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拿正常人做藥物人體試驗?! 大陸醫生驚爆:這很普遍

——山東大量迫害案例與中共藥物人體實驗

中醫師舉例說:「一些貪官為了滅口,會在行賄者住院時,讓醫院給其偷偷注射,令其出現心臟病、腦血管病等癥狀,都是可以通過藥物製造出這種癥狀,這也是一些藥廠在做藥物測試時,把試驗對象造成各種病症,然後測試新研製的藥物效果。」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迫害。(明慧網)

近日,山東一位法輪功學員獲悉,中共進行藥物人體試驗很常見,讓外界再次關注,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藥物迫害的情況。

明慧網報導,這位法輪功學員最近訪問一位中醫師,談到中共的藥物人體試驗時,醫師平淡地說:“這很普遍”,這讓學員感到心驚。

中醫師舉例說:“一些貪官為了滅口,會在行賄者住院時,讓醫院給其偷偷注射,令其出現心臟病、腦血管病等癥狀,都是可以通過藥物製造出這種癥狀,這也是一些藥廠在做藥物測試時,把試驗對象造成各種病症,然後測試新研製的藥物效果。”

從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明慧網大量案例顯示,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各種藥物迫害。

這位山東法輪功學員表示,“在這些迫害的背後,還有一個經濟利益的驅使,進行藥物人體試驗,中共稱為藥物臨床測試。”

在山東省,僅僅部分地區就有大量被中共注射過藥物的法輪功學員,年齡在22~50歲之間,大多37~44歲之間。

在濟寧精神病院、泰安精神病院、臨沂精神病院、濰坊昌樂精神病院、山東王村勞教所、山東省女子監獄、山東省膠州精神病院、蒙陰縣中醫院、徐州精神病院里,沂蒙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遭注射不明藥物,或迅速死亡,或幾年後失憶發瘋,或身體長期不適。

“這些例子中都可以看見,藥品測試的影子。”山東法輪功學員說。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學員,早在迫害初期中共內部文件就稱,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沂蒙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精神病注射次數和致死致殘最多的就是濟寧市。

據山東濟寧市相關報導,濟寧僅藥物製造一年就是一千多億元。眾多的國外和國內南方葯企都在此地建立實驗室或工廠。而且,葯企招聘廣告中,有大量臨床藥物測試人員。

一、發生在濟寧市精神病院的迫害

1.盧冬梅,注射與口服方式

濟寧市法輪功學員盧冬梅,時年30歲,是中港合資企業濟寧市魯興房地產開發公司優秀職工。

1999年大約在9月11日在警車的押送下,盧冬梅被強行送入濟寧市精神病院(位於中國岱庄德國教堂院內)。

一星期後院方在公安部門的壓力下讓她用藥,開始是一次半片,後增至一次一片。一個叫韓鵬的主任大夫指使五、六人把她按倒打了一針,半個月後又打了一針。

被強制注射藥物後,她不由自主地想走動,睡覺時感覺腿蜷上放下越來越頻繁、不能入睡,全身無力,什麼也不能幹,腦子一片空白,眼睛不能集中視物,後來身體開始變形,胳膊和頭都扭到一邊去,不能自主。

2.喬興霞,口服液體

法輪功學員喬興霞,女,時年40歲。

1999年12月17日,她被送入濟寧市精神病院五區。

醫院未經任何檢查定為精神病,第三天將她按在床上,捆綁、打、強行往嘴裡灌藥。不吃藥護士不離開,藥名不讓知道。她被關了計22天。

用藥後,喬興霞口乾、澀、燥,舌頭不好使,腿站不穩,不能行走,煩躁,渾身疼痛難忍,腿亂蹬,亂抓亂撓,記憶力減退,頭痛,昏睡等。

3.王玲,口服與注射

王玲,30多歲,山東臨沂蒙陰縣蒙陰鎮人。

2002年夏季,王玲被強行送進山東濟寧精神病院,服下氯氮平等藥物、被注射不明藥物。

出院後王玲被迫害的精神不清醒,致瘋。

4.劉大媛,注射

法輪功學員劉大媛2000年被強行送進山東濟寧市精神病院,遭到醫生、護士強行注射中樞神經的藥物。醫院怕劉大媛死在裡面,才讓她出院。

5.一位法輪功學員,注射

明慧網2000年1月26日文章,投稿人說:1999年10月25日,我懷著一顆對政府無比信賴的心,到北京上訪,第三天即被公安局抓了回來,送進山東省濟寧市精神病院。

當天下午,四個男大夫拿著一根特製的很粗的綁人的繩子,強迫我穿上精神病人統一的病服,在我換衣服毫無精神準備的情況下,一個女護士把針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拚命反抗,我又被四個男大夫按住用繩子捆在床上,注射了大劑量的藥物。

不一會,藥力上來了,我拚命想控制自己,但還是站立不穩,焦躁不安,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嘴干、舌燥,焦灼地撞牆、碰地,想到死。後來大夫又給打了一針,我睡著了。

第二天,我的大腦變成一片空白,頭痛、頭暈,不能思考任何問題,四肢酸麻無力,前面發生的事,瞬間就忘,舌頭髮硬、僵直,老往外伸,伸到嘴外以後像被什麼拽住一樣,拉不回去,脖子發硬,往前挺,這些動作,都達到身體的極限程度,主意識卻難以控制。後來,我就開始流鼻血,前後共注射了九針。

進院第三天,開始服用奮乃靜,先是一片,後因我煉功,又加到四片、五片,吃藥以後的癥狀和打針一樣。我忍受了36天的慘無人道的精神摧殘。

二、精神病院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更多案例

1.蘇剛,注射藥物致死

蘇剛,男,32歲,山東省淄博市人,齊魯石化公司烯烴廠儀錶車間電腦工程師。

2000年5月23日,他被關進濰坊昌樂精神病院,每天強行注射大量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經過九天精神病院的摧殘,蘇剛被交給其父蘇德安,此時已是目光獃滯,表情麻木,反應遲鈍麻木,肢體僵直,面無血色,身體變得極度虛弱,慘不忍睹。

