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指證百度李彥宏兩涉政變

百度利用假新聞對異見人士公然耍流氓,還只是李彥宏企圖撒豆成兵,再度涉嫌政變的證據之一。我料定,隨著黨國內外交困的加劇,李旗下的百度,一定還會有更多的大動作,大手筆,也一定會激發出更多的民憤。

我作證:罪大惡極的百度董事長李彥宏,確如諸多海外媒體所言,曾利用旗下百度持續、具體參與過針對胡、溫、習、李的政變。李彥宏已是前後兩度參與謀反,“胡溫新政”時如此,“習李新政”時也如此。

“胡溫新政”時,李彥宏旗下的百度,對家破人亡、有冤無處申的我,反覆予以強烈刺激,並“技巧”地引領我將筆鋒指向權力巔峰,把我批評胡溫的文字,也時常大量解禁於百度。

當時在百度搜索我的名字,人人都能看到幾篇五毛寫的破文被百度重用,自稱靠了半篇文章就“影響了總理人選”的徐建新,所寫的那篇毀謗我的爛文,也同樣被百度所重用。

在這同時,百度人為設置“廖祖笙死了”、“廖祖笙撒謊”、“廖祖笙騙捐”等搜索熱詞。更有甚者,在百度曠日持久能看到將怒火導向胡錦濤的一段話,大意是:胡錦濤指示,像廖祖笙這樣的人,出來一個,就要搞死一個。彼時無需翻牆,在百度就能看到我不少犀利的文字。

百度的上述怪相,與諸多海外媒體所報道的,百度在薄熙來和周永康的操控下,悄悄在互聯網上發起抹黑胡、溫、習的活動,完全吻合。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在“胡溫新政”時參與了政變,現在於我回想起來,事實確真如此。

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是幾條線聯合作惡的結果,我深知在這樣的體制下,愛子沉冤得雪的概率微乎其微。蒙上蒼垂憐,我在“奔五”的年齡得一小女,夫婦兩家的老人也都已是90多歲高齡,上有老下有小的我,此際不得不將精力更多地專註於求生存。

這一年多來,為著糊口的我基本上是在裝啞巴,在日復一日為工作而奔忙,在努力宣傳自己的家鄉,在幫著一塊做公益做慈善······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已參與過政變的百度董事長李彥宏,不知又受了何人指使,非要以極之下流的路數,公然激化矛盾,欲再度逼我作棋子。

這等於百度在公然宣告,政變已經進入公開化。正如我說過的,百度受人之託,能以如此下流的方式,逼迫我廖祖笙“復出”,自然也一樣能以種種下流的方式,逼迫中國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都怨聲四起,都群起反抗,在此後的日子裡,弄得中共更是顏面無存,弄得掌門人越發焦頭爛額。

這其實就是政變形式的一種。專制構架下的權力體系,永遠不乏薄熙來、周永康之類的角色。百度的“怪異”,不過是暗流涌動的冰山一角。看看中國人權的日趨惡化,看看強權肆虐下的種種無事生非,就不難看出,針對習、李的打臉行動一直在進行,政變實質一天也沒有消停過。

百度董事長李彥宏作惡多端,靠了百度競價長期謀財害命,在薄、周為害時就已深度捲入高層內鬥,多年來在中國網民瀏覽網路信息的入口,將路標一再指向邪惡欺騙的世界,早已人神共憤,在被禁止出境後,逃生無門,圖窮匕見,趁著黨國內外交困之時,又和同夥撥打起了政變的算盤,這也是不足為怪的。

百度利用假新聞對異見人士公然耍流氓,還只是李彥宏企圖撒豆成兵,再度涉嫌政變的證據之一。我料定,隨著黨國內外交困的加劇,李旗下的百度,一定還會有更多的大動作,大手筆,也一定會激發出更多的民憤。

百度的某些惡行,實已將李彥宏對“習李新政”的蔑視、鄙棄和仇恨,暴露無遺。其禍國殃民的愈演愈烈,其在非常時期的甘當“燒火棍”,也顯見是有執掌重權、圖謀不軌者,在為其指點和撐腰。

廖祖笙寫於2019年2月10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