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陳維健:習近平是引蛇出洞還是力所不逮

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新年之際發出;共產黨領袖所能做的唯一可載入歷史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歷史舞台。他的話象平地的一聲驚雷,響徹在新年的中國大地上。讓中共退位下台,可以說自中共執政七十年以來,體制內的知識分子第一次發出這樣的呼聲。這一呼聲順應時代潮流,中共七十年犯下的罪惡,及目前的倒行逆施,表明中共已是一個無可救藥的黨。除出體面下台別無出路。

習近平上台以來對知識分子的禁言,禁聲已到了飯桌課堂,教師只要講一些不符合主旋律的話,都有可能被舉報開除公職,聚餐連手機都不敢打開,唯恐有人錄下音來。人人驚若寒蟬,小心謹慎,害怕踏入雷區,犯了禁忌。江胡時代敢於出來針貶時政,宣揚普世價值的公共知識分子大都沉默以自保,似乎又回到了五七年反右後的禁聲時代。然而時間到了2018年開始逆轉,以許潤章教授為代表的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出來說話了,直指習近平的倒行逆施,接著有資深的經濟學家吳敬璉,人大教授向松祚,百名知識分子的呼籲書,對習近平進行挑戰式的批評。今年開年,更有了鄭也夫升級到要求共產黨下台,挑戰憲法黨章。之後又有國際關係學院教授予梁雲祥對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叫板。這一切都表明今年將會是一個非常不同尋常的一年,一場文明與野蠻,專制與民主的較量已經是勢在必斗。

2015年習近平上台之初就制定了不準妄議中央條例,那麼以上這些體制內的知識分子的言論,已不僅僅是妄議中央,更是要共產黨下台了。尺度遠遠地超過當年的右派的“黨天下”,“政治計計院”。按照共產黨的說法,是向黨發起猖狂地進攻。這還得了,這不是要翻天嗎?習近平是一個對善意溫和批評都不能容忍的人,自然不會對此無動於衷。目前對黨政府的批評是零容忍度,民間手機微信,朋友圈,家庭圈發一條稍有不滿的信息,都會上門抓人。那麼對這些知識分子的公開批評與要求共產黨下台的呼聲,會網開一面嗎?自然不會。

如果說習近平對這些知識分子沒有開刀,那一定是他沒有辦法開刀,形勢與權力不允許。已經掌握了中國的黨政大權,一言九鼎,定於一尊的習近平為何沒有辦法對付這幾個知識分子呢?這是一個大問題。是不是習近平要學習老毛,“引蛇出洞”,秋後算賬,再來一場新的“反右”運動。要麼就是他的權力出現了問題,黨內已經有了制衡他的力量,而這些知識分子的言論,正是代表了這個力量。

因此可以肯定2019年,要麼習近平開展一場新的反右鬥爭,要麼習近平權力被制衡,在形勢的逼迫下走人下台。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會是驚濤駭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