6月10日晨,蘇剛因心力衰竭而離開人世。

2.徐桂芹,注射致死

時年38歲的徐桂芹,被關進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

她在被釋放前先後被注射了四瓶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致使她頭朦臉腫,舌根發硬,身體麻木,記憶力嚴重下降。家人接她回家時被告知:看好她,別讓她到處亂跑,否則有生命危險。

回家後,徐桂芹精神逐漸失常,於第9天即2002年農曆十一月初七去世。

3.張德珍,注射致死

張德珍,在蒙陰610主任類延成、看守所長警察孫克海和中醫院長郭興寶的密謀下,被蒙陰看守所獄醫王春曉與縣中醫院醫生強行注射不明毒藥,將其迫害得奄奄一息。

2003年1月31日,張德珍又一次給被注射了一針毒藥後,便含冤離開了人世,時年38歲。

4.於鳳來,口服

山東武警軍官於鳳來在山東王村勞教所,被強迫服用了一粒不明的藥物,然後就開始對他實施不讓睡覺的折磨。

他說,“隨著一天天強制不讓睡覺時間的延長,加上不明藥物藥性的發作,我承受能力的極限也一天天地被突破,我的思想意識在極度睏倦所帶來的無法形容的難以忍受之中,慢慢失去。”

“到最後,我被迫害得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思想、沒有了意識、沒有了自己對事物正確判斷的能力,變得就像一個植物人一樣,身不由己、任人擺布、任人宰割!”

5.肖靜森,注射

濰坊昌樂勞教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肖靜森。

2000年夏天,肖被單位夥同當地派出所送進昌樂精神病院兩個多月。期間,肖每天都被服用不明藥物,有時還強迫注射不明藥劑,損害神經系統。

肖原本健康狀況良好,兩個月後卻被摧殘的目光獃滯,嘴角流著口水,面部不能作出任何錶情。

6.姜國波,吊瓶注射

2000年12月中旬,濰坊昌樂勞教所給姜國波打吊瓶輸液,在連續兩天輸液後,他出現了眼腫、腎痛、大腦思維混亂、疲勞卻睡不著覺等強烈的負反應。

7.柳志梅,毒針致瘋致死

清華大學學生,法輪功學員柳志梅。

2002年底,山東省女子監獄獄警鄧濟霞,四十多歲,副科級,常帶著柳志梅去監獄裡小醫院由犯人給打針,幾乎天天打,理由是“精神病”,每天打三針,約五十毫升。

大約2003年時,柳志梅的精神出現異常,從監獄教育科里經常傳出柳志梅的哭喊聲:“我沒有病!我不打針!我不吃藥!”

2008年11月13日,柳志梅出獄後,告訴家人,臨出來前三天檢查身體,說她後牙上有個洞,又給打了一針。

剛到家的頭兩天,柳志梅看起來還算正常。到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現精神異常,並且一天重似一天。

柳志梅顯得躁動不安,開始胡言亂語,手舞足蹈,整夜不睡覺,並很快失去記憶,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睡在尿濕的被褥上也無知無覺。數年後,柳志梅墜井身亡。

8.譚桂華,注射

1999年9月12日,官員們用武力把42歲的譚桂華拖入山東省膠州精神病院。

那時,他們已經準備了大劑量的注射劑,把她按倒,給她注射。僅幾秒鐘,她開始感到虛弱和難受。她的心臟開始急速跳動。她不得不把頭頂在牆上,兩手用力地支撐著地。在極度疼痛時,她用力地咬住被子,盡量不出聲。她的嘴咬出血。然後她失去知覺。

後來,一個女醫生每天問譚是否繼續修煉法輪功。譚說“是”,醫生就用電針電她。另外,她還被灌食藥物。

後來,那個女醫生讓一個姓馬的護士給她注射另一種藥物。據說是某種進口藥物,藥效能持續一個多月。那次注射後,譚的例假停了,眼球不能轉動,反應遲鈍。幾天後,他們在注射中加入了另一種藥物,使她全身劇烈顫抖,甚至拿不住一個碗。

她這樣被折磨了20天。當家人最後來接她時,她的頭腦完全糊塗,看不清東西。並且很長一段時間失去記憶。她全身腫脹,目光獃滯。說一個字都要很長時間。

9.王好紅,慢性葯五年後發作

山東省女子監獄用藥物迫害服刑人員是常態。

據知情人介紹:監獄在法輪功學員的入監檔案上,都寫著“家族有精神病史”,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下藥,慢性中毒。短期沒反應,時間長了,會出現:幻覺、記憶力減退、乏力、反應遲鈍、焦躁,甚至出現精神病人癥狀等。

王好紅生前自述在監獄前五年頭腦特別清醒,能背書,五年後,頭腦突然不清醒,記憶力嚴重下降。回家後僅半年,她突然出現“感冒”癥狀:咳嗽,悶氣,渾身沒勁,吃不下去飯,人快速消瘦,喝一口水裡邊都燒得生疼。

2017年6月16日,王好紅傍晚突然離世。

10.周彩霞,或被注射進口藥物做實驗

法輪功學員周彩霞,50歲,膠州市橡膠廠黨支部書記兼廠長,被關在膠州市瘋人院。

2000年5月,她被強行關進膠州市精神病醫院,打針灌藥,接受對待精神病人似的強制治療。明慧網當年6月17日報導,近日當局又將引進一種國外新型藥劑,準備在煉功人身上試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