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放緩禍根 專家:中共咎由自取

中國經濟放緩,有人認為部分原因來自中美貿易戰,然而專家認為真正的肇因是中共的咎由自取:壓抑私營部門,支持僵化的國有企業。

彭博社1月12日的評論文章指出,中國目前的經濟發展程度正處於進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在城市化和工業化“低果易摘”(low-hanging fruit)的目標再也無法實現時,就會掉入這個陷阱。

亞洲四小龍擺脫中等收入陷阱

文章稱,從過去的歷史來看,拉丁美洲、前蘇聯和中東國家的經濟發展,最終都無法擺脫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命運。唯一真正成功實現經濟轉型的國家是石油生產國、歐盟成員國以及少數幾個出口導向的亞洲經濟體—新加坡、香港、台灣和韓國。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個國家的經濟,因為某種優勢而高速增長,但是在達到了中等收入水平後停滯。有些發展中經濟體因勞動力成本上漲和成本競爭力下降,不僅無法與高技能創新的先進經濟體競爭,也無法與低收入低工資的經濟體競爭。

世界銀行對中等收入的定義是人均國民總收入在1,000至12,000美元之間,按2010年物價計算。

為擺脫中等收入陷阱中共推出“中國製造2025”

文章認為,中國經濟經過數年的高速增長,近期出現放緩現象。中共領導層看到了“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推出“中國製造2025”計劃,試圖建立高附加價值的出口產業。

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採取補貼國營企業及其它掠奪性產業政策等方法,試圖主導全球先進技術行業。美國等西方國家指責中共以不法手段強制技術轉讓及竊取知識產權,以各國產業利益為代價,滿足其掠奪他國經濟的野心。

根據亞洲開發銀行2017年的一項研究,中共推出“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目的之一是避免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不過,中共領導層似乎走錯方向,因為據亞銀2012年發表的一篇論文,想要擺脫中等收入陷阱不能單純依賴大量出口,必須鼓勵技術發展的良性循環,以使產品更多樣化、精緻化和專業化。

中共所犯錯誤:壓抑私營部門支持國營企業

報導稱,發展中經濟體想要建立這種高附加價值產品出口導向的行業,最佳的策略是儘可能地發展各類型的私營企業。然而,中共領導層一直以來都是在壓低私營部門的利益,支持僵化的國營企業。

中共官方的數據顯示,去年1月到11月,中國私營企業的固定資產投資達到人民幣37.8萬億元(5.5萬億美元),比三年前增長了18%。同期間國營企業這個項目的增長率為36%(為私營部門的兩倍),達到人民幣21.6萬億元。

對於以出口導向為主的中國經濟來說,中共當局傾向幫助國有企業的固定資本投資的政策是反其道而行。據統計,2013年,中國的出口僅11%來自國有企業,39%為私營企業的貢獻,47%來自在華運營的外商。

此外,中國2017年公共固定資產支出雖然較五年前增長了88%,但是國有企業在同期間的利潤僅增長了17%。對中國來說,這是個警訊,因為這種令人側目的落差,通常是使某個國家長期處於“中等收入陷阱”的另一個關鍵因素。

中國經濟發展優勢耗盡面臨艱難時期

過去二十年,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以至於很容易忽略潛伏的弱點。中國城市經歷過勞動力的大幅增長,現在幾乎沒有發揮作用。中國去年的失業人口幾乎和日本一樣多。

經濟學家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認為,中國過去的發展優勢即將耗盡。中國經濟放緩的負面效應已逐漸浮出水面,中國農業銀行(Agricultural Bank of China Ltd.)前首席經濟學家項松佐上個月在北京發表講話時說,中國經濟可能在2018年幾乎沒有增長,正面臨“長期且艱難的時期”。

領導層必須相信其人民的生產能力

目前,北京最需要的是在各個領域中努力推動開放改革,以促使其增長引擎的持續運轉。然而,中共領導層傾向自力更生的政策,很類似戰後拉美國家所青睞的進口替代工業化政策。這個政策雖然可以在一段時間內創造驚人的增長,但是最終將掉入長期的債務困境及中等收入陷阱。

彭博社的評論文章在最後說,面對經濟發展的逆轉,北京領導層必須相信其中國人民的生產能力(而不是國有企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