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鄧小平南巡講話——原汁原味一字不差版本

「其實,他跟我一樣,凡夫俗子一個。對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誰能說清楚?對資本主義又有誰能說清楚?反正,我是不懂,我說不清楚。明明說不清楚,偏要去天天爭論?我看,發展才是硬道理。」

鄧小平逝世21周年了。你一定知道他有個南巡講話,也大概知道他講過什麼,但不一定見過他原汁原味一字不漏的版本。

1992年1月18日,鄧小平到達湖北武昌火車站

鄧小平逝世21周年了。你一定知道他有個南巡講話,也大概知道他講過什麼,但不一定見過他原汁原味一字不漏的版本。看吧,下面這個就是。不要漏掉每一個字。

“你拿出筆來記下我的話。我有幾點意見請你轉告北京。”

“誰不改革誰下台!對,不改革開放就下台!下台!”“你去吧。回去就向北京報告。”“就照我說的,原汁原味發給北京!你去吧!”“要記住,書記大人,你也一樣,不改革開放就下台!”

“我跟李光耀講過,華人實際上在經濟上可以做另一個猶太人。華人在政治上一盤散沙,沒有核心,但有市場取向的功利和敏銳,有龐大的市場和網路。李光耀也同意我的觀點。我們落後的關鍵還是我們從五十年代起,不抓經濟而抓階級鬥爭,搞一大二公的社會主義。我這裡不是說社會主義搞錯了,但我也不能說我們完全搞對了。老百姓生活什麼都要票,什麼糧票、布票、煙票、酒票滿天飛,什麼都得排隊……”

以上,只是摘要。下面才是你沒見過的完整內容。慢慢看吧。別漏掉一個字。

1992年1月17日,88歲的鄧小平坐在南行列車上,開始了他的南方之行。從1月18日到2月21日,鄧小平視察了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並發表重要談話。不久小平南巡的旋風席捲全中國,掀起了又一輪改革開放的熱潮。

鄧小平在湖北武昌火車站同中共湖北省委負責人談話

一.夕陽斜照的傍晚,漢口火車站,專列會見室

鄧小平對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說:“你拿出筆來記下我的話。我有幾點意見請你轉告北京。”

“第一,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實踐證明只有改革開放才能救中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黨的基本路線中,改革開放是主題、是主線。以前的兩任總S書記抓改革開放還是有功的,1983年到1988年的經濟發展很快,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沒有那五年的經濟大發展,你這幾年的治理整頓也搞不下去。對胡耀邦、趙紫陽在經濟工作上的成績還是應該肯定。他們只是在反自由化上出了點問題,但對他們的工作和成績,不能一概否定。”

“第二,發展才是硬道理,成天去爭論什麼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有啥意思?你搞得清楚嗎?反正我是搞不清楚。八中全會開得好,穩定了農村基本政策。到農村去搞什麼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搞姓資姓社的爭論,空談誤國,實幹興邦。不要再進行所謂的爭論了!不爭論!這要作為一條制度!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路線不能動搖,要管一百年,對,一百年不動搖。”

“第三,經濟發展要求有一定速度。對我們這種基礎薄弱的國家,6%不是什麼成績。我看連續5年超過10%是可以爭取的。現在,周邊的一些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比我們快,如果我們不發展或發展得太慢,老百姓一比較就有問題了。歸根結底,能發展多快就搞多快,不要阻擋。目前的經濟工作沒有新意,沒有進取心、創造性,多數人不懂經濟。沒進取心就是沒有歷史責任感!”

“第四,這兩年改革開放的話不硬了,旗幟不鮮明了!這不對,有右的東西影響我們也有左的東西影響我們。但根深蒂固的還是左的東西。有些理論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嚇唬人。不是右,而是左。左帶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東西在我們黨的歷史上可怕呀!一個好好的東西,一下子被他搞掉了。把改革開放說成是引進資本主義,認為和平演變的主要危險來自經濟領域,這些就是左,我們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現在中國的實際情況,不發展或發展慢了都不行。而怎麼發展呢?辦法只有一條那就是改革開放,國家需要改革開放,人民需要改革開放,誰不改革誰下台!對,不改革開放就下台!下台!”

