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苦膽:向神叫板的醜類(圖)

——又一例「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系副教授賀建奎

中(共)國的大陸,是一個創造“人間奇蹟”的地方,並且不時地引起世人的震驚和忿詈。

2009年11月,國際社會的兩位正義之士——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與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推出了根據他們持續追蹤數年搜集、整理而成的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一書,他們稱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眼下,邪惡的魔爪不僅伸向活體器官,而且伸向了胚胎基因。

2018年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對外公開宣布: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這一對雙胞胎名叫露露和娜娜(賀說實驗共有7對夫婦參與,露露及娜娜是實驗中第一對誕下的嬰兒。而據大陸媒體披露,負責該項目的賀建奎團隊,涉及400個人類胚胎的實驗)。天哪,經過基因改造的非自然人已經面世了!叫人類猝不及防。

這個帶有爆炸性的消息一發布,立時引起軒然大波,遭到全球輿論的聲討,中外科學家、媒體人等各界人士紛紛質疑、譴責這種違反人類道德倫理的行徑,而且深度憂慮,“擔心這將改變人類自己,擔心人這個物種以後不成其為人”。

事實上,對於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好些國家在早於中(共)國做這個手術之前就都已經掌握,也都能做。可是人家有良知,有道德,不願突破科學倫理底線。於是,賀建奎率其團隊奉命而上,為中共爭奪“科技第一”的野心而冒天下之大不韙,也趁機為搶頭功乃至得諾獎而利令智昏地衝鋒陷陣。

近日多家媒體起底:賀建奎是中共通過“千人計劃”從美國挖回來的“尖端人才”,其基因編輯項目獲得南方科技大學和深圳科技創新委員會的經費支持。毋庸置疑,基因工程在中國大陸只能是黨國項目,而不可能是任何個人的小試驗。至於賀建奎們的這個實驗,不排除有個別無良外國科學家參與,但是他們的這個團隊,則顯然是中共的“科研別動隊”。現居台灣的前上海某大學理學教授草祭11月29日在推特上點出,“基因編輯嬰兒”實驗,是由中共上層推動,南科大負責實施,賀建奎具體執行的一項秘密計劃。他從五個方面做了分析(從略),以證明“基因編輯嬰兒”是中共推動的研究項目。

其實,從中(共)國的“第十三個五年計劃”這種官樣文章中,也不難看出它“搶佔未來制高點”的一點蛛絲馬跡:“推進基因庫、細胞庫等基礎平台建設”,“加強前瞻布局”於“生命科學、核技術等領域”,“加速推動基因組學等生物技術大規模應用”,等等。你能說賀建奎所乾的“胚胎基因改造”這個活兒,跟上述“推進”“推動”“加強”“加速”沒有關聯?現在,事情鬧大了,問題嚴重了,黨國的相關單位、相關部門爭先恐後地與賀建奎切割,一番假撇清,就能脫掉干係?

細思極恐。有史以來,東西方文化都認為,是神創造了人。人類的生殖繁衍,基因的代代相傳,均有其自然規律、自然法則。現今倒好,有這樣一幫“科學家”,利用“基因編輯”這項生物技術,改造起胚胎基因,在分子層面修改生命密碼,逆天而行地擅自造人了,而且已經造出來了!這個口子一開,將來,有權有勢有錢的人可以自作主張、隨心所欲地定製人、訂做人了……這還得了嗎?再說,如果受精卵由基因變異的生殖細胞參與形成,那是會遺傳給下一代的。而那兩個女嬰也要長大成人,也要結婚生孩子,而孩子的孩子,孩子的孩子的孩子……後果不堪設想。這是人類史無前例的人造人,天理難容啊!在中(共)國發生的這個向神叫板的瘋狂舉動,打開了人類自毀的大門。國已不國,人將非人。這還不令人恐懼嗎?!

之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而今,它竟傷天害理地改造人體胚胎基因,邁出了使人類這個物種變異、貽患於未來的可怕的一步。這又是一例“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中共醜類們如此褻瀆神明,實乃利令智昏,發瘋了?這是末路狂奔,這是作死的節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阿波羅網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