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史記吳秀波列傳》紅女主被捕內幕

近日,中國影視明星吳秀波與女星陳昱霖恩怨持續發酵。其父母表示,因吳秀波指責陳昱霖勒索被捕。

事情早在2018年中秋節發生,比吳秀波小25歲的陳昱霖聲稱自己是吳秀波的情婦,關係達七年之久。


事情引發熱議後,微信公眾號張叔同1月18日刊登《史記·吳秀波列傳》走紅網路。全文如下。

吳秀波,京師人,戊申年(1968)生,秀波之名,源於二老,各與一字之故也。其父乃鴻臚,母為會計,家有長兄,素善學,其後為科學家,亦名矣。

初,祖父以民國經商,設織造坊,獲利無算。及生秀波父,家累數萬金,為江南豪富。祖父既老,得孫秀波,甚喜,常教導之,會臨終之際,乃遺命秀波:“男兒志在四方,不在其小,終事其大,久而見名,切勿操之過急,以失其方略。”


2014年6月17日,吳秀波在中國上海參加《我的青春高八度》探班(圖源:VCG)

秀波頓首,泣涕,遂勉力讀書,謹慎事學,未嘗有逾矩、懈怠者。年十四,某夕自庠序歸家,見日壇有舞長拳者,觀益久,竟迷其中,且手足不禁效之,比劃如大人。於是每過其處,必學之,居數年,拳術嫻熟,力能扛人。

甲子年(1983),秀波忽告父母曰:“吾欲赴文工團,以成斯拳。”父母俱知其性固執,無何,乃許之。

及會考,果得入,為文工團一卒,同僚者,張涵予、王志飛、傅彪諸是也。

翌年,團事漸開,秀波事業有顯,然常覺腹痛不能止,夜半數驚寤,懼,猶不敢以事告上,遂私尋郎中問病。

郎中曰:“君腹有疾,乃腸癌也。”

秀波大驚,曰:“吾方少年,竟得此病,為之奈何?”

郎中曰:“當割結腸,凡四十寸,如此,君乃得生耳。”秀波從之。

適病始瘳,郎中持書急白秀波曰:“大謬矣!大謬矣!君固無病哉,是乃謬報也。”

秀波聞之,面色遽暗,仰天撫腹泣曰:“腸兮腸兮,吾痛失汝矣!”

自入中年後,秀波頗多坎坷,治歌廳則歌廳敗,主飯館則飯館衰,立酒吧則酒吧損,倒服裝則服裝虧矣。彼時秀波,夜夜失眠,常驚坐起,顧枕旁髮妻,日夜操勞,顏色亦稱憔悴,妻肱嬌兒,或哭或啼,如此之狀,可謂窮矣!

初,秀波與劉蓓有舊,相交十餘年耳。劉蓓者,亦京師人,當時之名伶也,拍戲無算,頗得佳名。

秀波徘徊數日,欲求之,然言語卒不能出,乃常踱步於門下,俄見覺,蓓乃問曰:“秀波豈有不意乎?何以蹙眉在此?”

秀波有慚色,撫首而對曰:“窮困極矣,將無生生之資耳。”

蓓聞之,笑曰:“此事何難?吾固當助汝一臂之力也。”

於是秀波自是出入蓓門,蓓每有新戲,輒延共往。秀波亦不負蓓望,審慎事戲,演繹不苟,常夜誦劇本至三更,唯患忘詞失信,久之,《立案偵查》、《嫁衣》數劇俱名,秀波由是漸聞。

會《黎明之前》熱映,秀波既冠男神之名,而紅極一時,時人稱之翹楚,伶界俱脫帽望焉。當是時也,秀波之為人,面有風霜之跡,膚有刀劍之印,花發髭鬚,中年俊貌,意豁如也。

丁酉(2017),逢名導張永新,為《軍師聯盟》男主,晉宣帝司馬懿也。秀波演劇中人,竟得戲外己,凜然有古人之風,權術運籌,言行舉止,殊得司馬之魂,如有神助者。

未幾,更為《虎嘯龍吟》,益見其旨。是時秀波,聲聞華夏,名動友邦,宋仲基不敢與爭鋒,吳亦凡無力與爭雄。

何也?秀波乃賦大叔之名也,仲基、亦凡諸輩,徒宵小、龍陽之女,豈可得乎?

戊戌,有伶女陳氏昱霖者放言曰:“秀波欺我甚矣,吾嘗為小三耳!”已而天下人俱知,有者謂秀波曰:“陳氏雖非善類,然侍汝七年不廢,汝驟然去之,實非丈夫所為也。”

秀波不顧,乃竊告其從者曰:“速與新浪數萬金,撤其熱搜,且致信告陳氏者,延歸國以商榷,不然,吾真不視之也。”

適昱霖歸國,秀波陰與朝陽捕快云:“昱霖,盜竊者也,詐欺徒耳,當捕之而後快。”於是昱霖見系,其父母不堪折,遂假女微博以白天下。

後事如何,諸君且待且觀之,叔同不復記。

張叔同曰:

夫自開放以來,韓流尤厲,肆虐九州,縱橫華夏,至於鮮肉當道,無才善任,民不知何為男子氣概,皆爭以妖嬈嫵媚之氣,則吾恐長此以往,則雌雄難辨,國之不國也。

秀波則不然,身材魁梧,容貌甚偉,神采奕奕,光彩奪目,且其少年浪子、大器晚成,厥有大叔之氣,此誠男兒之模範也。

天朝樂見秀波之屬,以為得男子雄風,可長民族志氣,良有以也。然殊未知秀波雖有大叔之姿貌,而無大叔之德行,徒以形色經營少女,謀略其人,久而事發,人設崩析,為天下笑,豈不悲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綜合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