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急救就是一條人命 一個醫生的憤怒

我真的忍不住了,真的怒了:‌‌」給TM我從擔架上滾下來,快點,要TMD點臉不?‌‌「我對著他真的用盡了力氣罵了出來,我能感覺到因為憤怒,吐沫星子都噴到了他的臉上。他愣了,沒有想到我會這樣,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擔架工和司機一抬把他挪到了病床上。

這是一位北京醫生經過再三思考,才決定曝光醫院裡的一幕。希望看到這一幕的人們能夠轉發出去,讓更多的人看到。希望全社會所有人能明白:理性就醫,合理使用急救急診資源,今天你浪費了別人的急救急診資源,明天你同樣也可能面臨著無車無醫可救!

這次我真的怒了!對‌‌“病人‌‌”爆了粗口,請原諒我的不理智,但是我不後悔!

120車班那天,後半夜1點多接中心調派任務,打架傷。

到了現場,一個23歲的小夥子和同伴聚餐,因為雞毛點破事被抽了一嘴巴,於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叫他也不搭理,問哪裡不舒服,回答是:全身都不舒服。

於是我和同事把他抬上了擔架,搬上了急救車,拉回了醫院。

到醫院後,測量血壓、血糖……生命體征平穩。這時小夥子突然坐了起來:‌‌“打我的人呢?你們NMD誰讓他走了?‌‌”

我說:‌‌“打您的人被警察帶走了。‌‌”

‌‌“告訴你們,我沒錢!‌‌”他一臉無賴。

就在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急救中心的電話:‌‌“您好,現在有一趟急救任務,患者突發倒地,呼之不應,您那邊可以出車嗎?現在最近的120就是您那裡。‌‌”

面對120調度急切的詢問,我立即回應:‌‌“好,我馬上騰出擔架。‌‌”

一種不祥的預感閃進腦中,是心源性猝死,緊急呼救的病人極有可能是心源性猝死!

‌‌“快,幫忙來倒一個床,有個重病人需要120。‌‌”我對一旁的司機和擔架工說(這裡給大家腦補一下:120急救車上是有隨車擔架床的,當我們把患者送到醫院後是需要把患者倒到醫院的床上,然後再次把擔架床裝回急救車才可以進行下一趟急救任務。也就是說,120急救車和擔架床是一體的)。

其實我們心裡都很清楚,這個小夥子就是被夥伴打了一個嘴巴,並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我們還是想把他抬到旁邊的床上。

可是我們剛一碰他,就瞪著雙眼質問:‌‌“你們幹嘛?‌‌”

‌‌“您看,咱們換個床好不好?這個床寬,還有被子和枕頭,您躺著也能舒服點,我們直接把您抬過去吧。‌‌”我回答很客氣,我知道這個時候要‌‌“哄‌‌”著他。

‌‌“都TM別動我!我就躺這擔架上,別折騰我!‌‌”小夥子再次發飆。

‌‌“不是折騰您,給您換個床比這個舒服多好,這個是120的擔架,別人也等著用車啊!‌‌”一旁的司機也上前勸說。

忽然,這小夥子再次坐了起來,大聲吵吵:‌‌“你們轟我是不是,你們是見死不救是不是,我TM都快死了,有沒有人管?‌‌”

我的電話再次響起,急救中心催促:快速出車,現場又打來電話,病人情況非常嚴重,已經指導急救了,你們也快點!‌‌“

瞬間我的頭都大了,壓制著焦急和怒火:‌‌”哥們,給你換個床,不是轟你,怎麼沒人管你?你挪一個床,你看這個床多好。翻個身就過去了,別人急等著用120車救命呢,你挪一下成嗎?‌‌“

‌‌”甭給我來這套,我就躺這個擔架‌‌“。他甚至覺得自己很有理,雙手還使勁地攥著擔架床把手不放。

‌‌”你看你看,這是剛發的急救任務,你看時間,呼吸困難的病人等著120車呢。‌‌“我甚至翻出手機里的簡訊調派任務單給他看。

‌‌”愛什麼困難什麼困難,跟TM我又有什麼關係。‌‌“說出這句話時他臉上甚至有著得意的表情。

我真的忍不住了,真的怒了:‌‌”給TM我從擔架上滾下來,快點,要TMD點臉不?‌‌“

我對著他真的用盡了力氣罵了出來,我能感覺到因為憤怒,吐沫星子都噴到了他的臉上。

他愣了,沒有想到我會這樣,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擔架工和司機一抬把他挪到了病床上。

‌‌”我TM要投訴你!你別走!‌‌“他愣過神來下床要追我,一旁的保安圍住了他。

我們迅速把擔架裝車,司機把車開得要飛起來一樣,我聯繫著現場詢問情況再次指導救治。

到了現場,70多歲的老人,我和護士立刻投入現場搶救,隨即火速抬上擔架轉入醫院。

一路上,我們一直隨車搶救,120一到醫院,我拉著病人衝進了急診大廳。就在我要進搶救室門口時,剛才霸佔擔架的那個小夥子竟然堵在了我前面。

‌‌”給我滾!‌‌“沒等他要說什麼,我一把推開他,衝進了搶救室。

我們在搶救室里持續了40分鐘的搶救,老人的心電圖成了直線…..我明顯感覺我的雙手在顫抖,心也在顫抖。

‌‌”剛才那小子呢?‌‌“我問保安。

‌‌”跑了。看到你們衝進來搶救,他就嚇跑了。‌”保安說。

我真想找到他,脫了這身白衣再給他幾十個大嘴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醫路向前巍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