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呂月:李銳與習近平的交情與交鋒

中共黨內首屈一指的“男兒”走了,他就是差兩個月滿102歲的李銳。稱李銳是“男兒”,則因他對習近平的逆龍鱗。

習近平2012年登基後,仿照鄧小平南巡,到深圳向鄧小平銅像獻花、鞠躬,沿途也整理出一份廣東講話,其中最刺耳的一段,是對蘇共解體的斥責,稱兩千萬蘇共黨員“竟無一人是男兒”。隨後,他又在中央黨校專題研討班發表“兩個30年互不否定”的講話,引發強烈反彈。2013年2月27日,《炎黃春秋》舉行新春聯誼會時,總編輯吳思主持,社長杜導正,顧問李銳、何方、郭道暉、江平、胡德華,還有老作者、老讀者胡德平、陸德、資中筠、李洪林、曹思源都針對習的兩個講話提出極為尖銳的批評。據說,會場實況攝像錄滿一盤就直接送進中南海。

4月22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的通知》,簡稱九號文件。中央認定的七大危險,條條都針對聯誼會上的發言,文件要求“確保新聞媒體的領導權,始終掌握在與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保持一致的人手中”,該文件的反常識、反文化、反思想,震驚知識界。

毛病不改積惡成習

2016年終於發生《炎黃春秋》雜誌被奪權事件。六四之後中共黨內民主派和自由知識界共同開闢出來的重要思想輿論陣地就這樣失守了。99歲的李銳在93歲的杜導正家裡悲憤地說了八個字:“毛病不改,積惡成習!”

《炎黃春秋》創辦25年遇到的大小危機不下幾十次,最嚴重的一次是發表田紀雲等紀念趙紫陽的文章,江澤民大怒一定要換人換班子,李銳出面全力斡旋。據說當時的總書記胡錦濤偌大的辦公室變了樣,報架上從來只有一份《人民日報》,忽然出現了兩大疊、二尺高的《炎黃春秋》。看來胡錦濤認真看了,因為雜誌保住了。

江澤民沒有辦到的事,習近平卻能三拳兩腳就辦到。李銳與習近平的關係遠遠不止一本《炎黃春秋》。李銳在中共黨內受到九死一生的磨難,但因個人傑出的才幹不時受到中共最高層的青睞和重用。因為反對修建三峽大壩,1982年初65歲的李銳從水電部離休,隨即被中共二號權勢人物陳雲調進中組部,成立青干局任局長,即參加中共十二大人事小組,籌組十二大班子,後進入中央委員會,擔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

青干局是負責第三梯隊千人的選拔,為各省市部委班子選擇青年幹部。權力之大被稱為“第二中組部”。江澤民、胡錦濤都經過李銳的篩選,都是李銳向中央寫的推薦信。20年之後,老友李普直言不諱地批評他:“你看看你選的人!”

1983年10月,青干局成員閻淮到河北正定縣考察習近平。他稱這是“三特殊”考察:一、通常考察是地方推薦人選,此次是李銳指名道姓。二、歷來考察是長期成績突出者,而習下派不過一年,剛升為縣委書記。三、青干局只考察省級後備的優秀幹部,習差好幾級。但是考察後,習近平和栗戰書一起進了河北省級第三梯隊,也就是進入千人省部級幹部後備名單。

1985年習仲勛直接和省委書記高揚打招呼,結果河北省委幹部會議上演了一幕“高山下的花環”。高揚成了軍長,習仲勛成了北京那位神通廣大的首長夫人,習近平就成了企圖不上火線的高幹子弟。很快中組部下了調令,調習近平去廈門。習去向高告別,這個倔老頭回答:“你是中央管的幹部,不用跟我說。”

高揚後來回北京當了中央黨校校長,活到100歲去世,當時的中央黨校校長習近平不但不出席遺體告別式,連個花圈也不送。

從中組部二次離休的李銳,一直有向中央上書的通道,李源潮任部長時最暢通。習近平上台之後說過:“李銳的東西不要再送這裡,我不看。”

去年4月13日,是李銳101歲生日,他在病榻上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當時網上有傳,習近平對李銳十分寬宥,不在意他說的那些話,但沒人相信。據悉,北京醫院不惜一切搶救李銳,就是最高層不願讓他死在中美談判和兩會之前,希望他昏迷中度過六四。

這次,李銳病逝不到十個小時,中共就違背他本人的意願,安排妥官辦遺體告別儀式,這更是蠢之又蠢的決定。李銳在最高層眼中永遠是個最大的麻煩,但是他對憲政和自由的呼喚,他的春秋實錄,他的道德文章,他無人可比的閱歷、思想和風骨,是留給最黑暗的中國的不朽遺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