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伊利夏提: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伊力哈木教授當之無愧

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伊力哈木教授是當之無愧的;他冒著生命危險,幾乎是孤家寡人,以大無畏的勇氣,如唐吉可德般,在北京替維吾爾人發聲、鼓與呼;儘管很多人誤解他,甚至還有一些維吾爾人也不理解他,但他還是堅持真理,堅持和平理性,堅持以平等對話,化解維漢矛盾之崇高理念。

作為一個維吾爾民族生死存亡中的流亡者,一個在此生死存亡鬥爭前線奔波的吶喊者,總是期盼能有一些令人振奮的消息,期盼能有奇蹟出現,能拯救維吾爾人於危難之中;尤其是最近幾年,大概是因為和古國家園完全失去了聯繫,特別希望能有振奮的消息,希望能出現奇蹟;但現實卻往往極其殘酷,令人振奮的消息、奇蹟,似乎也都拋棄了維吾爾人;這類消息,常常是來無蹤、去無影,瞬間的振奮,長久的遺憾。

一些令人振奮的消息,來勢洶洶、雷聲滾滾,卻虎頭蛇尾,沒有下文;使我們期盼振奮消息、期盼奇蹟的心靈饑渴難於得到撫慰;如美國政府以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陳全國等作惡者的消息,自去年4月末出來,讓我們大家著實振奮了一陣,但直到今天為止,還是沒有下文;儘管我還在抱著殘存的一點希望期盼著,但那開始時產生的振奮感,卻早已沒有了蹤影;這使我,可能也包括其他很多和我類似的維吾爾人,已經對那些令人振奮的消息,或多或少,開始持有懷疑的態度。

這幾天,正在中國監獄服無期徒刑的維吾爾民族英雄——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被美國參眾兩院十幾名重量級議員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如一股正義的暖流傳遍了世界;當然,聽到的這一消息,最激動的、最振奮的,莫過於苦難中呻吟的維吾爾人,包括本人也在內;伴隨著這一令人振奮的消息,推特、臉書上,海外維吾爾人群體在對這些參眾兩院議員們表達感激之情的同時,也在信心百倍的想像、等待伊力哈木教授在美國的勇敢女兒——Jewher Ilham能代表伊力哈木教授、代表苦難深重的維吾爾人前往挪威領取諾貝爾和平獎!

當然,給予伊力哈木教授諾貝爾和平獎,並不能立即改變維吾爾人的困境,也不一定能立即迫使中國政府釋放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但這將對習近平中國是一個重大打擊,對維吾爾人是一個令人振奮的希望火炬。

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伊力哈木教授是當之無愧的;他冒著生命危險,幾乎是孤家寡人,以大無畏的勇氣,如唐吉可德般,在北京替維吾爾人發聲、鼓與呼;儘管很多人誤解他,甚至還有一些維吾爾人也不理解他,但他還是堅持真理,堅持和平理性,堅持以平等對話,化解維漢矛盾之崇高理念。

伊力哈木教授,為了其和平理性、平等對話化解民族矛盾的崇高理想,不僅付出了自己的自由,而且也付出了其家人、兒女自由、正常的生活。

自伊力哈木教授被抓捕判刑,他在北京的妻子和兩個小孩子完全處於中共高壓恐怖、全面監控下;而且,因為伊力哈木教授的資產、存款被凍結,其家人的基本生活也都處於極為艱難的境地;大女兒在美國,更是孤苦伶仃,在煎熬中艱難度日;伊力哈木教授遠在阿圖什的親人更是遭遇牽連,有的進了集中營,有的被判刑。

伊力哈木教授在選擇為民族、為正義發聲之時,並不是沒有考慮到這些危險;而是他對民族和正義的追求,對公平、法制社會之理想追求,促使他不顧一切的選擇了這條可能使他失去自由,甚至生命,可能導致他家破人亡的理想追求之路;因而,在看到危險已降臨其生活、留下了樸實遺言之後的被喝茶、被旅遊之日,他還是沒有退縮,沒有停止;而是義無反顧的堅持真理,堅持和平理性、平等對話,化解矛盾之崇高理想之追求。

然而,剛愎自用的獨裁政權,崇尚暴力,自信能夠用暴力征服一個民族;對理想主義者伊力哈木教授的善意,極權政府以暴力的慣性用殘暴和惡劣予以回復,以‘分裂國家’罪名抓捕審判了崇尚非暴力的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判處了其無期徒刑!

