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張林:那個最後憋不住上廁所的人救了大家 成了右派

——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共駐美間諜(3)

中共整人,都是有指標的。比如反右時,中共中央文件明確指出,公安局15%是右傾,檢察院35%、法院50%是右傾。大家可能以為這是個笑話。不幸的是,這是一個冷酷的事實。中共各地公檢法黨委,就是嚴格按照中央指示,按比例揪出了這麼多右派分子或右傾分子!

由於幾十年被洗腦,來到美國的中共間諜既要干間諜工作,又要干一份掩護性工作,長年累月忙忙碌碌的,並不知道中共的嗜血魔性,甚至對殘酷無比的中共黨史一無所知。

中共歷史上與現在駐美間諜類似的,有三撥人。除了我已經提到的50年代初投奔中共的愛國華僑、回國志願軍戰俘之外,更典型的,還是真正專業的中共白區間諜。

白區間諜組織的建立者,有周恩來、劉少奇等人,後期具體負責的,是潘漢年。共產國際聯軍在東北殲滅國民黨軍主力,中共掌握中國政權不久,由於爭權奪利,就對白區地下党進行了大規模清洗。

潘漢年、楊帆等人,都被長期關押折磨至死。大部分中共白區情報特務,也都在之後一波波的中共內鬥中被清洗出局,受盡拷打凌辱後,幾乎如數死於非命。

當年那些白區情報人員也跟現在中共駐美特工類似,總以為自己曾經為黨國立功,就會得到組織上的信賴,在黨的懷抱里可以很幸福。

他們不知道中共從來都是一個野獸群體,幾千萬黨員相互充滿了嫉妒仇恨,只要黨中央一聲令下,大家就會無中生有地編造謊言,互相檢舉揭發。

因為中共整人,都是有指標的。比如反右時,中共中央文件明確指出,公安局15%是右傾,檢察院35%、法院50%是右傾。

大家可能以為這是個笑話。不幸的是,這是一個冷酷的事實。中共各地公檢法黨委,就是嚴格按照中央指示,按比例揪出了這麼多右派分子或右傾分子!

我曾經聽一個同學說過,他父親所在科室,已經基本上完成反右任務,只差最後一個名額了。

工作了一天之後,大家整晚都坐在會議室里,因為黨支部書記已經明確指示,大家加把勁,揪出最後一個右傾分子才能回家睡覺。

沒有人敢回家,甚至沒有人敢去打飯吃,或者打水喝。因為不管誰離開了大伙兒,都可能被疲憊不堪、沮喪已極、歇斯底里的同事們確定為右派。

大家就這樣一直沉默對峙到天亮。終於有個人熬昏了頭,感覺差不多已到上班工作時間,可以離開了。實際上他也是實在憋不住了,要去趟廁所。

他一走,剩下的人馬上鬆了口氣,互相點頭致意,一致認為他就是新生的右傾分子!

黨支部書記隨即宣布散會,剩下的人高興的抽風,慶幸自己又逃過一劫,不僅自己不用挨批鬥、挨打,一家人也不必下放農村了。

其實更早在江西中共中央蘇區時,中共紅軍保衛局就處決過數以萬計的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個人經歷與家庭關係可疑的所謂AB團,特別是在自由世界親戚朋友較多的人。當然他們基本上都是被冤枉的。

但是辦理冤假錯案,一向是中共的傳統。幾十年來不僅把數千萬無辜的民眾打死弄殘,也把至少幾百萬受冤枉的共產黨員打死弄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