在的情況與其非常類似。

商業銀行幾乎全部為國有,少數幾家非國有銀行的股東也是國有銀行與國企;國有銀行的任務主要是為國有企業提供優惠的政策性貸款(據中國財科院報告,國企的銀行貸款利率低於民企1.5個百分點);既然能夠拿到這種優惠低息貸款,中國國有企業都是高負債經營,經常將低息拿到的貸款轉手借給民營企業炒地炒房炒股。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中共拿出4萬億救市之後,中國信貸寬鬆根本停不下步,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顯示,2008~2016年期間,面向非金融公司的信貸從不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95%上升到超過150%。

為支撐長期經濟發展,保持金融健康,本應削減國內企業債務,尤其是應該將削減龐大的國企債務作為一項國家優先事項,但中共卻反其道行之,不斷降准,經濟泡沫越吹越大,成了一種比韓國還要惡劣的倒逼型信貸擴張機制

中國爆發危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救不了

《國家破產之日》展現了這幅圖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使韓國經濟陷入嚴重危機,當時韓國的外匯儲備只剩下可憐的39億美元。為渡難關,政府不得不在當年11月向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申請了550億美元的緊急援助性貸款,代價是韓國的經濟政策必須接受IMF的干預和嚴厲監督。

何清漣寫到:從此,韓國進入了“IMF時代”:貨幣貶值、企業破產、公司裁員,失業者高達130萬人,自殺率增加42%,……所有這些,韓國人都歸罪於IMF體制。1998年初,金大中上台後,堅持不懈地推行金融、企業、公共機構和勞資關係四大部門的改革,對經濟的全面復甦起了關鍵性的推動作用。

韓國人認為IMF體制讓韓國喪失了經濟自主權,被迫開放金融業,是謂國恥。韓國國民曾發起“捐金募銀”運動,總共籌集22億美元,這種共渡難關的精神曾感動了全世界——這種情形,中共政權就不要期望出現。

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共號召“全體民眾共度時艱,風雨無阻應對無法迴避的挑戰”,遭到網民各種譏諷,不少人甚至盼望中共慘敗。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IMF除了拯救韓國之外,還分別向菲律賓、泰國、印尼提供了11億、172億、400億的緊急援助性貸款。

何清漣提問,中國如果發生金融危機,會有哪個國際組織出來拯救?答案是沒有。早在2016年11月,2008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在華盛頓的一場研討會期間,美國之音記者曾問他:“一旦中國經濟出現更為嚴重的狀況,世界其它經濟體會不會前去救市?”克魯格曼的回答是:“不會。即便是其它國家具有最良好的願望,也不可能;中國的社會和經濟規模太大了——不會因為規模如此之大而不可能垮掉,但是規模大到拯救起來非常困難。(not too big to fail,but too big to save)”

何清漣強調,《國家破產之日》這部影片講述的是韓國故事,但處處都可以看到中國經濟的影像。中共決不允許影視界拍任何披露弊病的經濟類題材電影,代入情境感強烈。最重要的是,切切不要忘記,這部影片的英文名是Default,直譯就是“結構鎖定”。

馬雲談貿易戰:怪美國沒用,未來幾年更難受

中美貿易戰維持現狀之際,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日前出席世界浙商上海論壇表示,在中美貿易戰上,商人要改變人才結構及財政能力,怪美國沒有用,還說“你改變不了特朗普(川普),你連你媽都改變不了”,並指出“好消息是所有人都不容易,壞消息是不容易的時代可能剛剛開始,未來幾年可能會更加難受”。

21世紀經濟報導,馬雲表示,只有自己強了,再大的洪水、風浪都能度得過,"風口來了,豬都會飛。每個人都想找風口,每個人都押寶風口。"這個時候如果你能把握好,也許就是巨大的機會。"因為風過去,摔死的一定都是那些豬,豬被風吹起來,它不會長出翅膀來。"

北大教授吁中共退出歷史舞台;評論:誘因有三

近日北京大學知名教授鄭也夫刊文,呼籲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

鄭也夫在這篇題為“政改難產之因”的文章中,分析了中共政改為何難產的原因。他說,70年代末葉,中共曾有過一場經濟體制改革,但中共一直沒有實行政治體制改革,原因是中共高層發現政改的每一項內容都在削弱這個政黨。

他說,這個政黨給國家帶來了太多的災難,所以他們應該儘可能地避免暴力,以最少社會動蕩的方式,退出中國的歷史舞台,這是當前符合中國人共同利益的事情,而今後中共領導人,所能做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淡出歷史舞台。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認為,2019年將不僅迎接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還可能迎來將其埋葬的海嘯。

他分析說,誘因可能有三:一是,經濟崩潰導致民心不穩,中共解體。二是,一場瘟疫或天災摧垮了中共的有生力量,使其自動退出歷史的舞台。三是中共諸多惡行曝光,中共高層政治博弈導致魚死網破,中共體制內良心人士順勢而為,改弦更張,重組政權。

周曉輝表示,更可能的是,這三種誘因相互交織在一起,共同推動中共的解體。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