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蔣弄臣:槍口抬高的那一寸是唯一的慶幸

不要因為幾條漏網之魚就替網辯護。

即便是蘇聯那樣殘酷的審查制度之下也一樣能誕生偉大的電影,但這是藝術工作者的偉大,不是政策制定者的偉大。

我們的電影行業勉強取得一些進步,就有人急不可耐地想替審查制度出頭。今天看到一種十分荒謬的論調,說既然《我不是葯神》和《流浪地球》能上映,那麼只有那些拍不出好電影的人才會“甩鍋”給制度。

這些人不是年紀太小就是記性太差。《葯神》為什麼從《印度葯神》到《中國葯神》再到《我不是葯神》三易其名,徐崢為什麼要在上映前特地發條微博告訴大家“龍標到手”,文藝工作者的“九九八十一難”到某些人嘴裡就變成了輕飄飄的一句“怎麼人家拍得出來你們就拍不出來?”。

五年前就拍好的《無問西東》和《狗十三》為什麼去年才上映?《烈日灼心》片尾為什麼要加上王硯輝那一段真凶自首的情節?《無人區》里的警察為什麼“死而復生”?被視作例外的《戰狼2》《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和《人民的名義》的背後為什麼都有一個級別比總局更高的單位?

別揣著明白裝糊塗。

還要一種更荒謬的論調認為電影行業需要把把關,否則全是流量小鮮肉的爛片。

天地良心,這些“流量”“圈錢”的爛片有哪一部是沒有通過審查嗎,就連《逐夢演藝圈》不也光明正大地上映了嗎?你確定有人在這方面把關嗎?

看衰《流浪地球》這類科幻電影你還可以說是資本的短視,可拉上《葯神》又算哪門子事,韓國電影的例子就擺在眼前,中國有哪家電影公司不知道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賣座嗎?

《我不是葯神》上映之後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立項有變多嗎?遠的不說,你去查查看翁子光2016年籌備的那部魯榮漁號慘案改編的電影為什麼沒了下文。

這麼淺顯的道理真的別再爭論了。

我們可以慶幸槍口抬高的那一寸,但這並不代表槍口是正義的。

=================

噴嚏網:賈樟柯的爺爺解放前在東北當醫生的,解放後,回到汾陽開診所,賺的錢,買了點地。後來,家成分就被定地主了。後來估計也影響到他父親那輩了。賈樟柯拍完《站台》,剪了三個小時的片子,拿回家給父親看。當天放完了,父親沒言語。第二天早上,賈樟柯很忐忑的問,片子怎樣啊,父親說,你要在過去,就是個右派。賈樟柯的片子,前三部《小武》、《站台》和《任逍遙》,都沒有公映過。直到《世界》在山西公映的時候,家裡才鬆了口氣。

這是老外拍的紀錄片《汾陽小子賈樟柯》里,賈科長親口講述的一段往事。之前,賈科長說電影說過往,才思敏捷,妙語連珠。但一說到父親的時候,突然就哽咽,語無倫次了。一個男孩無論長大多大,無論在外部的世界取得多大的成就,在內心,都希望得到父親的認可。

賈樟柯說,《站台》寫的是79-89年,他自己的青春體驗。他獻給父親的作品——“父親一生都在為我擔憂,他沒有太多快樂的時間,我也沒有機會感謝他”。

==================

@公元1874:魯榮漁這事兒被改成兩個劇本,一是事件發生後,《踏血尋梅》的導演翁子光就開始創作,二是《太平洋大逃殺》發表後高群書導。前者至今劇本沒過審,放棄了;後者同樣沒過審,想轉網大,但目前也沒音訊。怎麼看這片兒也拍不了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蔣弄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