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貞岩:任正非談孟晚舟弦外有音 美回應無情

任正非一番言辭非但沒有對華為和孟晚舟案件起到任何的幫助效應,反而捉襟見肘、欲蓋彌彰,使人們更加看清了華為公司的可怕性並拒而遠之了。(STR/AFP/GettyImages)

正值北京與渥太華關係緊張,保釋在家的孟晚舟保安看守升級之時,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日前在深圳接受了美歐媒體採訪,談到了正在加拿大溫哥華保釋在家等待引渡聆訊的女兒孟晚舟。從其看似平常的言辭中可聽出其非同尋常的弦外之音。

這是孟晚舟被加拿大警方逮捕後,任正非首次公開言論。任正非除表示自己挂念女兒之外,沒有對孟晚舟的審判即將到來發表評論,但表示“樂觀”相信“正義會解開真相”。任還表示他愛“國家”“支持共產黨”,“不會做任何傷害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事情。”這些話,從表面上聽起來沒有什麼了不得的,無非就是表白自己、表白華為、進而表白孟晚舟。但是,我們慢慢的看看下面的事件和深入的分析,你可能會有新的理解,甚至是被驚得不寒而慄。

繼美、澳、新、日等國抵制華為技術後,針對英國等國在應用5G技術和建設通信基礎設施時,也對使用華為的設備表達擔憂。這些國家認為,華為可能向北京方面提供監控和干擾資料的方法。就記者提出的各國因擔心中共滲透竊取情報而抵制華為產品等問題,任正非用詞相當微妙,用諸多限定詞,顯出底氣不足。據日本《朝日新聞》報導,任正非回答說:即使被要求提供情報,“也會拒絕要求”,“從未收到來自任何國家政府的提供不適當情報的要求”,“中國並沒有法律要求為設備添加‘後門程式’”等。

對此,希望之聲指出:“至於哪些屬於不當情報、中共會否在無法律許可的情況下為設備添加後門程式,就任君揣摩了。”日本時事新聞社的報導中指出,這是任正非2015年以來第一次接受非中國媒體的採訪,原因可能是感受到孟晚舟事件帶來的強烈的危機感。

任正非發表上述言論不到一周前,波蘭當局稱,他們已逮捕了一名在波蘭工作的華為員工,罪名是為北京從事間諜活動。華為對此反應迅速,在上周六立刻解僱了該男子並稱其行為與華為無關。

華為這位銷售主管在波蘭被捕,當地政府指控他從事間諜活動。華為否認他的任何違法行為是代表華為進行的。顯然,華為知道該主管的間諜行為難以掩蓋,索性將其當替罪羊拋出,與之切割關聯,但外界看得非常清楚。任正非堅稱他的公司沒有為中國進行間諜活動的說辭再次不攻自破。

其實,在大陸要想接受外媒採訪,是很難辦到的事情。一些中共異見人士接受外媒採訪後都受到了來自大陸警方的壓力。目前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等人就是因為接受外媒採訪,而被破門而入騷擾,而後遭到囚困於家中,還有些因此而被抓捕甚至是判重刑。可見,在中共與加拿大關係惡化的敏感時刻,任正非突然露面公開接受外媒採訪,絕不會是他頭腦一熱的個人行為。

中共的法律特別是憲法條文看上去條理分明、道貌岸然,但是在執行中,中共官僚、權貴的一句話就能使量刑變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可以任由當政者的意志而“從重從快”。就在任正非此次露面的前一天,加拿大公民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在中國被判處死刑。謝倫伯格因捲入毒品案原本被判囚15年,沒收個人財產15萬元人民幣,驅逐出境。但中共檢方去年底要求重審,並迅速於1月14日開庭改判為死刑。這一決定,令外界大為吃驚,顯然也是違背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條文。

這一裁決迅速引發質疑,輿論認為中共政法系統有“政治操弄和外交考量”之嫌,是在報復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孟晚舟,並在加國即將決定是否引渡孟晚舟至美國之前對其施壓。

另外,就任正非的言論,還有另外的解讀。比如說任正非說的中國政府從未要求他或他的公司提供華為合作夥伴的“不適當的資訊”。云云。外界一聽,好像是真話。但是,我們看看中共的歷史就能對其言辭做出一個正確的解讀。比如,在上個世紀70年代以前,中共對內一直向本國民眾宣傳說:“台灣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一定要解放台灣!”它不說台灣人民生活的比我們好,我們就是要攻佔台灣。它把要攻打台灣的理由描繪成了一種拯救台灣的大愛精神。還有諸如“要​​解放全人類”等等就更加顯得雄心勃勃了,當然他們不認為是在做傷害別人的事了。

其實中共的這種思維方式和做法與其共產小兄弟國家包括國際恐怖分子的做法如出一轍,而且更具迷惑性。這樣,民眾就很容易被欺騙、挾持和利用去充當罪惡的炮灰。當然縱觀中共歷史,我們還看到,中共把他們不放心的群體打成“牛、鬼、蛇、神”“地、富、反、壞、右”等,把六四學潮說成是反革命暴亂,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健身群體揭露迫害真相誣稱是破壞法律實施,把有正義感之士抵抗暴政說成是顛覆國家政權,把新疆、西藏民眾維護自己的宗教理念說成是分裂,把遭強拆等含冤民眾上訪說成是鬧事,還有網路上中共組織的五毛網路大軍把海外所有敢於揭露中共罪惡的人士說成“不愛國”、“漢奸”等,並用低級下流的語言進行謾罵甚至是威脅恐嚇,試圖使正義之聲消音。

