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沖:愚蠢是會上癮的

王小波說:智慧、有趣和性愛,是人生最美的三件事。有趣與性愛,我們可遇不可求。但智慧的道路,我們都能去行走。在這條路上,王小波栽下了紫色的牽牛花,普羅米修斯引來了火種,而當你抬頭,康德的星空,一直照耀其上。

2017年時,彎鉤為了寫文章,曾卧底一個女大學生援交群。

在那裡,他看到了種種交易。

令人難過的是,這些交易都是危險係數非常大的。比如被賴賬。被染病。被脅迫。被控制和毆打。

一個叫"阿瑪蘭妲"的大三女孩,成為了他的微信好友,偶爾會和他聊聊心事。

有一天,阿瑪蘭妲告訴他,她援交的對象,一直不喜歡用TAO。

這當然危險至極。

彎鉤多次提醒,"這是安全的第一步,一定要做好",但她一直沒聽,因為對方願意多給100塊錢。

幾個月以後,阿瑪蘭妲說:"我可能活不久了。"

她檢測出了艾滋。

她在朋友圈裡,發了最後一段話:

有些事,非得等到最後才明白。

再後來,她的微信朋友圈永遠停更,也再沒人回復消息。

彎鉤說:

明知不可為而為,這不是挑戰,這是愚蠢。

可哪有那麼好喚醒的人。

裝睡的人只有自己決定醒來,否則,她會一直沉溺於愚昧之中。

曾經看過一個故事。

所羅門問一個愚人:"我將給予你智慧,你要麼?"

愚人不為所動。

他蹲在漏風的屋子裡,啃著饅頭,問:"智慧有什麼用?"

所羅門說:"智慧能讓你擁有吃不完的饅頭。"

愚人說:"那你不如現在就給我饅頭。"

多少年過去,愚人依然呆在他的愚蠢中,不抬頭,不看天,腦無智,胸無志,碗內無食,未曾有絲毫改變。

所羅門悲哀地嘆息:愚蠢是會令人上癮的。

我們可能以為,愚人是"他","智者"肯定是我。

因為我們不會為一個饅頭捨棄智慧。

可真的如此嗎?

要是饅頭換成了性,換成了錢,變成抖音、真人秀、韓劇、微博、婚姻、安全感、慣性、頻繁跳槽、討好他人獲取認同……我們還敢這樣自信么?

事實上,思維上的路徑依賴,戰略上的投機取巧,任何地方都是常見的。

比如一個讀者,32歲,自覺是剩女,急巴巴想嫁掉。後來倉促地戀愛。對方是一個24歲的混混,對她各種作踐。

男人動則玩失蹤,罵人,打人,還時不時要錢:"給我買輛寶馬吧,沒車太沒面子。"

她自己買不起,卻一直在為這男人籌錢買車。

我說:"趕緊分手,不要怕嫁不出去。"

她也說對。

可半年過去,什麼也沒改變——

她依然在容忍他的傷害,為他千方百計地付出。

所以劉瑜說,有時候,我們當然知道有些事情不可取,但是,更多人會選擇"寧可不知道"。

政治學上有一個叫做"理性無知"的理論。

它並不是真正的一無所知。而是刻意保持無知的狀態。因為無知會帶來實際益處。

比如,所羅門的愚人得到低勞力的輕鬆。

32歲女人得到"愛"。

你得到意識形態上的自我保護。

而《皇帝的新裝》里的皇帝,明知自己赤身裸體,但一直高舉謊言大旗,不去戳穿和揭露。

因為這會帶給他:虛榮,絕對的優越感,無上的、不可質疑的權力。

就這樣,大家在愚蠢中生根發芽,默不作聲。

人當然都是傻的。

只有上帝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但這種結論,不是愚昧的借口,而是開智的啟示。

龍應台在《百年思索》中,講過一個故事。

大流士王召集了一批希臘人,問:"用什麼代價,能讓你們去吃自己父親的遺體?"

希臘人說:"不可能,任何代價都不行。"

王又召集了一批印地安人,問:"用什麼代價,能讓你們不去吃自己父親的遺體?"

印第安人說:"不可能,任何代價都不行。"

因為印第安人以吃父親遺體作為風俗。不吃,就是大不敬。但希臘人以火化遺體作為風俗。不火化,就是大不孝。

兩種不同的文化,產生不同的思考。站在哪一種認知里,你都會覺得:我是對的,他是錯的。

可世界的答案不止一種,我們也不是上帝。

當你堅持自己永遠正確,就是邁向愚蠢的第一步。

你要去聽。

去看。

去打破自己。

也就是說,首先,你不能困在固有的認知中,去拒絕未知與可能。

在撒哈拉沙漠里,有一個叫阿古特爾的村莊。

一個世紀以來,人們都呆在村莊中,沒人走出過大漠。

他們說,無論向哪個方向走,最後都會轉回來。

肯・萊文來到這裡之後,為了試驗這種說法是否正確,他從阿古特爾村向北走,結果三天半就走了出來。

倘若他們問自己一句:"真的不能走出去么?再試試如何?"或許就是另外的結果。

可大家因為路徑依賴,走入死胡同。

我從前說過,只要你不想愚蠢,便可以擺脫愚蠢。

在這樣一個時代,信息的獲取易如反掌,給腦子吃什麼的種類明顯增多。

任何人都有選擇:低智or多智?聰明or愚蠢?多元or無知?開放or自我封閉?全在於個人意願。

所以,幾乎所有的愚蠢(除了天生智障),都是甘於愚蠢。

所有的傻瓜,都是甘於做一個傻瓜。

倘若你想聰明——

那就用好奇心去求知,用邏輯去梳理,用理智去舉一反三,以點及面,創造出自己的認知體系。

這樣慢慢地,你就會離短視和偏見越來越遠。

這當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兒。

更多人會在舒適區,關上腦中的馬達,閉上自己的眼睛。

因為這更容易,也更快樂。

《獄中書簡》里有著名的兩句話:

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種理智上的缺陷。

愚蠢是一個社會學問題,而不是一個心理學問題。

也就是說,我們擁有什麼樣的認知,是自己願意的。

我們成為什麼人,也是自己默許的。

傻女人、笨蛋、噴子、鄉愿、犬儒、偽君子……都是愚蠢的產物,反過來又強化愚蠢,如此反覆,伊於胡底。

只有自由意志和心智啟蒙,可以打破這樣的惡性循環,獲得獨立思考的可能,不至於成為墮落的天使。

王小波說:智慧、有趣和性愛,是人生最美的三件事。

有趣與性愛,我們可遇不可求。

但智慧的道路,我們都能去行走。

在這條路上,王小波栽下了紫色的牽牛花,普羅米修斯引來了火種,而當你抬頭,康德的星空,一直照耀其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