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時事大家談:「反習」勢力擋不住?中共反腐鎖定「政治偏差」

2019年中共反腐是否有了新方針?中共中央巡視組官員最近宣布,2019年巡視工作將聚焦“政治偏差問題”。無獨有偶,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近在中紀委會議上也表明,要“嚴肅查處政治上離心離德、行動上陽奉陰違的兩面派,兩面人”。從起初的“蒼蠅老虎一起打”到現在的“整肅政治偏差”,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出現什麼樣的變化?要求“鐵一般的忠誠”,中南海面臨什麼樣的政治隱憂?

嘉賓:網路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獨立時事評論員桑普

陳奎德:2019危機重壓,習近平公開清洗保政權

網路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博士說,習近平本次所謂反腐是與他感受到的2019年的危機相輔相成的,而這在他的“政治偏差”、“離心離德”、“陽奉陰違”等政治口號中得到赤裸裸的體現。他是在毫不掩飾地公開表態,說明這一切就是政治清洗。

我們看到,習近平當局現在陷入內部與外圍全面危機的圍困,也就是他曾經所說過的、所謂“不可預料的驚濤駭浪”。習近平也知道,在他執政生涯之初,他的反腐是受到很大支持的,現在不加掩飾地把反腐招牌換為公開清洗,是在迫不及待地要防止政權倒台,已經無需修飾地要噤住所有反對聲音。

陳奎德:“政治偏差”有三類,力量一波強似一波

陳奎德說,2018年以來,中共開始面對系列政治、經濟和外交格局的變化。他要整肅的所謂政治偏差,我認為基本有三波人。第一波是習近平上台之初,那些與他聯手反腐的人。這批人後來認識到所謂反腐不過是要肅清對立面和清除政敵,因此已經醒悟。不過,由於反腐仍然具有語義上的正當性,這批人雖然心中有數,但是不大可能公開挑戰反腐二字;第二波來源去年三月修憲、廢除任期制激起的黨內和知識界的廣泛憤怒,這是所謂的偏差之二。他們佔據更高的道德高地,正義感更強,也更有理由公開對立;第三波是美國發起貿易戰之後,中國內外交困,被國際孤立:內部經濟衰退,外部政治、軍事被圍剿。特別是去年8月以後發生了系列重大事件,體現在習近平畫像被拆下,等等。這表明,黨內大批人形成對他的重大挑戰和負面共識,認為他執政無能。這三波力量可以說是一波強於一波。這導致他感到必須在今年遏制住這些潛在的反對力量,以保住自己的皇位和延續自己的政治權威。

陳奎德:“陰謀家”無處不在,中共複製王朝末年格局

陳奎德說,昨天,軍中高官房峰輝被以貪腐罪名而重判,不過官方和媒體卻沒有公布他受賄行賄的證據和數據。這是一個重要信號,表明習近平並沒有完全掌握軍隊。而槍杆子是他捍衛統治的最後屏障。我們知道,掌握槍杆子的人最後將是控制局面的人,中共對此也認為是天經地義,畢竟過去重大政變的成功都得益於軍事力量的支持。不過,儘管看似習近平已經通過層層反腐掌握軍權,但是去年還陪伴習近平前來美國的房峰輝又被突然拿下和判刑,這反映軍隊仍然讓習近平無法放心。我們看到,習近平上台後已經把軍隊幾乎最高層都進行了替換,這本身就是極其反常的,也證明無論過去江胡安排的人馬,還是對他的整肅行動不贊同的人,都一直在異動。房峰輝就是一個例子,被認為表面附和內心另有想法。我認為,中共現在面對“陰謀家”層出不窮的政治局勢正在複製歷史上的王朝末年,類似的格局前蘇聯和毛去世後的中共都出現過。陳奎德說,至於房峰輝被處置是否埋下軍中政變的種子,目前還難於判斷。我們不知道習近平是掌握了房峰輝的全部“陰謀”,還是僅僅抓住了細枝末節。不過,總體而言,他打掉房峰輝會在軍中引發更大不滿。況且,他調整戰區和進行所謂軍隊改革可能已經使得軍隊士氣大受傷害,不是當官的喪失權力就是當兵的人心惶惶。黨內和軍中異己力量的結合恐怕是最讓習近平焦慮的。

桑普:“政治偏差”暴露真相,黨內權斗無法掩蓋

獨立時事評論員桑普說,我一直認為,行賄受賄是獨裁體制所使然。反腐是中共執政的招牌。而且習近平反腐從來都沒有針對根正苗紅的趙家人,也沒有針對自己的集團和陣營,都是在剷除異己。這個規律只有在習近平現在把“政治偏差”這個概念公開標榜出來作為打壓對象之後,人們才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斷。習近平其實已經越來越偏離反腐的軌道。他現在亮出這面旗幟,表示黨內權斗在某種程度上越來越外化和無法遮掩。我們看到,周永康兒媳不久前公開喊話習近平,北大教授鄭也夫發表要中共“淡出歷史舞台”的文章,清華教授許章潤要求恢復國家主席任期制,等等,這些現象都在告訴我們,中共內部權斗進入深水區。所以,習近平才要亮出所謂政治偏差這把劍,儘管其定義是含混不清的。

桑普:三月時間極其敏感,政治維穩保住霸業

桑普說,習近平很怕政治上的所謂離心離德、拉幫結派、陽奉陰違,等等。即便那些沒有公開表述而只在內心有想法的都要一併打擊。不過,另一方面,如果說話太高調也會被認為是居心不良,是意圖把習近平推到制高點而對他進行高級黑,這當然也是要打擊的行為。所以,在中共的氣候下,官員必須在緊跟上意的同時而做得恰到好處。這當然是很困難的。習近平所說的“政治偏差”就是形成於這樣的環境。內外交困的確是這個環境的來源。三月將召開兩會,與此同時習特會將舉行,特金會也將召開,這個時間點非常敏感。人們都在拭目以待,看美國是否與朝鮮簽署共同宣言,還有美國是否在3月1號對中國進口貨物加征25%的關稅。這些問題都使得維穩的重要性被突出。這裡的維穩不是針對民眾,而是針對高層,是為兩會著想,為霸業的千秋萬代著想。

桑普:習近平獨裁有漏洞,奉承背後是子彈

桑普說,習近平上台時的2012年也遇到類似的高層挑戰問題,包括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等等。習近平於是重組了軍中職能部門,瓦解了原來的軍頭,換上自己的忠實追隨者。但是,現在他面對的不僅僅是槍杆子的問題,筆杆子也不是很穩定,比方說剛才提到的北大、清華教授公開發表異議文章,這說明,習近平也不是滴水不漏,而是在很多地方仍然留有漏洞。所以,他才進一步打出現在的旗號,希望用言語來震懾異己。但是,高層的裂痕越來越多,很多人越來越不滿,這是事實,否則習近平也不會陷入慌張。而且,那些人並不急於行動,而是要讓子彈繼續飛一會兒。他們所等待的一定是中美貿易戰的結果,期待在那之後再伺機而動。在那之前,反對派可能會繼續對習近平加以吹捧和奉承,這讓習近平感到背後涼風颼颼。所以他才會提出所謂政治偏差這樣的辭彙。這有點病急亂投醫的感覺,反映他在布局上似乎已經走入窮途末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