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請博主們嘴下留德 你不可以這樣鄙視

——2001年 一批員工下崗了

為了生活忙碌的老百姓,其實總是怯懦的。我們害怕失去,渴望有一根稻草牢牢抓住,以及想要維護我們價值觀里,一直想要去相信的東西

2001年,我家縣城的百貨大樓不堪虧損,終於讓一批員工下崗了

我的媽媽就是其中之一

當時‌‌“下崗職工‌‌”是個很熱的詞兒,我有一天放學回家,我媽告訴我她以後沒有工作了,我非常興奮地喊:那你是不是就是下崗職工了,哈哈哈!

之後的一天,我爸來到我的卧室,跟我進行了這輩子第一次的‌‌“Man's Talk‌‌”

我爸正襟危坐地對我說:辰辰,你媽因為你說的話,在廁所里偷偷抹了好幾次眼淚,你是個男子漢,不能傷害你媽媽,懂嗎?

小學二年級的我似懂非懂地接受了,但這件事就在我媽心裡埋下了種子

我高中時,我媽曾和我小姨一起做過一個‌‌“小生意‌‌”,她們推著三輪車,車上有一個炒鍋,倆人一起到我的中學附近賣卷餅

(網路圖片)

我媽因為怕我同學看到她,‌‌“給我丟人‌‌”,就在離學校很遠的地方推著三輪,或許三線及以下城市的朋友知道,學校旁邊的小攤,離得太遠是沒什麼人光顧的

我後來知道這件事之後很難受,所以就在放學之後,帶了很多同學過去吃卷餅,但我媽的這種怯意好像一直持續了下來

當然,不全是我造成的,也不全是‌‌“怕給我丟人‌‌”這種原因

我也相信,全中國和我類似的故事有很多很多

為了生活忙碌的老百姓,其實總是怯懦的。我們害怕失去,渴望有一根稻草牢牢抓住,以及想要維護我們價值觀里,一直想要去相信的東西

雖然這種價值觀,的確會滋生出某些負面因素,但你要知道,造成這些的本質90%仍然是生活本身,只有很少的部分來自主觀選擇

之前我看到一條微博:‌‌“你爺爺喜歡權健火療,你奶奶穿足力健,你爸爸炒A股,你媽媽買p2p理財,你聽邏輯思維,你老婆看迷濛。你們就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我其實很喜歡那個博主,但是看了之後就很難過:為什麼明明是別人作的惡,也要被編排成‌‌“底層智商不足‌‌”的段子,而還有這麼多人以精英身份自居,跟著一起嘲諷呢?

前幾天微博說谷大白話的事兒,看到評論區有人貼出來谷大之前回復網友的截圖,有人問臟盤子誰洗,谷大白話回復:

‌‌“當然是阿姨啊,難不成還自己洗啊‌‌”

我當時有點震驚,更多的是難以名狀的傷感

這幾天又有一件事,依舊讓我難過

我看到了一個我很喜歡甚至有點仰慕的作者,寫了篇講述春運的文章

她始終都用一種饒有興緻的口吻形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得到的落點是‌‌“哇,原來他們是這樣的,真是不容易‌‌”想要搞出悲憫同情的人文關懷氛圍,卻又始終掩飾不住事不關己的冷漠

我很理解,這個作者目前的工作需要講究排場,需要和‌‌“接地氣‌‌”的東西拉開距離,精準地打到受眾的點

但不是這樣的,你們他媽的,不可以這樣!!

你盡然可以鄙視佔著籃球場跳舞的大媽,可以吐槽在公共場合外放短視頻的小青年,可以說真的不喜歡《沙漠駱駝》這種滿大街都在放的洗腦歌

但是生活的壓力帶給普通人的保守與怯懦,以及生活條件導致的品位滯後,沒人有資格鄙視

那些在綠皮車上的局促,被某些事情坑去智商稅後的悔恨,我只覺得讓人難過

KOL們,或是誤打誤撞,或是個人機遇加上努力,或是家庭與關係帶來的資源,甚至是以上的條件兼而有之,讓你和最底層的老百姓拉開了生活條件的差距,甚至有人以此作為跳板實現了階級跨越

但KOL的全稱是Key Opinion Leader,吹無數彩色泡泡沒問題,但你的關鍵意見如果是對普羅大眾生活的否定,你不覺得太殘忍了嗎?

沒人不喜歡精緻,包括我說了這麼多,依然是會為了提升自己和家人的物質條件努力,也想試試看我人生的邊界在哪裡

但我永遠記得2008年,高二(10)班教室里的我,並不知道離校門很遠的地方,有一輛三輪車停定,我的媽媽支起攤子,望著校門的方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罐頭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