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流浪地球》是怎樣巧妙洗腦的

華春瑩2月13日在記者會上推薦流浪地球。

本周,一部國產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在社交平台引發熱議。起初在朋友圈看到的是網友曬出的電影票,電影票下方赫然一行文字是這樣的:“只有中國共產黨能夠就地球”,如果這不是高級黑,只能說這樣的宣傳力度一定是納粹宣傳部長戈貝爾望塵莫及的。

然後又看到中影公司要求各大電影院認真安排放映事宜的通知,不禁令人聯想到早前的大型紀錄片《厲害了,我的國》被官方組織觀影的情形。

目前《流浪地球》票房已突破三十一億人民幣,被官方美譽為開啟了中國科幻片的元年,中國人終於拍出了一部以東方價值觀,中式家國情懷來抵抗好萊塢式敘事模式和情感邏輯的科幻大片。

從公眾的熱議來看,對此片褒貶不一,而激烈的批評則恰恰針對備受官方褒揚的中式價值觀,因為一部事關拯救地球的科幻片投射出的首先是國人的世界觀。

一篇題為“《流浪地球》中究竟有沒有堅持黨的領導?”的網文這樣寫道:

“在《流浪地球》橫空出世之前,中國大陸的科幻界一直有個世紀之問中國大陸為什麼拍不出好的科幻電影?

答案很多,見仁見智。其中有一個高贊回答說:主要是導演和編劇無法解開一個難題在未來的中國大陸,還要不要黨的領導。”

作者“離山十里”繼續寫道:“《流浪地球》劇組非常用心,觀眾幾乎感覺不到故事中的政治T制背景,似乎完美地繞過了這個難題。但這個難題就像劉慈欣在《流浪地球》原著中提到的那堵牆你在平原上走著走著,突然迎面遇到一堵牆,這堵牆是中國科幻導演和編劇永遠無法迴避的問題。

電影《流浪地球》劇情基本脫離了原著。時間背景是大約半個世紀之後2057年。

考據政治背景,往往要從經濟行為入手。劇中吳孟達飾演的韓子昂感慨:“過去的人們迷戀一種叫‘錢’的東西。”可見,當時的社會已經廢除了貨幣制度。韓朵朵提醒劉啟“晚上居委會發餃子”也顯示了食物配給制已經實施,而居委會將是未來社會政府治理的最基層單位。

男主角劉啟為了搞到上升到地面的制服和身份牌,到黑市找雷佳音飾演的一哥交易。交易的方式是以物易物,可見當時貨幣確實已經無用武之地。細心的觀眾可能會注意到劉啟為了討好一哥,掃二維碼支付買了烤串。那是不是還有電子貨幣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緊接著,導演就貼心地給了一個鏡頭信用點兌換處。信用點不是貨幣,而是一種能行使部份貨幣職能的行為積分。可見當時信用社會已經建成。同時,人群中隨處可見穿著制服的公務人員,則說明政府擁有強大的社會控制能力。綜合上面的信息,我們基本可以判斷,故事中的中國大陸實施了類似於戰時共產主義的制度來應對危機。

也許有人要質疑,以上種種只是考證出了當時的社會制度,故事情節中並沒有看到黨的身影,會不會當時的社會已經淡化了黨的領導?

答案依然是否定的。包括救援隊員和宇航員在內的所有公務人員,其制服的胸標或者袖標上都有兩個標誌,上方的是聯合政府的徽章,下方是中國的國旗。

由此可見,半個世紀後的中國,哪怕是歷經磨難,黨的領導依然穩如磐石。而且影片中播報新聞的北京衛視、東方衛視和旅遊衛視也側面說明了,就算是末世審判來臨,未來社會的信息獲取仍舊高度依賴這些衛星電視黨和政府的喉舌。

再有,根據影片展示的情節和細節可以推測,我們在半世紀之後不僅僅堅持了黨的領導,還展現出了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最核心的制度自信我們很可能把制度輸出給了全世界。

根據劇情,地球當時已經成立了聯合政府。

劇中聯合政府決定,全人類進行抽籤,只有二分之一的人可以進入地下城生存,剩下的人只能在地面上的滔天巨浪和極度嚴寒中等待死亡的降臨。這種殘酷的決定,無論是海洋法系的英美,還是大陸法系的法國,根據其現有法律體系和社會制度,政府都不可能授權做出。

唯一的解釋是中國大陸進行了制度輸出,或者說是世界各國在滔天之災中主動選擇了類似中國大陸的制度。(為了生存,選擇集體,放棄自由。)

一篇題為《我才不想跟著集體主義的地球一起流浪》的網文這樣寫道:

“集體主義美學的迷人之處在於,它塑造了一種超越現實世界的集體目標,在這樣一個為目標而存在的集體之中,個人的犧牲奉獻變成了一種獻祭式的表演。

整部電影的情感基調,都建立在集體主義美學之上。吳孟達扮演的爺爺,為了地球而放棄救孩子,哥哥為了地球賭上了妹妹、父親為了地球可以犧牲掉全人類文明的備份和胚胎庫、世界各國人民為了地球,緊密團結在了年僅十幾歲的小政委周圍。

集體主義是一個深埋在中國大陸幾代人道德情懷中的幽靈。事實證明,導演押寶集體主義價值觀是一次成功的賭博。我們接受的教育從來都是時刻準備為一個偉大理想獻身。

劉慈欣的作品始終有一種理科生式的自以為是。所謂大格局和大集體,本質上是對當下的個人主義和人文主義缺乏體察和認同。因此,動輒就是一半人類的滅亡、數十代人上百代人的犧牲奉獻,要麼就是以人類生存的名義將不正義行為合法化。

無論從培養觀眾審美,還是電影藝術價值的角度看,這都是一種缺憾。當然,如果你非要以中國特色來解釋這部分問題,那討論也到此結束了。因為落後野蠻,從來都不是什麼特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