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曾節明:"民主小販"楊恆均原是"特型演員"

元月十九日,“民主小販”楊恆均攜妻、女由美國飛抵廣州,下飛機後即失蹤,據說被“國安綁架到北京”,而其妻、女仍能按原計劃轉機飛抵上海。

楊恆均失蹤後,中共當局一反秘密抓捕異議人士後極少承認的常態,於第一時間(元月25日)異常高調地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出面宣布:楊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犯罪活動,正在接受強制性審查。

由於楊恆均寫過許多鼓吹憲政民主地文章,辦過許多民主論壇、“講座”,因此許多海外異議人士認為楊恆均是北京打擊異議人士、反“顏色革命”的又一位犧牲品,甚至浮想聯翩地認為抓捕楊恆均,是對西方扣押孟晚舟地報復。

這完全是搞錯了對象,因為楊恆均只是一個中南海派出來扮演“民主人士”的特型演員而已。

鐵的根據是,自2006年發表鼓吹民主的政論、時評開始,楊恆均“販賣”民主已十多年,但卻能始終手持護照出入中國,這就和其他所有堅持反對派活動的海外人士所受的待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些人士非但被禁止回國,有的連中國護照都被註銷,如,劉因全先生的中國護照到期後,就被洛杉磯領事館拒絕更新,舊護照被沒收,以致2015年他無法奔父喪。

2016年彭明在湖北咸寧監獄暴亡後,其女兒竟被拒絕回國奔喪;最近王炳章的女兒王天安試圖回國探望父親,非但被拒絕入境,還被中共當局關押十多個小時...

這些待遇,與楊恆均一面“販賣”民主,一面持護照出入中國如入無人之境的奇怪待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且,楊恆均還不是自稱的“民主小販”,而是“民主”的“批發商”。他奇怪地擁有極其充裕的時間,十多年來在網上建立了多個“民主”博客和民主群,他在神秘金主的資助下,數番在海外舉辦大型民主“論壇”、“講座”,參與者食住行費用全免(不知哪個金主會有如此慷慨?),這樣的“民主批發商”,卻一直出入中國如無人之境,這豈非咄咄怪事?

而且,楊恆均不止有大搞民主活動,卻能合法出入中國的特權,他還擁有大搞民主活動,卻得享中南海座上賓地位的特權:

2014年,“民主小販”楊恆均歸國參加中共國國慶65周年慶典,並衣冠楚楚地在人民大會堂國慶國宴上留影。而眾所周知,人民大會堂國宴不是一般人能進得去的。

2014年12月11日晚,在北京後海的慶雲樓飯莊3層承志閣,35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海外華文媒體社長,攜手成立了“國際新媒體合作組織”,楊恆均當選為主席;這個新媒體國際組織能在連民間“花鳥協會”、“釣魚協會”都要嚴控的北京公開成立,意味深長,同樣意味深長的是,此組織成員單位多為中宣部投資或者直接控制的海外華文媒體。

綜上可以認定:楊恆均是中南海派到海外來扮演“民主”的特型演員,之所以突然再次“被國安綁架”,無非兩種可能:

一是中南海內鬥的犧牲品,試水“開明”,軟實力統戰海外的中共高層派系,遭到強硬派的否定和打壓;

二是需要給“民主”特型演員適時“鍍金”、“充電”,以增強其忽悠性;君不見,在澳大利亞政府介入渲染、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高調反托下,楊恆均忽而全身熠熠生輝,如灑滿了王炳章的金粉?

筆者更傾向於第二種可能性。

太多的人恐怕忘記了,近八年前楊恆均就玩過一次“國安綁架”:2011年3月20日,楊恆均一度突然失蹤後,從廣州白雲機場打電話給朋友,聲稱有三名男子跟蹤他,事件引發了國際媒體廣泛關注。各界普遍猜測,他因文章涉及“中國茉莉花革命”而遭國安拘捕。澳洲澳大利亞外交部敦促中共當局:儘快確認楊恆均情況,並允許澳國領事探視。

一時間楊恆均名聲鵲起。

但戲劇性的是,楊恆均不久神秘地出現在澳大利亞街頭,聲稱自己失蹤是“誤會”,他生了一場病,手機電池有兩天沒電,所以無法與外界聯繫...

此次楊恆均再次“失蹤”後,易改和韋石先生先後寫文章,為楊恆均辯白,但是他們都沒有回答一個最重要的問題:為什麼高調從事民主活動的楊恆均,一直能夠合法出入中共國,並且成為中南海的座上賓?

有人以楊恆均發表了大量的“民主”文章,來為楊恆均辯白,但是楊恆均的民主文章有一個特點,就是如已故紅二代異議人士楊小凱一樣,全盤否定暴力革命,竭力鼓吹以“啟蒙”的方式漸進民主化,強調:民主化不能急,要付出幾代人的犧牲...但明眼人都知道這種“啟蒙”變天的荒謬性,不改換中共政權,你啟蒙一個,它洗腦十個...而所謂幾代人的“漸進”民主化,說白了就是鼓吹再容忍中共幾代人的“軟性維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獨立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