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我們被電影傻騙的這5種犯罪 你中了幾個

——被電影騙了 我們誤解了5種犯罪

當Soltes訪問進行白領犯罪的高管們時,一條反覆出現的原因是,即使他們優秀又專業,但是他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所為是錯的。在他們的意識中,這些犯罪都是不起眼的

5、銀行搶劫所得的錢財少的讓人失望

如果你急需錢,而且還不太中意“工作”那一套,那你試過搶銀行嗎?當然,這活兒非常危險,但如果你成功了,那你下半輩子就輕鬆爆了,躺在巨型遊艇或者私人小島上幸福每一天。

那麼我們得提醒你幾點。首先,請不要搶銀行(是我們的律師跪在地上求我們加上這一條的)。其次,事實證明搶銀行是來錢最爛的方式,而且在幹上一票大的這一天,你很難請病假“翹班”啊,退休就更別想了。

至少這些是經濟學家Giovanni Mastrobuoni和David A.Rivers的研究所得。在仔細分析了2000年至2006年發生在義大利的每一起銀行搶劫案的相關數據,他們倆發現平均每次搶劫所得只有19800美元,這個數可離你答應布拉德·皮特入伙能分到1000萬美元差了十萬八千里啊(不過可以邀請馬特·達蒙啊)。

他們還發現平均每場搶劫的時間為4分鐘,如果你能想辦法搶的比這個時間更久,那麼每增加一分鐘,你就能平均多搶到1700美元。得有人好好算一算了,你需要搶多少分鐘才能買得起遊艇和私人小島?就好心跟你提個醒兒吧,帶一本你喜歡的書,然後再帶一把小刀,因為你要把櫃員的桌子改成一張床。

4、絕大多數的白領罪犯都不是縱容的混蛋,而是倒霉的傻蛋

咱就不說小李子演的那個《華爾街之狼》了,白領罪犯經常被描繪成你能想像得到的最噁心的人。一個人得有什麼樣的動機才會甘願犧牲數百人甚至數千人的生活,只為讓自己從“富有”變成“超富有”?是貪婪嗎?還是能夠逍遙法外的信念?或者是單純的黑心惡念?亦或是貪婪呢?剛我們有說貪婪嗎?

好消息是,我們有著正確答案。那就是······單純的蠢。

當一個專攻白領犯罪的研究者Eugene Soltes決定研究一下商界領袖是否會因為錢變臉,他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換句話說,絕大多數的商界領袖都會著了它的道。“它”就是犯罪,以及之後的牢房。

當Soltes訪問進行白領犯罪的高管們時,一條反覆出現的原因是,即使他們優秀又專業,但是他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所為是錯的。在他們的意識中,這些犯罪都是不起眼的,而且所得也不多,他們也沒停下來想過自己已經觸碰了法律。就算歷史上最大的“龐氏騙局”背後的操手Bernie Madoff也只是說:“多大點兒事兒啊。”

由於犯罪過程中沒有考慮任何後果,很少有人會清醒的告訴自己:“我現在是個罪犯了。”對於絕大多數,這是一個逐步緩慢滑向谷底的過程,或者說是衝動所驅使的愚蠢的後果。這也是為什麼當Soltes問到被訪者,他們從什麼時候覺得自己逾越了法律時,只有很少人能回過頭找出這一個時間點。我們能夠想像,當Madoff看到Robert De Niro以他為原型拍攝的電影《欺詐聖手》以後會說:“卧槽,原來我要蹲150年的原因是這!”

3、大多數和槍支相關的死亡是自殺

槍支是如今的熱門話題,可能這是因為各種槍擊事件的鍋。許多圍繞濫用槍支的討論都是傾向於聚焦大型槍擊事件和黑幫火拚這樣的高調現象。但當你看數據的時候,很顯然最多的是用槍自殺。而這種情況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去年,CDC發布的報告強調了2017年是1970年以來槍支相關死亡最嚴重的一年,媒體對此大肆渲染。但是大多數媒體隱藏了一個真相,那就是超一半的死亡是自殺。2017年,有23854人用槍了結此生,著也是近20年以來最高的。但由於這個東西很可能是你會忽略的東西,所以自然不會關心。

好的方面是無論發生什麼樣的大規模槍擊事件,總統總能將全國討論帶回到心理健康的方面上。要是他能不光逼逼,干點實事往這些服務機構撥點款的話就更好了。

2、車輛撞擊襲擊事件如瘟疫般擴散

在過去幾年中,車輛撞擊襲擊(VRA)成了恐怖分子和謀殺者最青睞的方式。如果你不信,那就百度一下,蓄意駕車撞擊人群的事兒屢出不窮,多到讓人抑鬱。

很容易會認為VRA只是當今的特色,因為有些恐怖分子認為車越大造成的死亡人數越多,但實際原因耿純。從根本上來說,它就跟表情包一樣。根據肯特大學和哥本哈根大學的研究者所述,這種突然出現的浪潮是“類似於一種通過社會傳播的病毒,這種病毒可以通過一個舉動導致其他人群起效仿。”

為這些襲擊負責的人有著“各種不同的政治和宗教信仰以及背景身世。”當然,有很多是恐怖分子,但是許多其他的都只是一些突然決定傷害別人的傻逼。他們看電視或者玩兒手機,然後發現了關於VRA的報道,尋思道:“這倒是個法子。”

但也不全都是壞消息。就像表情包和爆紅現象一樣,終有一天VRA也會銷聲匿跡,不過研究人員指出:“它們可能會被另外一種形式的恐怖襲擊所代替,而且新的襲擊形式還是會通過數字網路傳播。”你是不是還琢磨壞消息的對側是好消息呢?

1、我們完全不了解刺客

無論是因為精神分裂,還是為了豐厚的傭金,刺客都是為了殺戮而存在的一根筋的獵食者。他們喜歡喬裝、步槍、多變的口音,以及向他們的刺殺目標傳遞威脅信或者紙條。

我們為什麼這麼懂?和你們了解他們的方式一樣,電影啊!好吧,你應該已經知道接下來的走向了。

當特勤局決定審問美國曾經試圖殺害(或者殺過)公眾人物的人時,他們發現我們對刺客的印象完全就是扯淡。那麼對於我們所認為的只有兩種“為錢”或“為爽”的刺客呢?他們根本沒有發現一個僱傭殺手,而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有精神疾病免費殺人。“我們沒有發現惡魔或者邪惡的人,”一個顯然不夠級別接觸政府秘密惡魔關押機構的探員說道。

關於刺客的專註呢?他們許多人一開始會在腦海中選一個目標,但是在過程中會進行替換,“刺殺的過程比受害人重要”。關於刺客會威脅他們的刺殺目標呢?雖然大多數刺客的確會多嘴向他們的家庭成員泄漏自己的刺殺大業,只有非常小部分刺殺或者試圖刺殺美國政客的人會顯露出犯罪的跡象。甚至連刺殺林肯總統的John Wilkes Booth都沒有,那哥們可還是各種給別人簽名的演員呢。

那麼刺客是什麼樣的呢?絕大部分他們都和正常人一樣,除了他們的身份是刺客。這能幫你縮小範圍了吧?_(網文轉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JIANDA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