“暫時就這幾點,沒有了……你去吧。回去就向北京報告。”

“就照我說的,原汁原味發給北京!你去吧!”

“記住,回去就向北京報告!”

“要記住,書記大人,你也一樣,不改革開放就下台!”

鄧小平在南巡視察中

二.陽光燦爛的下午,南昌,滕王閣休息室

鄧小平對江西省委書記毛致用說:“我是個退休老頭子,耳朵也不好使,(彙報)你就免了吧。”

“不過,我倒可以作為一個老百姓跟你書記大人進點言:我離開江西二十年整了,這次來走走,好象這裡變化並不太大呦。你的南邊就是廣東,你看廣東就是熱氣騰騰的,發展很快,人家成天就是改革開放,你這裡我看是有點冷冷清清。

你給你們省委一班人講,也可以給北京講,就說我說的,改革開放是大局、大方向,發展才是硬道理。不發展或者發展緩慢的空談,只能誤國。尤其是你這江西,底子很薄,資源不多,不努力改革開放行嗎?你們什麼時候改革開放真有成績了,你們彙報我樂意聽,現在,還是那一套就免了吧。”

“對了,書記大人,記住,發展才是硬道理!你應該多向廣東學習而不是向北京學習,誰不改革開放誰就得下台。你可以把我這話向北京報告。”

三.華燈輝煌的夜晚,深圳迎賓館,桂園

老爺子一吃完晚飯仍興緻不減,把瑞林、毛毛、飛飛和剛到深圳會合的朴方、鄧楠等全叫到了身邊,他有話要說。

“大家今天也見到深圳了,這才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方向,也是中國今後生存發展的希望。我想跟你們聊另一個問題。”

“你們猜猜,促使我這次出來的直接原因是什麼?或者說這幾個多月來,糾纏我最多的因素是什麼?”

“還不是對國家命運的憂慮唄?”飛飛遲疑著說道。

“有點對,但還不夠直接。朴方,你說呢?”

“我想,”鄧朴方猶豫了一下,乾脆說道,“是蘇聯垮台?”

“對,是蘇聯問題!”

“離開北京前兩天,瑞林給我講了一個鏡頭,讓我夜不能寐。那就是蘇聯垮台時,葉利欽宣布蘇共在俄羅斯停止活動。葉一宣布,在蘇共中央大廈前自動聚集起成千上萬的老百姓,當那些在中央委員會工作的人撤出大樓時,人們自動讓開一條路,讓這些人通過。但伴隨著這些工作人員的是什麼呢?老百姓們的口水和垃圾!一個執政了七十年,號稱有幾千萬黨員的龐然大物,就這麼一夜之間垮了!要知道,蘇聯的住房、工資、資源、生產力和社會發達程度,都比我們國家好得多呀!在六十年代中期,我們在和蘇聯吵架的時候,新上台的勃列日涅夫就宣稱蘇聯已經建成了發達的社會主義,按他的描述,蘇聯距共產主義也僅有一步之遙了。而共產主義,也是我們這代人過去的終生追求呀!”

“毛主席前期是靠實事求是勝的。打江山的時候,陳獨秀、瞿秋白、張國燾、王明每個人都自以為比毛有學問,但毛勝就勝在實事求是。唉,但後來,他也以為他就是真理,他就是馬克思主義化身和發展。其實,他跟我一樣,凡夫俗子一個。對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誰能說清楚?對資本主義又有誰能說清楚?反正,我是不懂,我說不清楚。明明說不清楚,偏要去天天爭論?我看,發展才是硬道理。真得加上一條,不爭論!不爭論,要作為一條原則。”

鄧小平在南巡中

四.風和日麗的下午,深圳迎賓館,接見廳

鄧小平:“人老了啰嗦,不過,我也啰嗦不了幾天了。今天就給你們大家多啰嗦幾句吧。”

“我們過去的革命常以蘇聯為榜樣。但這些天,我想的最多的,也還是蘇聯。那麼豐富的自然資源,那麼深厚的文化傳統,那麼強大的國家機器,還有龐大的共產黨隊伍,似乎在一夜之間就垮了,消失了。蘇聯,我們過去頂禮膜拜的詞語,一下子就成為歷史陳跡,歷史名詞,值得我們深思呀!”