中共建政以來,可以說是壞事干盡了。中共不但屠戮了8000萬至上億的本國民眾,還對外輸出“革命”,暗中幫助其他獨裁暴政和恐怖分子,中共勢力所到之處都給那些區域帶來了血腥和不安。

也就是說,幾十年來,中共一直用這種顛倒黑白的言論和扭曲的思維來行事。他們說的話就往往都是要反著聽的。就像任正非說的“不適當情報”就可以解讀為,他不認為幫助中共助紂為虐是幹壞事,當然對於華為與中共的合作,他也不會認為是“不當”的了,反而認為是“正當”的,是愛國、愛黨的舉動。

還有,在華為和任正非的意識中、頭腦中充斥著無神論和唯物主義觀念,當然它的行為和理念就是缺少人性、弱肉強食的叢林規則、狼性文化。隨著華為公司在中國繼而在全世界的擴張,華為給它的員工灌輸了這種不擇手段的“競爭精神”,促使他們比公司的對手更拚命工作、行動更迅速,即所謂的“狼性文化”。任正非宣稱:“我們永遠都是狼文化。”任正非在去年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說。“可能吃到肉有困難,但狼是不屈不撓的。”任正非對“狼文化”沾沾自喜。

11日,負責與加拿大政府溝通的華為駐加拿大公司的一名高級主管斯科特·布蘭得利(Scott Bradley)宣布辭職。他11日在社交平台“領英”上發文說,“在我們步入2019年時,是時候要做出改變了。”不過,他沒有說明辭職的原因。在此敏感時刻,加國這名高級主管的辭職也很耐人尋味了。

據阿波羅網報導,美國國會多位跨黨派議員1月16日推出新法案,將禁止向中興、華為或所有違反美國制裁法規及出口管制禁令的中國通訊企業出售美國晶片或其它部件。法案名為“電信拒絕令執行法”(Telecommunications Denial Order Enforcement Act),由兩名共和黨籍議員,包括聯邦參議員科頓(Sen. Tom Cotton, R-AR)和聯邦眾議員加拉格爾( Rep. Mike Gallagher, R-WI),及兩名民主黨籍議員,分別為聯邦參議員荷倫(Sen. Chris Van Hollen, D-MD)和聯邦眾議員加耶戈(Rep. Ruben Gallego, D- AZ)在參眾兩院共同提出,旨在要求美國總統禁止向所有違反美國制裁法規及出口管制禁令的中國通訊企業施行出口禁售令。這對被制裁中的中興和華為來說無疑又是雪上加霜。

來自阿肯色州的聯邦參議員科頓在聲明中說:“華為是中國共產黨有力的情報資訊收集者,其創始人兼首席運營官為人民解放軍的工程師”。“中國電信公司若像華為一樣違反了我們的制裁或出口管制法規,他們都應該受到等同於死刑的拒絕令。”

在加拿大方面,目前特魯多政府正從對華政策偏軟的態勢中變得強硬起來了,他表示對北京當局的報復性做法不能聽之任之,並表態加國可能尋求盟友聯手應對中共,如果這一幕出現,無疑加深了北京與西方的對立、增強北京在國際社會的孤立狀況;特別是美方如將此事件與中美磋商捆綁,則在不利中方化解貿易戰、乃至於新冷戰帶來的危機。

任正非言論更為嚴重的是,我們看到,任正非沒有對華為違反美國禁令、暗中幫助伊朗、敘利亞等殘酷鎮壓本國民眾的政權的行為做出任何懺悔,就知道他說出話的背後含義了。在中共這夥人的心目中,沒有善惡、是非觀,表面上有也都是扭曲的和騙人的。如果任由華為和其背後的中共勢力在國際社會再蔓延下去,掌握了先進網路技術的暴政國家會更加凶殘;正義的國家網路也會被中共所操控,縱使你有先進的軍事優勢,網路一失控,正義力量的戰鬥力就會大大喪失,隨之恐怖將籠罩全球。

也可能是老天有眼吧,及時通過這段時間的一系列事件遏制住華為和中共的惡性膨脹。包括前不久被稱為“中國芯”、“軍芯”的中共軍方高尖端武器晶片研發小組領頭人陳書明的車禍而死,與華為密切合作的張首晟墜樓而死,孟晚舟被逮捕、波蘭華為銷售主管被逮捕、加拿大華為主管辭職,全球多國抵制華為等等,不管其表面是什麼原因促成,但都起到了遏制中共擴大行惡的功效,都起到了維護世界和平和穩定的作用了。下一步國際形勢將如何走向,我們拭目以待。

總之,任正非的一番言辭在接連的國際事件中所散發的弦外之音,非但沒有對華為和孟晚舟案件起到任何的幫助效應,反而捉襟見肘、欲蓋彌彰,使人們更加看清了華為公司的可怕性並拒而遠之了。美國16日重磅消息可解讀為對任正非自我漂白的回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