伊力哈木教授的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應該可以說是實至名歸;作為苦難深重的維吾爾民族的一個民族精英,伊力哈木教授的諾貝爾和平獎,實際上,是文明世界對維吾爾人呼籲正義之聲的肯定和支持,是通過伊力哈木教授給予維吾爾人諾貝爾和平獎!這,將再一次給予面臨民族生死存亡維吾爾人一個希望,也將是人類現代文明、普世價值再一次以正義之聲在受民族壓迫者的心中植根之機會。

今天維吾爾人所遭受的民族清洗、種族屠殺,是史無前例的;然而,世界各國政府的反應非常遲鈍;到今天為止,僅有的是輿論壓力,而輿論的壓力,並沒有能讓中國政府停止迫害,釋放被拘押於集中營維吾爾人。

伊力哈木教授本人也處於生命危險之中。早已傳出,他的健康狀況並不令人樂觀。我不想想像最壞的可能,但聽多了被癌症死、被心臟病突發死、被上弔死的中國監獄傳奇;我並不是沒有擔憂和擔心,我相信大多數關心伊力哈木教授的人也都有這種擔心;大家呼籲了幾年了,也未見有所改變,不知是西方政府不給力呢,還是中國政府更強硬了?

我以為都有,西方要想改變中國並不是沒有辦法的,堅持人權、堅持普世價值!

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是歐美文明世界一個高舉人權、普世價值大旗,堅持理念的好時機;而且,也是正義世界向世人揭示維吾爾人遭受苦難的時機,也是文明世界給予惡意踐踏人權、歪曲民主中國之野蠻暴政一個教訓的絕好機會。

伊力哈木教授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在令人激動、振奮之餘,也不是沒有令人擔心和擔憂的一面。

大約兩年前,伊力哈木教授也被提名過薩哈洛夫思想自由獎,一開始也是轟轟烈烈,大家在激動與振奮中等待歐盟授予伊力哈木教授薩哈洛夫思想自由獎,然而,很快,當最後的候選人名單公布時發現,伊力哈木教授卻悄悄地被移除了最後的候選名單;當時,我就此寫過一篇文章《歐盟議會的綏靖》,談過我的觀點,我的失望;對歐盟綏靖政策的憤怒與悲哀。

今天的歐洲,情況遠比兩年前更複雜;那邊是咄咄逼人、經常秀肌肉的普京俄羅斯,這邊是氣勢洶洶、常常以金錢開道的習近平中國。

可以說,歐洲現在不僅是處於暴風驟雨來臨前的風雨飄搖,而且也處於歷史上最重要的敵我陣營重組階段;儘管人權的大旗,歐洲舉的最高、也還在堅持;但大多數時候,也只是方便時喊一喊;真到了關鍵時刻,保住政權的考量一直使歐洲政客在邪惡面前,為了贏得暫時的一些經貿利益,而出賣人權等普世價值,對極權暴政綏靖、做出妥協讓步,早已屢見不鮮。

這次,伊力哈木教授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不僅是要試歐洲政客是否能堅持人權普世價值的道德勇氣,更是要看挪威現政府有沒有勇氣面對中共極權的咄咄逼人、金錢外交,而且也要看美國政治家們是否有持之以恆的勇氣,是否能給予歐洲,特別是挪威一個定心丸;給出歐洲和挪威政治家一個明確的信號,既美國一定會堅定的站在自由、正義一邊,而不是今天習好友、明天金鐵杆的,讓歐洲政客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美國到底是什麼意思。

為了阻止伊力哈木教授拿到諾貝爾和平獎,中國政府肯定會動員其全部力量,包括其在歐美的第五縱隊、五毛,也包括維吾爾第五縱隊和五毛,來污名化、妖魔化伊力哈木教授,藉以污名、妖魔化維吾爾人,阻止伊力哈木教授拿到諾貝爾和平獎,為中國政府的種族清洗、種族屠殺狡辯、尋找借口,轉移視線。

同時,中國政府肯定會通過外交、經濟,恐嚇威脅等手段,對歐洲、對挪威政府,對諾貝爾評獎委員會施加史無前例的壓力,以阻止諾貝爾和平獎被授予伊力哈木教授。

這次的諾貝爾和平獎,要麼是人類文明之成就——人權、普世價值的凱旋之歌,要麼是以西方歐美為主導人類文明之理想——人權、普世價值的哀歌;我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