“蘇聯完了,全世界方方面面的思路很自然就聯想到中國,中國向何處去?怎麼辦?”

“其實,蘇聯垮台有很多因素。其他不講,成天搞核武器,搞理論專政,不顧人民死活,而老百姓為了基本生活品還成天排隊,我看就是一個主要因素。號稱是發達社會主義,結果折騰了七十多年,連老百姓的肚子都喂不飽,說得過去嗎?說不過去。中國怎麼辦?中國就得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把老百姓的生活解決好。我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路線決不能動搖,一百年也不能動搖。”(眾人熱烈鼓掌)

“昨天,我們家聊天,也聊起蘇聯垮台。孩子們告訴我,二十世紀的世界有兩個重大的歷史現象。政治上的重大歷史現象,是蘇聯的崛起和消亡;在經濟上呢?則是近三十年來亞洲四小龍的崛起。這兩年,除了四小龍外,泰國、印尼、馬來西亞也迎頭趕上。四小龍和東南亞諸國的人有中國人聰明勤勞嗎?我看未必。我跟李光耀講過,華人實際上在經濟上可以做另一個猶太人。華人在政治上一盤散沙,沒有核心,但有市場取向的功利和敏銳,有龐大的市場和網路。李光耀也同意我的觀點。我們落後的關鍵還是我們從五十年代起,不抓經濟而抓階級鬥爭,搞一大二公的社會主義。我這裡不是說社會主義搞錯了,但我也不能說我們完全搞對了。老百姓生活什麼都要票,什麼糧票、布票、煙票、酒票滿天飛,什麼都得排隊。長此下去,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

“對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我看除了實事求是這一條外,我今天還不能講得很清楚。我看也沒有幾個人說得清楚。說不清楚就不要去爭論,成天去爭論姓資還是姓社就是浪費時間。所以,我說,要把不爭論作為一條原則定下來,空談誤國,實幹興邦呀!”(又是一陣熱烈掌聲)

“你們先別鼓掌。我得給你們一點壓力。我剛才提到二十世紀一個重大的經濟現象就是四小龍的崛起。中國怎麼辦?我看先別趕英超美,連日本我們也別去比。中國當前的任務和出路就是向四小龍學習,經過二三十年的奮鬥實現小康。前些時候,在北京、湖北、江西,我還不敢說,但這次到深圳,我有了信心。深圳的發展才不過十年,就到了今天的樣子。再這樣幹下去,四小龍就沒什麼可怕了。我想,深圳、廣東的基本任務就是在不太長的時間內,就是在全國殺出一條血路,做一個表率,率先超過四小龍。我看給廣東二十年時間,趕上四小龍是可能的。”

“解放戰爭時期,劉伯承同志和我率部隊千里挺進大別山。別人圍追堵截,但伯承同志提出兩軍相逢勇者勝。最後,我們在沒有根據地,沒有冬衣,裝備很差的情況下,戰略突進中原,直逼南京,我們是勇者,我們勝了!今天,我要給你們同樣的一個戰略任務,就是做中國改革開放的先鋒,在中國的改革開放上殺出一條血路,證明中國人搞經濟不是孬種!不管別人怎麼說,甚至不管某些自詡為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家怎麼說,搞改革開放不動搖,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不動搖,追上四小龍,用二十年的時間,把廣東建成亞洲的第五條龍!”

