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恐「斷崖式下跌」 美企業界還熱傳中共重磅信息

美國企業高管上周來到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參加投資者大會,在會場上傳達或者聽到的信息是:“中國製造已是過眼雲煙了”。而製造業的不景氣無疑帶來出口的急速下滑。除出口外,中國消費正全面低迷。雖然中共央行本周累計投放超萬億,不過有經濟學家認為,央行此舉實際上加劇了中國經濟的脫實向虛,資產泡沫化問題愈加嚴峻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外貿、投資、消費已全面熄火。中國經濟今年一季度“斷崖式下跌”風險出現。

美企高管:中國製造已是過眼雲煙

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編譯報道,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舉辦的投資者大會(ICR Conference)上,來自德州的Yeti Holdings公司首席執行官馬特・雷特傑斯(Matt Reintjes)在大會期間告訴《華爾街日報》專欄記者約翰・斯杜爾(John D. Stoll):“有時候中國是追求公司經營快速增長的最簡單答案,但是現在從長遠來看,它已不再是最佳方案。”

Yeti公司去年10月上市,由於盈利強勁,本月股價上漲。雷特傑斯的中國策略贏得了華爾街金融專家的讚譽。

雷特傑斯和斯杜爾談到了多年來在中國做生意所面臨的持續不斷的問題,包括中國勞動力成本的增加、中共當局要求美企強制技術轉讓,以及盜竊知識產權等,而這些問題在美中爆發貿易戰後更加沸騰。

沃爾夫研究(Wolfe Research)從事消費品分析的專家斯科特・穆斯金(Scott Mushkin)說:美中貿易戰是“壓垮駱駝(中國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

斯杜爾18日在專欄文章上寫道,在大會上,包括Party City Holdco公司在內的高管表示,他們甚至將一些生產轉移到美國,以減少將產品運送到實體店所需要的時間成本。這些改變中國運營策略的公司,大多數都得到了好的回報。

雷特傑斯說,他計劃在年底前將Yeti在中國大陸的生產完全轉移到其它國家,以避免因美國對中國大陸關稅,可能對該公司造成的1500萬美元的財務損失。

Alix Partners零售業務主管比爾‧劉易斯(Bill Lewis)在大會上表示,早在2011年棉花價格震蕩時,許多公司就開始重新考慮對中國製造的依賴。此後,其它問題一直浮現,包括中國勞動力成本增加,中共當局對外商施加的政治壓力,以及中共的不合理法規及任意執法等。

由於擔心關稅的增加會導致價格上漲,美國零售業巨頭傾向自中國以外的國家進口產品。最大的零售商沃爾瑪公司(Walmart Inc.)去年夏季要求美容品供應商尋找其它國家生產的口紅、眼妝、洗髮精等。

劉易斯還表示,有很多方法可以抵消關稅帶來的衝擊,包括要求供應商降低售價,或者提高商品價格,但是這些都是短期策略。

“三駕馬車”全熄火中國經濟或“墮崖”

外貿、投資、消費是中共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從近來公布的經濟數據來看,這三駕馬車已經全部熄火。

大陸去年12月份進出口下滑幅度之大出乎市場預料。中共海關總署14日公布的去年12月份進出口數據顯示,按美元計,12月進口按年減少7.6%,遠遜預期的正增長4.5%;

出口按年減少4.4%,也比預期的正增長2%為差。12月以美元計價的出口創2016年12月以來最大降幅,以美元計價的進口創2016年7月以來最大降幅。

12月中國宏觀經濟先行指標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更跌破50,進入收縮區,表明大陸需求疲弱,製造業在收縮。

12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按年上漲1.9%,創2018年6月以來新低;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按年上漲0.9%,創2016年9月以來新低。

大陸去年汽車銷售下滑,大陸全國乘聯會1月9日發布的公告顯示,2018年大陸廣義乘用車零售銷量按年減少6%,為逾20年來首次年度下跌。國際投行摩根士丹利的報告認為,中國國內需求下滑是拖累車市的關鍵。

去年,大陸手機市場出貨量4.14億部,按年下降15.6%。房地產價格下跌,消費增長下滑,消費者信心不振,股市動蕩持續探底。

這些數據顯示大陸經濟陷入了困境。

評論人士林美芬在《香港經濟日報》撰文表示,最新數據反映,隨著中美貿易戰影響進一步浮現,大陸經濟增長下滑速度明顯加快,經濟形勢嚴峻,若不加快推出穩增長措施,今年首季經濟可能出現斷崖式下跌的風險。

央行連續大放水,上周累計凈投放超萬億,加速資產泡沫化

中國房地產市值總量達450萬億人民幣,已經超過歐美日總和,泡沫化已經很嚴重。而政府投資擴大(通過城投債等模式),被認為將進一步推升房地產泡沫。

央行大規模印票子大放水,實際上加劇了中國經濟的脫實向虛,資產泡沫化問題愈加嚴峻。

金融研究院院長、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認為,2019年的資產配置將出現“資產荒和核心資產的泡沫化並存”的現象。

管清友分析說,儘管市場金融資金端鬆動,但從資產端看,由於經濟還處在下行周期,資產仍在縮水,即便是從股票市場上看,經濟底沒到,業績底沒到,估值底也沒到,現在只有一個政策底,這會出現一個情況,再次出現資產荒和資產的泡沫化。

經濟學家認為,資產荒的本質是企業效益下降,實體經濟投資回報率降低,大量資金找不到合適的投資品,出現了配置混亂的局面。

據穆迪數據,截至2017年末,中共政府債務相當於GDP的16%左右,但加上地方政府債務和通過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發債,這一比例升至GDP的60%。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