“改革開放也不會一帆風順。現在的改革開放邁不開步子,不敢闖,要害是姓資還是姓社的問題。判斷姓資姓社的標準應該是三個有利,即是否有利於發展生產力,是否有利於增強綜合國力,是否有利於提高生活水平。特區的實踐表明,改革開放不僅可以發展生產力,還可以解放生產力。所以,我發明了一條叫做不爭論。爭論什麼?一爭把時間都爭掉了,什麼也幹不成。不爭論,大膽地試,大膽地闖。開辦特區有爭論,有些人今天仍不同意。”

“農村改革也有爭論,但是農村這幾年成長最快的是水產業和水果業,這恰恰是我們計劃經濟沒計劃,政府基本不管的行業。以前,北京的老百姓為了大白菜天天排隊,由政府配發。但現在幾個批發市場一搞,大白菜緊缺排隊的現象就消失了。三峽工程也爭論很多,我到美國一看,人家凡是能修水電站的地方早就修完了。蘇聯、歐洲那些地方都是如此。這可以增加多少國力和財富呀!我是堅決主張搞的。今天還有很多人不同意,有人甚至亂罵。怕什麼,看準的就要堅決搞。”

“我看,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起碼有這幾點是看準了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黨的基本路線,以特區建設為標誌的改革開放路線,以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為基本制度的農村改革,以發展解放生產力為主旨的市場機制。”

“說起市場,又有人講市場經濟是搞資本主義。其實,計劃和市場都是手段,哪是有那麼多清規戒律的主義。我提的在香港問題上搞一國兩制,反對的人就少。在主權問題,很多人可以向制度妥協,但在國強民富上,在發展生產力上,我們為什麼就不能更包容更妥協呢?還是那句真理:實事求是。中國窮,發展才是硬道理。為了發展,我們不僅在香港容忍和鼓勵資本主義,在 大陸我們也要容忍和鼓勵差別和市場機制。不這樣,何來引進外資,何來改革開放?”

“去香港看回歸是我的一個夢想,能去我一定去。但我已經88歲了,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外出了,時間不饒人呀!你們要堅持改革開放,就是堅持中國的未來。80多年前孫中山實現不了的理想,就可能通過改革開放實現。我今天講的,你可以回去跟下面講,也可以跟上面的北京講。我在湖北和江西還講過,誰不改革開放誰就下台!這點你也講!”

鄧小平在為深圳特區題詞

五.陰雨綿綿的下午,春節,上海,西郊賓館一號樓

“書生造反,十年不成,那也不僅是中國古訓,也是現代真理。歷朝歷代,秀才造反,改革的失敗者居多。漢代的王莽,宋代的王安石,甚至當代的毛澤東都是以秀才見長,他們當初的業績都很輝煌,但一旦做出一個大文人的樣子,都目中無人,最後結果凄涼。

“我們黨的歷史上的領袖陳獨秀、瞿秋白等都是名副其實的大秀才,但他們操作性和務實精神都很差。黨的事業在他們手裡沒有發展起來,而他們沒有看上眼的毛澤東,卻以他的務實和實事求是贏得了認可。

“在井岡山的時候,蔣介石的前四次圍剿失敗,核心還是毛主席的實事求是,敵進我退。但到秦邦憲、王明、李德這些書生當政,要搞正規戰,禦敵於國門之外,紅軍就失敗了。八大以前,毛主席還是實事求是的。我們黨歷史上有兩個很不錯的大會,一是八大,一是十三大,不錯在哪裡?不錯就在實事求是。八大講經濟建設,毛退居二線,十三大講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可惜,這兩次不錯的大會精神都沒有貫徹下去。”

“文人誤國。哈韋爾能怎麼樣說不清楚。蘇聯我看就是被戈爾巴喬夫的文人情結提前葬送掉,他只圖自己的聲望,而不顧黨和國家的死活。而葉利欽是一個更看重聲望的人。蘇聯要平靜下來,一定得有一個更沉著、更務實、更有操作性的人才行。我認為上海有希望的理由正在於此。上海人就是很務實,不像北京成天就是務虛。上海人富於技巧和操作精神。只要讓他們干,他們肯定會幹出一片新天地來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恆豐資本研究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